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关注北京大学深圳研究生院官方微信

【创客 校友】季圣智:他和康达尔的二次创业
日期:2016-01-19 11:20:01 来源:南燕新闻社 点击:
【编者按】在这样一个“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时代,青春应该是一次充满探险的创业之旅。或许不是每个人都能成功,但精彩的人生需要尝试来装点,无悔的青春需要挫折来充实。今天,在我们身边有这样一群人,他们在实现梦想的路上奋力拼搏,为钟爱的事业挥洒青春。为了让更多的人了解他们的发展过程,我院特推出“南燕学子创业专题报道”,也许他们的心路历程能给你带来一些启发。
创客:一颗不安分的心

采访者:你好,“创客”是时下火热的话题,我们想问问您是如何理解创客这个概念呢?
季圣智:创客意味着不分行业,不分所做事情大或者小,需要依靠我们自己的力量,带领团队独立出来做我们自己的事情。或者说,创客就是自己做自己喜欢的事情,自己建立一个组织。我们的行为有可能改变了基础设施,改变了社会活动,改变了生活方式,最终改变生活的行为。
 
采访者:您觉得自己是一个创客吗?
季圣智:我觉得算是吧,每个人都可以称自己为创客,但每个人的标准不一样。
    我在大学时候没怎么好好上学,一直在外面做自己喜欢的事情,一开始主要是想多赚点钱,当然最主要的还是自己喜欢。所以在大学本科就开始自己折腾,也可以算是创业。我不是很喜欢依附于某一个组织、某一种模式、某一个公司,我想做独立的开拓者,我是一个不太喜欢安逸的人。所以我觉得创客的内心中,应该都有一颗不安分的心。
 
 
老树发新枝
采访者:康达尔公司在早些时候一度是ST,在去年11月份股价还大概是9块左右,最近看股价大概是在20块,你们是怎样做到的呢?
季圣智:康达尔在历史上就是优秀的企业,1977年成立的,到今年已经38年了。我到了康达尔以后,尤其是我当了总裁以后,我在带领整个企业进行着二次创业。我们把过去的一些包袱彻底丢掉,传承、转接、创新,做了一些和以前不一样的事情。我们找到了自己的准确定位,有了自己清晰的战略目标,有一系列的战略行动,并且为这个战略匹配相应的战略执行者。这也是康达尔股价一直往上翻的原因。我是一个比较善于交流的人,愿意和每一位有兴趣了解康达尔的投资者讲述康达尔未来的战略方向,尤其是在农业金融领域,我们现在已经转型成为领先的农业综合服务社。总而言之,我觉得第一个是有创客心态,第二是有自己清晰的战略目标。
    我觉得康达尔曾经是中国最优秀的公司之一,60、70年代的股民对我们非常了解,公司也经历过资本市场一段不平凡的历史,这十年中处理了七八十个银行的不良贷款、官司。康达尔一度像一位濒临死亡的老人,经过一系列外科手术和中医的理疗,终于重新焕发了青春,获得了二次生命,所以我们现在说康达尔是“老树发新枝”。
 
采访者:对于康达尔的未来,你又有怎样的计划呢?
季圣智:第一个就是建立高效的管理团队,当然在这次转型过程,我是管理人员中的核心,带领大家做这个事情。我们的创业团队已经发生了较为彻底的变化,和其他的金融机构合作召集一系列合伙人,我们是命运共同体,一起打造出一个较好的创业团队。我们可能在接下来的半年到一年内,邀请更多的有识之士加入我们的团队,使康达尔管理团队的面貌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
    第二就是兑现的我们承诺。经过我们一年的奋斗,获得好的业绩,获得资本市场的追捧。未来我们会继续向最高业绩方向努力。
    第三是实现我们长远的农业金融梦想。在我们长远的战略规划中,按照今天的战略目标,如果实施顺利的话,我们的公司价值,我们带给农民、农业、农村的回报,我们带给股民的投资价值都会有显著的上升。
    所以说,天时、地利、人和造就了今天的这种结果。我个人觉得这只是刚刚开始,因为要达成我们的目标,要走的路还很远很远。我高度看好这家公司,因为他赋予了我太多可以实现梦想的途径。我也高度看好这个团队,还有这么多有梦想的人在一起,和这家公司一起打拼。人努力天帮忙,我觉得只要我们努力,通过自己的不断探索与探索,一定能带领这家公司走向辉煌的未来。
 
