扫码关注北京大学深圳研究生院官方微信

夺命校车,对官员良知的拷问
日期:2011-12-31 12:39:46 来源: 点击:

     转自山西晚报

       2011年11月16日,甘肃庆阳市正宁县榆林子镇;12月12日,江苏徐州市首羡镇。

  年终岁末,不到一个月,36名小学和幼儿园的孩子,命丧求学路。

  12月21日,更可悲的一幕发生在云南:文山壮族苗族自治州丘北县,24名学生乘坐马车,这种原始的交通工具,上学途中,遭遇车祸,两人命丧黄泉。

  “孩子是祖国的未来;孩子是八九点钟的太阳;孩子是花儿朵朵;再穷不能穷教育,再苦不能苦孩子………”吆喝了这么多年口号,不知有点良心,有点责任感的国人,该如何面对这般纯真早逝的孩童,这般无辜凄惨的眼神?

  校车质量差、监管不力、超载、超速……看起来,一连串不正常的因素导致惨祸不断发生,但是,拷问每次校车事故,你会发现,所有不正常的背后,都有“正常”的理由。

  比如:校车质量。甘肃校车事故中的校车是改装车,改装的理由是幼儿园资金不足,能用上汽车接送,算老板的好心,政府没给钱,叫幼儿园怎么办?

  监管不力是因为多重管理,学校、交警、运输部门,交织在一起,谁都管,谁都不管;超载是因为车不够,学生住得分散,一趟拉不完,多拉几趟耽误上课时间;超速是司机素质的问题,素质高、有经验的司机有几个?

  微博上,一组图片广为流传,那是中国出事的脆弱校车和美国对抗悍马的彪悍校车的对比图。美国校车的安全程度,已为大家熟悉。但是,要知道美国是经过了一百多年的实践,而校车对大多数中国人来说,还是一种新生事物。

  既然这么多问题都解决不了,那么,车祸就无法避免,偶然背后就有必然。但如果这么惨痛的必然非得让孩子们用生命来承担的话,那么,我们一定要找出那些最该负有责任的人,向他们发出良知的拷问。

  细节决定成败。纵观近年来发生的多起校车安全事故,出事地点大多是在城乡结合部或乡村公路上,为什么?

  首先,对于校车这种特殊的交通工具,我们没有起码的法律保障体系,导致该重视的没重视,特殊工具无特权。11月27日,在第五次全国妇女儿童工作会议上,温家宝总理表示:“要求国务院法制办在一个月之内制定出 《校车安全条例》”,要让校车成为学生安全的流动校舍。至此,我们对校车安全的法律保障,刚刚起步。

  其次,校车事故多发,与近年来实施的农村中小学布局调整,也叫“撤点并校”改革不无关系。国务院法制办近日公布了《校车安全条例(草案征求意见稿)》,草案中提到解决校车问题的一条措施是:“调整学校设置规划,保障学生就近入学或寄宿制学校入学,缩短上学距离,减少交通风险”。显然,草案间接承认了“撤点并校”增加了学生的交通风险。

  2001年,《国务院关于基础教育改革与发展的决定》出台,之后,“撤点并校”以狂风暴雨般的态势横扫了中国广袤的农村。教育部统计资料显示,1997年全国农村中小学校数量为512993所,到2009年减少为234157所,总量减少了一半还多,平均每天消失农村学校64所。

  撤并的理由是:农村学校分散,生源减少,教育资源无法合理配置,撤并之后有利于缩小城乡教育差距,减少教育不公等等。一时间,各地政府积极响应,通过撤点并校,减少了办学点,进而减少了办学投入,学校整合后,突出了办学的规模效益,提升了政府的政绩。

  事实上,这种想当然的改革,更有利的是“政绩”的彰显,对百姓和孩子们来说,隐患逐渐浮出水面:首先,每一所学校的减少,意味着周边学生上学路途的增加,加上落后的交通状况和失控的交通管理,交通事故频发;其次,每一所“巨无霸”学校的形成,导致教学、住宿、吃饭、卫生等资源的严重不足,甚至有学校无法提供充足的午餐,以致为农村学校提供免费午餐,成了今年蔚为壮观的民间公益运动。

  二次世界大战后,加拿大和美国也曾兴起了一场公立学校“撤点并校”运动,但人家有政府的大量资金支持,有各大生产厂家的百年经典校车积淀,加上相应的法律制度的保驾护航,所以,没有出现民众抱怨、漏洞百出的局面,得改革之利而驱其害。

  而我们呢?十年之后,弊病渐现。12月24日,国家相关负责人表示,要给全国的中小学生都配上校车,需财政投入不少于4600亿,这么大一笔钱很难一步到位。校车配不上(且不说质量的问题),学校已撤并,你说怎么办?

  当然,我们不是要一概否定“撤点并校”的改革措施,但是不是到了该反思我们的改革一向缺乏整体和顶层设计的时候了?任何一项改革,初衷不能不说是善意的,但老是走一步说一步,摸着石头过河,亡羊补牢,疲于应付,是不是有违改革的目的,以至贻害无穷呢?

  更加让人痛心的是,在处理校车事故中,我们某些官员的表现:

  政府说教育资金不足,无力配置校车,但甘肃校车事故的现场,人们清楚地看到,不少当地官员的坐骑都是中高档越野车,有钱给官员配车,没钱给孩子们配校车?这说不过去吧?

  云南校车(马车)事故后,当地丘北县教育局副局长赵承生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县委县政府对校车安全隐患曾进行了全面检查,未发现用马车做校车的情况。同时他表示,孩子上学还是徒步更安全。

  这是一个负责任的政府官员的表态吗?你们 “撤点并校”,孩子们不得不去十里外就学,没汽车,只好坐马车,出了事,你又说徒步更安全,请问,你天天走十几里路上班?你家孩子坐马车上学?

  我们处在一个改革与发展的时代,各种社会矛盾日益突出,这个时候,恰恰是政府应该承担责任的时候。任何政府官员要想获得民众之信任,首先必须是负有责任感,并且有较高的道德良知的。你的决策并没有完善的民主监督,你的表态又缺乏起码的负责态度,我只能用四个字形容你:尸位素餐。

  权为民所赋,权为民所用,情为民所系。这是一个政府的政治体系的根本目的,是一个称职官员的基本道德要求,而不是什么高标准,更不是什么过分要求!

  过去的已经过去,过去的还不能轻易过去。但愿孩子们的鲜血和生命,能唤醒国人麻木的灵魂,能唤回官员们基本的良知和道德底线吧! 

专题报道
2017
11月
06
2017-11-06376
面孔:张文佳,北京大学深圳研究生院城市规划与设计学院的助理教授,从事规划与设计的科研和教学工作。他于美国德州大学奥斯汀分校获得社区与区域规划的博士学位,并于美国北卡罗莱纳大学夏洛特分校从事博士后研究和教学工作。
查看更多
近期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