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南燕要闻 > 内容
【创客 校友】刘楠:“超人”的人生减法
日期:2016-01-19 11:31:29   来源:南燕新闻社   点击:
【编者按】在这样一个“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时代,青春应该是一次充满探险的创业之旅。或许不是每个人都能成功,但精彩的人生需要尝试来装点,无悔的青春需要挫折来充实。今天,在我们身边有这样一群人,他们在实现梦想的路上奋力拼搏,为钟爱的事业挥洒青春。为了让更多的人了解他们的发展过程,我院特推出“南燕学子创业专题报道”,也许他们的心路历程能给你带来一些启发。

刘楠:
2002级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本科生  
2006级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硕士生
2012年中国最大母婴电商蜜芽宝贝创始人兼CEO
 
 
 时间,下午1点整。这在深圳无疑是日头最烈的时刻。刘楠身着品红色连衣裙,推着银白色行李箱,步伐轻快地走进北京大学汇丰商学院大楼。此前,她刚刚主讲了一场历时三小时的创业讲座,面露倦意。刘楠径直走入采访间,坐下,打开提包,掏出手机,转向记者:“我们1点10分准时开始,好吗?”这个有着新闻学背景的雷厉风行的“超人”,似乎有着随时随地反客为主掌控一切的能量。
    2014年12月15日,中国最大母婴电商蜜芽宝贝创始人兼CEO刘楠宣布完成了6000万美元的C轮融资,由H Capital领投,红杉资本和真格基金继续跟投。而此时距离上一轮2000万美元的融资还不到半年。各媒体纷纷给刘楠贴上“女强人”的标签,但刘楠自己说,“我创业到今天是一步步被推着走的。我不是个超人,既能做漂亮精致的好女人,又要做好妈妈、好妻子,还要当个好老板,我做不到。在任何一个人生阶段,我必须做减法。”
 
 
 我读书期间一直也没太多的自我,只知道做个好学生就行了,但我隐隐觉得自己还有别的人格。走入社会之后,我彻底放空了,我就需要回到原点去探寻“我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我擅长干什么”。
 
 “怎么说?这叫离经叛道吧。”刘楠在北京大学读完新闻学硕士,并没有延续一个“好学生”的传统发展路径,而是跑去“卖东西”了。

    “我还在外企上班的时候就兼职开了一家婚纱店,那时候家里已经非常反对了。我辞职后做蜜芽宝贝创业的轻启动,也就是淘宝网店,父母就变得更加焦虑,我妈当时已经到了崩溃和爆发的边缘。”
    刘楠的父母都是文化人,在西安的一所高校教书。他们更看重的是女儿将来的社会地位,并希望她能在高校里谋一个教职。双方的矛盾很快就爆发了。
    “当时我还开着网店。一次经销商打电话说一批压了很久的货到了,大概有十几箱东西,一箱10公斤左右。碰巧那天我和父母都在家,我就要求经销商把货送到家里。然后我自己亲手把它们一箱一箱搬到五楼,开始点货。那一刻我妈觉得辛酸到了极致,她特别难过地说,你堂堂一个北大的研究生弄得跟西安批发市场上的小商小贩有什么区别,搬箱子点货这些事情非得北大毕业生才干得了吗?”
    按照惯常思维,或许很难理解一个北大学生为什么要辞职开网店。而对刘楠来说,这不过是她第二重人格的放大。“我一直觉得自己除了是一个好学生、好孩子,还有别的人格。而这在过去的人生经历中是能看出迹象,只是这些迹象在你读书和工作期间,它是碎片化的。”
    读书时期,刘楠是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的学生会主席,常常与一群“根正苗红的好学生”一起共事。但与此同时,她还有一帮“另类”的朋友,他们是北大校园里的一拨“非主流”,早早开始了创业尝试,甚至有人肄业办起了自己的公司。刘楠和他们有同好。在校期间,刘楠一直热衷于在校园bbs上组织团购或者发起二手交易。一旦有机会出国旅游,她就一头扎进当地的大型综合市场,一逛一整天。“我就想知道不同国家的当地人在过什么样的生活,买什么样的东西”,刘楠在这个过程中发现了自己对商品的喜爱:“我对商品的感情已经超越物质层面了。我买它可能并不是因为我要用它,只是享受选择、决策、购买的那个过程带给我的极高快感。”
    2009年,刘楠从外企辞职。“在外企干了一两年,我内心比较痛苦。因为它不是我擅长的,也不是我的兴趣所在。我真正喜欢的是2C端的,喜欢面向用户,喜欢消费品,喜欢女性。”刘楠终于还是走向她热爱的“商品”,走向母婴电商。
 
 
 创业,是给了年轻人一个用一年时间走别人十年路的机会。这个机会并非人人都有,然而一旦你有这样的机会,你就要做出决定,要不要抓住。有的人可能就会让机会溜走,而我做的决定是我要走这条路。可一旦下决心要用一年换十年,就意味着你必须放弃和牺牲某些东西。
 
 记者:你当时已经有了孩子,而且事业越做越大。你觉得时间够支配吗?你的生活、事业、家庭怎么平衡?
 刘楠:我觉得即便在我没有创业的时候,时间也不够用。本质问题其实不是时间都去哪儿了,而是这个社会对女性的认知。我记得我当时转发了一个微博,大意是健康专家说你每天必须要睡满8小时,健身专家说你必须锻炼1小时,两性专家说你每天必须要跟丈夫有大约2小时的充分交流,上班还要8小时,亲子陪伴每天至少1小时,孝顺父母1小时,你还要停下来给自己做顿饭要至少1小时……林林总总加起来早就超过24小时了。所以,问题的关键是很多女性放不下太多事情,一直在给自己做加法。而我要做的就是放弃一些东西,给自己的生活做减法。

