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南燕人物 > 内容
【青年教师系列专访】韩伟:让兴趣为科研持久助力
日期:2016-05-09 08:23:23   来源:   评论:0    点击:
【编者按】青年教师是高校的明天和未来,他们或刚刚海外留学归来,正将饱满的热情投入到教学科研工作中;他们与学生年龄相仿,教书育人同时也是共同成长的道路;他们有灵活的思维与敏锐的眼光,捕捉研究领域内的前沿课题最新动态,在更广阔的天地中大有作为。南燕新闻社特推出“青年教师系列专访”,以展现深研院青教之风采、南燕之活力。
人物简介:韩伟,1979年出生于贵州省,现任北京大学深圳研究生院化学生物学与生物技术学课题组组长, 特聘研究员。1998-2002年,在北京大学读化学专业。2003-2008年在香港科技大学读化学专业博士,之后三年在香港科技大学继续读博士后,2011-2015年在美国伊利诺伊大学香槟分校读博士后,2015年至今,任北京大学深圳研究生院特聘研究员。目前,韩伟课题组致力于前沿计算机模拟方法的开放和应用。
“千人计划”:“千人计划”青年人才是“青年海外高层次人才引进计划”的简称,从2010年12月正式启动,是国内最顶尖的青年人才计划之一。本批青年人才共申报2325人,最终有565名人选通过评审,入选率不足25%             
  冒着雨,走进化学院的大楼,楼道很安静,只是有两位同学在一楼大厅讨论着什么。走进韩伟老师的办公室,发现布置很简单,甚至有些空旷。韩伟老师平时不在自己的办公室,而是在实验室和同学们呆在一起。
  韩伟老师平均每天工作至少十小时,他说,在美国读博后,基本上便没有周末了。
  韩老师高中时对物理和计算机很感兴趣,但本科学的是化学专业,读研时,还是选择了与自己兴趣相近的计算化学这一方向。他说,因为兴趣而学到的相关计算机知识,对目前的研究产生有很大的帮助。
 
千人计划是对人才的一种鼓励
采访者:您能谈谈入选“千人计划”的感受吗?
韩伟:首先,这是对我以前工作的肯定,是对我很大的鼓励,我感到很荣幸。当然,这个“千人计划”其实不只是肯定,它通过层层选拔来看此人有没有潜力在回国以后有更大的突破,更大的发展,所以对我来说也是一种压力,或者说是一种动力,就是希望我在今后的科研工作中能够做得更好,有更多的突破。
采访者:您认为这对您以后的科研和学习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或者更应该说是动力?
韩伟:我觉得主要是动力。它会激励我在这个领域有更多的发展和突破。这是国家的一个选拔机制,“千人计划”就是国家觉得你有这方面的潜力,但还需要你自己去证明,让大家知道你是名副其实,这就需要很多努力。
  “千人计划”有一个机制叫做“环评”,大家准备一些材料总结一下自己以前取得的成绩和以后的工作计划,然后把材料递交给评委,评比打分,把一些比较不错的评选出来。最后有答辩,即把自己以前的工作系统通过报告的形式进行描述,专家会进行提问,通过问答来评估一下这些候选人有没有这方面的能力和潜力。大概是这样一个过程。这些专家主要是国内的专家,有很多人在也得过“千人计划”或者是得过更高的荣誉,在各个领域上是做过突出贡献的。
采访者:您认为这个“千人计划”对中国有什么益处,特别是对留住人才这方面?
韩伟:益处主要是两方面的。从个人角度来讲,我在美国的时候,身边有很多出国的人,都干得很不错。他们在没有这些平台之前,一般是去工业企业找工作,或者继续到学校执教,也是一个竞争激烈的过程。现在这个“千人计划”,相当于给大家一个新机会,让大家回到国内有更多机会从事科研工作。对于国家来说,一方面就是招揽一部分人才回国,另一方面可以帮助国家对这些人才进行选拔。总得来说,应该对这两方面都有很好的推进作用,特别是对于国家科技的发展。
  入选“千人计划”后,国家会给你一些科研上的资助,使其展开得更加顺畅。回到国内还要申请学校,学校要通过面试看你能不能胜任科研。当然除了科研还有教学各方面的工作,在此基础上,国家还可以进一步对这些回国的老师在进行一次选拔,再给与额外的资助。
采访者:您当时在国外读博后,有没有想继续留在美国?
韩伟:我的情况比较特殊,因为我是在香港读的博士,然后又去美国读博士后,我家是在这个地方,因为家庭原因,我没怎么想过要留在美国。但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这几年,特别近五年以来,国家大力提倡科技创新,在这方面也有很大的投入,让人感觉在科研这方面的机遇是很多的,就算比起美国也不差。所以说,不光是我,对像我这样在国外留学的人,回国进行科研工作还是很有吸引力的。可能十年以前大家还很难想象回国发展,但是现在,回国发展还是不错的一个选择。

