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南燕人物 > 内容
【十五周年教师专访】黄湧:做好新药研发的螺丝钉
日期:2016-11-24 09:14:10   来源:   评论:0    点击:

   编者按:十五年前的2001年,深圳基于经济社会发展的需求向北京大学投递橄榄枝,希望能够引进北京大学,从而在深发展高等教育事业。北京大学从国际高等教育战略布局考虑,选择将唯一一所异地办学校区扎根深圳。从此,北京大学百年人文积淀与深圳市创新开拓的环境、毗邻粤港澳的区位优势紧密结合,相辅相成,融合发展。从此,北大开启了异地办学的全新探索,北大精神扎根深圳,守正创新,引领未来。

   十五年来所取得的成就离不开深圳研究生院师生的共同努力,如今,2016年8月29日,北京大学与深圳市政府签约共建北大深圳校区,掀开了北京大学深圳研究生院发展的崭新一页。站在新的起点上,南燕新闻社访谈八个学院的资深教师与青年教师,就发展历程中的学科建设、人才培养、发展规划等问题进行深入探讨与交流,旨在形成一种见证与发展、历史与未来的碰撞,内容整合为“十五周年教师系列专访”,描述北京大学深圳研究生院发展历史,描绘未来发展宏伟蓝图。

 

人物简介:

   黄湧,北京大学“百人特聘研究员”,教授,北京大学化学生物学与生物技术学院化学基因组学重点实验室课题组长。 2002年获得美国芝加哥大学博士学位,后于加州理工大学从事博士后研究。期间实现了世界上第一例手性醇的高效不对称合成,以及第一例有机催化的不对称串联反应(Cascade)。2004年至2009年,在美国默克制药公司研发中心担任新药开发高级研究员,主要从事创新药物的研发。作为研发骨干的多项新药候选进入人体临床实验阶段。黄湧教授致力于研发创新药物分子研发的基础环节——不对称合成,在深研院发表了40余篇SCI论文,其中影响因子超过10的顶级论文11篇。

   如果不是师兄师姐给我们看过照片,我们根本不敢相信那个意气风发地向我们走来的那个老师,就是发过那么多Nature的黄湧老师。他看上去年轻又很有精神、很有活力、高高瘦瘦的,倒是很像一位长跑健将。

 

化学生物学与生物技术学院——新药研发的巨大机器

   提及深研院,黄湧老师是这么描述的:“我们年轻,我们体制简单,大家都是为了共同的目标来做。”这也是吸引黄湧老师来这里任教的原因,相对于国内其它院校来说,深研院建院时间非常短,行政体制简单、管理机制新颖是一个巨大的优势。作为新建院校,深研院的科研环境和科研条件能够满足专业对硬件条件的较高要求,这也十分吸引人。

   化生院交叉学科的特色也是我国甚至全世界都前所未有的。“我们有突出有重点,交叉学科这一特色比较明显”按照新药研发的前期的工作流程来进行学科布局的化生院,其特色是非常明显的,而且很难再找到其它学院是如此完整的上下游关系的相互交叉的学科链。

   化生院主要是进行的新药研究的临床前的研究,临床前研究的创新基本上是属于基础科研的层面上。在临床前的研究完成之后,需要在人体上进行试验,检验药物在病人身上的治疗效果及副作用。但新药研发是一个艰难的工作,其投入的时间成本和经济成本都非常的高,有关临床方面的研究目前化生院还没有开展,黄湧老师是这么解释的,“这个我们目前并没有开展,一是战线拉得太长,二是在因为新药研发的周期非常长,周期大约是15年左右,总投资额大概需要20亿美金。企业研发肯定比在高校研发要有效率,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定位在前沿最创新的地方”。

   药物研发最前沿最新的领域,就是新靶点和新药物的发现以及相关领域的发展。目前化生院也在主要围绕这些进行科研探究,首选要实现药物靶点的确认,找到一个药物候选的分子,然后把药物分子进行优化,最后在动物模型上检验它的药效,进行安全性的评价,为接下来的人体临床试验打下基础。

   目前的化生院已经初步实现了产学研结合,针对肿瘤、心脑血管疾病、神经退行性疾病这三种疾病的课题已经有了不错的结果,也实现了成果的转化。他们通过对公司进行知识产权转让、与企业合作进行下游的开发等等方式,将我们的研究成果,转化为了造福普罗大众的新型药物。

   黄湧老师所带领的课题组主要研究的是药物分子的合成和优化。每个药物实际上都是化学分子,科研人员的主要工作就是探究如何发展高效的合成方法,合成多样的药物结构,以及如何对药物的结构进行改造,使得它药效更高,安全性更好。 “任何一个药物都需要许许多多不同专业的科学家一起合作才能做出来,所以我们只是巨大研发机器上一个螺丝钉而已”。黄湧老师非常谦虚地评价自己所做的工作。