    比如说,在小孩出生的第一年,我就选择不工作,这样我工作的8小时就可以省出来照顾他了。我现在想想这是值得的。选择创业以后,我还得做减法,首先就是我可能没有什么时间陪伴父母了,那我就希望父母可以主动向我靠拢,节省我的时间;我也会跟老公讲好,我没有什么时间分给你,最好我们不做太多沟通,但相安无事;对我的孩子来说,我能见到他的次数都会减少;而对于我自己,我可能就没有时间锻炼,且不得不接受自己身材并不苗条这样一个现实。也就是说,你人生的任何阶段可能都需要做减法,你要明确哪些是当下必须要做的,而哪些是可以搁置的。而且你要以一种坦然的心态去接受你自己不是个超人,不是个完美的人。当然这个过程中也少不了你家人的牺牲、理解和包容。
 记者:现阶段,事业对你来说是不是最重要的?

    刘楠:现阶段事业的确重要,但这个“重要”并不是说你没了事业活不了,而且家人永远排在事业前面。不过你既然选了(创业)这条路,你就要走得极致。因为在你做出选择的那一刻你也同样选择了无悔的付出。
 
 
 青春的常态就是焦灼,要学会从容坦然地面对。我想告诉年轻人,当你遇到任何纠结的事情,你要去上下求索,去争取,去痛快地表达,你的机会就一定比别人多。
 

 刘楠已离开学校多年。再次回到母校接受采访,她说:年轻真好。而作为一家新兴母婴电商的创始人,刘楠的身上同样散发着青春的朝气与洒脱、焦虑与不安。
    “我觉得焦虑就是创始人常规的情绪状态。美丽说的创始人徐易容在我创业早期的时候鼓励我,他说,你知道创业者的心情是什么样的吗?就是有一天你回到家,你会自言自语说我简直太牛了,世界都是我的。第二天回到家,你又觉得完了,我就要死了。这就是电商的常态,起伏会非常大。”
    蜜芽宝贝自上线以来,已多次遭遇假货质疑、同行竞争等危机。而作为CEO的刘楠也在一次次被刺痛、被中伤、被打击的过程中变得越来越从容。“就那么回事儿。当国内终于出现一个能给妈妈们解决问题的母婴电商时,我以为人人都会高兴,事实上,人人都在担忧。”
    刘楠在2014年底完成C轮融资后,即刻对外宣布了公司的业务进展。但随之而来的却是一桶桶泼向蜜芽宝贝的脏水。“我现在意识到了,任何一个欣欣向荣的企业一定是迎着脏水一寸寸壮大起来的。谁让你动了别人的奶酪。”于是,刘楠坦然了。她清楚地意识到,恰恰因为蜜芽宝贝有足够能量撼动行业利益奶酪,才会遭遇更多更大的阻碍。作为中国最大的母婴电商,这是必须承受的痛。
    “事实上我心里明白,就算是有再多的人来踩你,来抹黑你,但只要我对员工是坦然的,对供应商是坦然的,对我的客户是坦然的,他们就伤不了根本。他们要做的不过是打击创始人的心理,让你从心底里产生纠结和痛苦,而你能做的就是看穿这些。”
 
 
 我喜欢情感共鸣,喜欢讲故事,喜欢挖掘人性。可以说,这都跟学新闻有关。
 
 记者:新闻学背景对你的创业有什么帮助?

    刘楠:首先,学新闻毫无疑问培养了我的基础素质。例如,溯本清源、条分缕析的逻辑梳理能力,获取资源能力等等。所以当我决定放空了一切,想最终找回自我的时候,我可以确信自己有这个能力。
    第二个帮助就是用新闻的方法来解决创业中的问题。例如好多记者都会问我,你是怎么找到那些海外的品牌商、供应商的?我觉得学过新闻的人大概会理解,这根本不是事儿。因为记者的一个重要的能力就是找人。那既然你不愁找到新闻当事者,你也就不愁找到品牌商和生意合作伙伴了。那既然你不担心在你的采访对象面前冷场,那么任何商业谈判你也都能进行下去。
    记者:“蜜芽宝贝”网站上会对每个商品都会做一个极富故事性的介绍,为什么做这种安排?
    刘楠:要赢得用户,你需要讲个故事,当然这个故事必须是真诚的,必须是你切身的体会。所以,我们会鼓励采购人员对每个商品写蜜芽观点。因为货是你采回来的,你要告诉用户你为什么推荐它,你跟品牌商是怎么打交道的。这其实很需要做新闻的那个感觉。你要把个中的故事讲给用户听,当然前提是陈述事实,也就是你卖的东西要足够好。
    记者:当你面对媒体失实报道的时候,你会怎么想?
    刘楠:这恰恰是最让我痛苦的地方。这种痛苦是对我信念上的,价值观上的冲击。我在北大学新闻时,我的老师们都是十分正直的,具有专业主义精神的人。可是当我来到社会上,发现现实生活中的媒体,尽管是个别媒体在发布一篇关于公司的负面报道时,竟然可以不采访公司内部的任何一个当事人,甚至当我们主动要求发声,他依然不闻不问,视而不见。这让我突然意识到,社会上的很多事情并不是那么纯粹,做生意也不仅仅是把生意做好那么简单,做新闻也并不是发掘事实那么简单。很多复杂的关系、利益会给你们带来无谓的损耗。

刘楠在创业讲坛
(图、文/杜晨薇 崔一民 吴雨俭)

上一篇:【创客 校友】李若言:北大创客的浪漫与激情
下一篇:【创客 校友】宋超:“反互联网”的社群式教育试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