台风来了 猪都能飞
采访者:我们了解到丰收贷项目是由你主导展开的一个项目,你们首先跟农民签订协议,然后农民以土地和农产品作为抵押,并通过合作社担保,获得资金。之后他们的农产品再投放到你们的集贸市场进行售卖。整个过程形成一个闭环,构建一个完整的模式。
季圣智:我们的理想是这样,但是现实操作离我们的理想还有段差距。目前丰收贷主要解决农户的短期问题,我们已经和大的农民企业、大型的农户,展开前期的沟通,帮他们解决一些短期的融资问题。我在主导丰收贷项目时,感受到发展整个项目乃至农业金融,最大的困难在于人,整个农业金融领域里面最缺的就是人。我曾在2015年的北大企业家年会上呼吁,要让这些企业家积极涌入到农村金融里,涌入到农业里。真正的人才进来,这个行业才会发展,否则的话,这个行业即使纵然有万亿的市场,没有人的积极参与,也不会兴旺。所以我觉得目前我们最缺的是懂农村、懂经营的人。
 
采访者:你怎样看待康达尔的丰收贷项目?
季圣智:做一个项目,你不仅要想着成本,控股的基数平台等等,而且需要做一个农业金融策略。因为金融P2P想要规模、想争取排名很容易,但是真正想存活下来并获得利润是一件很难的事。很多事情表面上赚钱,但实际上不赚钱。鉴于上市公司需要对股东负责,因此我们要做一些利润比较高的事情,现在我有意地去压制发展的规模。另外,追求利润需要一个稳定和合理的利润模式。现在我们公司也争论未来发展的模式,是主要依靠规模支撑,还是利润支撑。如果选择规模必然要烧钱,像我们北大另一个人也搞了个公司,最后就是拿投资人钱去烧,有可能会烧出一个公司来,但我觉得那样会出问题。因为衡量一个人或者企业不是看短时间内的高高低低,而是要站在时间的角度去审视人,要三年五年以后看这个人或者企业,有可能会觉得,当时我的选择怎么会没有一个是正确的。
    的确,现在互联网就是这样一个疯狂的时代。春风来了,台风来了,猪都会飞起来的。但是我能够保证在丰收贷这个平台上,会对每一笔交易,每一个发展负责任。我们所有目的是为了让投资更可靠,回报更稳定,我们不是要做到交易额50个亿、100个亿,争中国第一,这对我来说是没有意义的事。我们的目的是真正撮合了多少交易,给投资者带来多少回报,给公司赚了多少钱,这是我们要做的事情。
 
互联网+农业,最慢最实在
采访者:“互联网+”被视为未来互联网的潮流,你是如何理解“互联网+农业”的?
季圣智:我们提倡的是互联网+农业,而不是农业的互联网化。纵观中国农业上下五千年的历史,都需要是农民耕种,人的辛苦付出,我们五千年都没有改变这个生产模式。我觉得互联网只是在农业现代化过程中涌现的一个新手段。但是真正能改变多大,我不知道,因为农业和其他行业不一样,农业最主要是农民需要应用土地,土地是农业最关键的成本资源。我觉得一个核心的观念是,“互联网+”确实给这个行业造成巨大的影响,这种影响究竟是翻天地覆的创新式的,还是引领式的,我也不知道。至少到目前,我们还没有看到一例“互联网+农业”的案例给这个行业带来大的变化。对此,我们也在热情地翘首以盼。
 
采访者:你觉得什么是“互联网+农业”最好的方式?
季圣智:我觉得还是依靠云,农业的云工厂,云服务和新的农业技术的应用。这些技术有可能改变包括育种、育苗等过程,也有可能会改变这个行业的一些宏观外貌。在这个过程中,金融是手段和工具,是杠杆,加速器,金融农业不是改变一个行业的唯一武器、核心武器。农业的本质是第一产业,是实业,不是说我通过什么互联网或者是通过什么能改变得了的。我觉得农业最根本的道理其实是农民离不开土地。所以我认为农业相对其他行业变更,有可能是最慢的,但是最实在的那一个。
 
采访者:康达尔会将农业金融视为未来发展的重要领域吗?
季圣智:这个是毫无疑问的,这次转型是非常坚定的,我们的转型也是非常清晰的,转型的路径也是经过科学设定的,所以未来我们也会在金融这一块做很多事。设想十年之后,你去珠三角,你买康达尔耳机我不开心,你要说你有需求,购买康达尔农业金融产品,这时候我们才开心,所以在这个方面一定会做得越来越好。
 


季圣智(右二)与采访者合影

 
(文、图/周凡琛 聂彩明 禹心郭 谢 攀

专题报道
2017
11月
06
2017-11-06376
面孔:张文佳,北京大学深圳研究生院城市规划与设计学院的助理教授,从事规划与设计的科研和教学工作。他于美国德州大学奥斯汀分校获得社区与区域规划的博士学位,并于美国北卡罗莱纳大学夏洛特分校从事博士后研究和教学工作。
查看更多
近期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