因为兴趣,所以选择
采访者:您研究的领域是蛋白质结构的变化和对细胞内生命活动的影响,此领域产生突破的话会将对社会产生一个什么影响呢?
韩伟:我想首先它是一个基础研究。作为基础研究,实际上我们是从物理或者化学角度去研究生命的问题,基本的想法即人是由各种各样的分子组成,生物分子又是由原子组成,整个生命是由很多很多的原子组成的非常复杂的体系,你可以把它看成是一个机密的机器,这个机密的机器是怎么样运作的,是一个非常有趣的科学问题。我们研究蛋白的结构变化,其实就是在运作过程中研究机器里的各个部件的原理以及各自的变化过程,然后了解最基本的生命的工作机制。当然这只是从科学角度。从社会的贡献角度来说,发现这个以后就可以对人的健康有直接影响。它作为基础研究,发现这个机制以后会帮助大家理解一些疾病的机制,或者能够帮大家找到更好的药物去治疗疾病,给大家提供一个思路。
采访者:您觉得搞科研创新应该具备什么样的精神或品质?
韩伟:首先,还是兴趣,培养你对你所研究的课题的兴趣。如果没有兴趣,就没有动力;而且我说的这个培养兴趣不是指一时半会儿的兴趣,而是一个长期的兴趣。第二点,就是专业。有些问题可能不是一天两天一个月两个月可以解决的,需要花几年或者数年的功夫去钻研这个遗留问题,找到它的答案。第三点,除了关注自己的科学领域以外,在一定程度上还要接触科学的其他领域及其发展,然后你需要有一种感觉,就是你能够把一些其他学科的技术或者思路运用到你的课题里面来解决你的问题,通常很多很困难的问题就是这样被解决的。我觉的这三个方面就是非常重要的科研品质。
采访者:您平时指导学生做科研的时候比较注重学生哪些方面素质的提升?
韩伟:大家可能觉得做科研需要创新思维,但是我对学生的第一个要求就是要有一个扎实的基础,我们这一块需要强大的数理基础。科研就像一个金字塔,结论在塔尖,基础就是金字塔的底座。如果你基础不稳的话,结论是不可靠的。
另一个方面就是我希望他们有批判的思维。看别人的论文和结果,我要求他们站在审稿人的角度,看出别人的问题,并找到自己的问题。这样,才能找到科学问题,找到一些值得研究的问题,这是主要的两个方向。
我想让自己的学生有Ambition。科研95%是失败的,可能只有5%成功。学生应该从科研的不断失败中,不忘初心,保持前进的决心,这也是锻炼学生以后遇挫的解决能力。 
我希望我的学生有比较强的沟通能力,能够恰当地表达自己的想法和观点。我教育学生,目标是做到因材施教,我给你一个起点,指导你如何继续往下走。
当然,作为研究生,我希望他们是具备独立思考、独立研究能力研究者,希望他们多读书,能够有自己的想法和思维。
 
我们需要耐心
采访者:您认为深研院的学术氛围怎么样?
韩伟:我觉得深研院的学术氛围很好。化学院有很多学术造诣很高的老师,我经常会跟他们探讨问题,吃饭或者做其他事情的时候,我们经常一起闲聊,探讨学术问题。通过探讨,经常会得到一些启发。另一方面,其实深研院的学生的学术能力不比美国的学生、至少是不比我所在的那个学校的学生差。我们学院有两个专业的学生,一部分是做化学的一部分是做生物的,我记得学院有一门课,需要学化学的学生做一个生物的专题报告,或者是生物专业的学生做一个化学的专题报告。我发现,即使去做一个他们不熟悉的领域的报告,他们的专业水平也很高,问题探讨得也非常深入,这些都给我留下非常深刻的印象。
采访者:您认为我们深研院还有什么需要改进的地方吗?
韩伟:因为我待的时间还不是很长,也不太清楚到底有没有太大的问题。但是有一个方面我觉得还是可以改进的,就是写作课。我个人觉得不管是做自然科学还是人文社科,写作是很重要的。我在美国读的博士后,学校专门请了一个Language Sentence的老师来给我们系统得上写作课,怎么来写科技论文。这个写科技论文不是教你怎么做研究,怎么把你的结果给写出来,而是说写科技论文的时候怎么有逻辑地组织你的思想,怎么有条理地把事情说清楚。我说的这个写作不一定非要是英文的,中文和英文虽然语言不一样,最后写东西的时候是一样的,一件事情能不能被有条理有逻辑的说清楚,至关重要。
采访者:你认为当前中国科研界要想培养人才实现“百万”计划,需要哪方面的努力?您怎么看待“钱学森之问”?
韩伟:首先我想说我们其实已经有很多人才了。
  “千人计划”才实施了五年不到的时间,“十年育树百年育人”,培养人才需要十年二十年才能见效的,我们才刚刚开始,现在要看到什么成效还是很难的。但是我们已经迈出了第一步,而且还一直在往前走,这是很好的。我们还需要一点点耐心,需要等,等到一定的时间才能够看到这个成效。因为现在回来的人,要继续发展做科研,需要一个周期,特别是一些比较复杂和困难的问题,可能需要等十年的时间才会有成效,所以说我觉得这个需要点耐心。
  但是如果说有什么需要努力的地方,我个人觉得就是国外的科研有一个特点就是鼓励合作,所谓的合作不光是学校之内的合作,还包括不同学校、不同国家、不同学科和多学科交叉人才方面的合作。现在很多重大科学问题不是一个人或者一个课题团队就可以解决,需要用多种办法和手段,从各个方面解决。所以说各方面的专业人才,在一起后,会碰撞出一些新的火花,这个可能是可以继续加强的一个地方。
  
 
记者 葛建梅
 

上一篇:Nathaniel Reisenburg:通过教育改善人们生活
下一篇:【青年教师系列专访】李倩:扩宽视角,多角度看待科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