   化生院在学科建设上也非常注重与国际的接轨,在研究的方法方式、研究理念等方面,在教学方面对学生的科研训练的要求、研究理念的培养,在教师管理方面对教师的引进和考核机制等等都与国际非常接近。尤其在文化建设方面,例如化生院定期会有讲座,请国外的专家到学院来作报告。在报告之后会由学生自己组织与专家的会谈,大约十来个学生,和专家共进午餐。这时学生就有机会就科研理念、科研方法、最新的成果、前沿发展乃至就业方向等等问题与专家进行深入的讨论。这个过程是没有其它老师参与的,所以整个气氛会非常的轻松和融洽,学生们也会得到更多的启发。另外青年教师也有机会与专家进行一对一的深入交流,这不仅仅对青年教师的培养,也是给各个课题组向国外专家深入宣传自己,逐渐实现国际化的机会。

 

兴趣是最好的老师

   科研水平的高低不能按照发表文章的多少或者影响因子的高低来衡量,黄湧老师切中要害地指出了我的疑惑之处,他说“每个专业不一样,有的专业周期比较长,发出来的文章影响因子也不会特别高,有些专业就比较快,也许几个月就能出影响因子比较高的文章,但是真正给这个领域做出来了多大贡献这个是不好讲的。”相信黄湧老师的这段话能带领很多人走出被发论文困扰着的痛苦之中。“我们是做有机合成方法学,我们发文章比较快,所以不能用发文章的速度来评判科研水平的高低,可以说在这个事情上,我们实验室是沾光的。”

   在对学生的要求上和培养上,黄湧老师也非常认真和负责。化生院的研究生在入学的第二年就要开始为了毕业论文做准备了。黄湧老师希望每个同学都能热爱他们各自选择的专业,都能真心喜欢、并且准备在这个领域里继续进行研究工作。能够科研道路上自主地寻找一个未知的问题去研究它,并且始终对这个学科的局限性和未知问题保有着强烈的好奇心,他希望每个学生都有着渴望能搞明白某些东西的内驱力。

   谈到对学生的要求这一点,黄湧老师有点感慨:“许多同学们读完本科就被家里安排着要读研究生。这都是以就业为主要目标的,与每个人的科研兴趣不是完全相符的,我觉得这是阻碍学生产生原创力的重要一点。”

   即便如此,黄湧老师依然没有降低对学生的要求,在日常的科研活动中,他也十分注重培养同学们的自主思考能力。“非常努力的工作,我相信为了这个目标每个人都能做得到,真正分得出高下的,就是你能不能懂得思考,懂得从什么角度去尝试解决这个问题。”例如在开组会时他时常要求大家思考为什么选择这个paper、创新性在哪里,如果未来想在这个领域继续发展,这个paper对未来的发展有怎样的贡献。“希望能培养出他们在别人的肩膀上进行思考的能力,让他们逐渐产生一些原创性的思路吧。”

   说到研究理念,黄湧老师提到了很有意思的一个概念,那就是个人的风格。黄湧老师以对待艺术的方式来对待科研,艺术最重要的是艺术家的风格,它彰显出了艺术家的强烈情感也给每个艺术品一定的知名度和辨识度。黄湧老师认为做科研的风格、即看问题的角度、解决问题的方式。都彰显着研究者个人的独特风格和特点。黄湧老师也希望他的学生们都能在研究生的学习期间,训练出自己作为研究者的独特风格。

 

对化生院未来发展的期许

   化生院的特点非常鲜明——是化学和生物交叉的,无论是国内还是国外都难以找到这个样一个团队。化学和生物这两门学科由于在学科背景和教育方式的不同,使得两个专业在专业理念上、看问题的角度上、分析问题的思路上,解决问题的方法上都会有比较大的差异。这两门学科的结合是有困难存在的。我们通过一个化学生物学的纽带,化学生物学就是化学和生物学的交叉地带,这样两个学科的老师就可以通过这个学科纽带很好的联系起来,进行交流和沟通。

   作为化生院的副院长,黄湧老师对今后学院的发展也有着诸多畅想,“发展主要强调化生院交叉学科的特色”。另外,新药创制离不开多学科的交叉合作,以后化生院发展的重点就是多学科协同创新。希望今后能够建成三五个不同专业的课题组连接起来,并形成一个学科链,然后协同合作针对比较重要的科研问题进行联合攻关。相较于国内外其它实验室或者单打独斗,或者有侧重于某一实验室领导多个实验室进行科研攻关的现状,化生院的多专业实验室合作将会力求学科布局和贡献的最优化,以实现对比较大的课题的攻关。

 

深研院建院15周年寄语

   “深研院走过十五年来(虽然我只参与了一半),期间存在着很多困难,甚至也出现过危机,但我们也都很好的克服了。现在,随着未来北大深圳校区的开展,深研院第二个十五年的序幕逐渐拉开,我们的未来将是非常光明的,在这个机会上,每个人的责任都很大。未来深研院、化生院的发展都是机遇与挑战并存,我也非常的激动。”

 

文/齐悦如

图/邱玉叶

上一篇:【十五周年教师专访】茅少伟:我们需要什么样的法律教育
下一篇:【十五周年教师专访】仝德:与深研院一起成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