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南燕人物 > 内容
【十五周年教师专访】仝德:与深研院一起成长
日期:2016-11-29 10:25:43   来源:   评论:0    点击:
编者按:十五年前的2001年,深圳基于经济社会发展的需求向北京大学投递橄榄枝,希望能够引进北京大学,从而在深发展高等教育事业。北京大学从国际高等教育战略布局考虑,选择将唯一一所异地办学校区扎根深圳。从此,北京大学百年人文积淀与深圳市创新开拓的环境、毗邻粤港澳的区位优势紧密结合,相辅相成,融合发展。从此,北大开启了异地办学的全新探索,北大精神扎根深圳,守正创新,引领未来。
  十五年来所取得的成就离不开深圳研究生院师生的共同努力,如今,2016年8月29日,北京大学与深圳市政府签约共建北大深圳校区,掀开了北京大学深圳研究生院发展的崭新一页。站在新的起点上,南燕新闻社访谈八个学院的资深教师与青年教师,就发展历程中的学科建设、人才培养、发展规划等问题进行深入探讨与交流,旨在形成一种见证与发展、历史与未来的碰撞,内容整合为“十五周年教师系列专访”,描述北京大学深圳研究生院发展历史,描绘未来发展宏伟蓝图。
 
个人简介:仝德,城市规划与设计学院副教授,院长助理,北京大学博士、博士后,研究方向为“土地经济与住房政策”和“区域城镇化”,2009年4月被认定为深圳市地方级领军人才。
南新社:为什么选择来深研院,来城规学院任教?有什么契机吗?
仝德:我2003年来到深研院,是入驻大学城最早的一批学生。从这里的学生到老师,就好像深研院制造的产品,出炉后直接用于机器本身运转,感觉水到渠成。我18岁离开老家西安进入北大,一晃已近20年,从本科、硕士、博士、博士后、到留校任教,是北大土生土长的“土鳖”。可能不够国际化,不够洋气,但我认为,我们这个学科还是需要一些像我这样接地气的学者与众位“海龟”形成互补,通力合作。
 
南新社:来到深研院后,来到城规后,第一印象是什么?最大改变是哪方面?
仝德:我认为15年来深研院最大的改变,就是成长。15年来,可以说除了这些房子的地基没有变,房子周围的环境和房内所承载的大家的活动都发生了很大的、很明显的变化。如果我们把这当成一个人的成长,刚开始的时候,可能只有完整的躯壳,他的精气神、他的性格都是在快速成长的过程。经过15年,深研院从一个婴儿成长为一名青少年,这种成长的变化是非常非常强的。从整体来说,我感觉深研院现在就是一个非常有活力的青少年,敢于尝试也敢于犯错,年轻勇敢。
 
南新社:城市规划学院最大的特色是什么?您认为结合深圳市的发展现状,学院的研究方向、研究成果可以在哪些方面得到实际应用?
仝德:跟其他学院相比,城规学院最大的特点就是面向应用,而且是典型的区域性应用。因此我们学院的办学理念一直强调“植根于珠三角,面向国际”。我们希望城规学院成为北大深研院一个鲜明的旗帜:我们是研究珠三角、研究深圳,或者说是研究中国城市化水平最高、速度最快的区域,它目前面临的问题以及应对方式。
  当然,地域性并不代表局限性。因为,珠三角的今天,可能就是内地一些城市的明天。像深圳,作为土地市场或者房地产市场发育最成熟的地区,它今天遇到的一些问题,可能其他城市还没遇到。比如说,深圳是我国第一个土地有偿有限期使用的地区,深圳即将面临最早一批土地使用权到期的问题。如果大规模土地使用到期怎么办?这个是我们要做的研究之一,也对以后国内的其他城市提供参考借鉴。再比如说城中村,这是快速城市化的产物,因为深圳的城市化速度最快、水平最高,问题出现最早。但是其他的城市也都在城市化,随着继续发展,现在的城乡结合部可能就是以后的城中村。在城市发展带来的巨大土地增值收入,土地溢价十分明显的情况之下,如何将这个增值收入进行划分?这些问题目前来看是深圳的问题,但长远发展必然是普遍性问题,我们区域性的研究也必将有更大范围的应用。
 
南新社:您做过很多关于城中村与深圳市发展的研究,您为什么选择这个领域?
仝德:我的研究方向是一个理论与实践紧密结合的方向。首先,我们所做的研究有很强的理论价值。比如说我们现在主要依托的城市经济学理论,它有一个关键性问题——没有制度变量。而我们就是要研究基于中国特定社会经济发展背景下的制度变量如何作用于市场,发挥多大的力量。同时,地理学背景出身的我们通常强调把空间变量也纳入到原来经济学家建立的模型中,实际上我们要在理论上回答我们专业所关注的这些变量,包括城市空间结构、土地价格、人口密度等等,怎么去影响原本基于西方纯市场经济发展起来的这些因变量。经过理论模型的推导,再与实践结合,为城市发展提供更好的决策支撑。
  还有一点是,我认为,绝大多数研究都是有意义的,但并不一定是有意思的,而且跟生活接的这么近。但是我们不一样,我们在研究房地产怎么变化,直接就可以指导你将来去买房。我们研究处于不同阶段、不同职业、不同收入、不同社会阶层的人,最适宜于住在什么地方,也跟我们的生活息息相关。有意义,也有意思,还接地气,所以我选择这个领域,也喜欢这个领域。
南新社:您目前在做什么科研项目,能简要介绍一下吗?
仝德:我目前重点研究两个方向。第一个方向,是非正规住房为主的土地跟住房政策的研究。非正规住房是面向低收入、流动人口的这种住房,在国内主要就是城中村。第二个方向,是区域城镇化。在区域城镇化中,我更多关注的是自下而上的,也就是农村自发的、经济驱动的城镇化的特点,以及它跟自上而下的、政府驱动的城镇化之间的差异。
  这些年,中国的城市化水平大幅度提升,城市人口越来越多,扩张日益加快。但是,农村的建设用地也在越来越多,甚至增长规模比城市建设用地还大。这里就涉及到区域城镇化。这个城镇化实际上就是一种非正规的城市化,是农民自发的将一些集体土地用来发展乡镇企业、建房出租等,它不是政府主导的自上而下的城市化。我们要从理论上研究这种非正规城市化形成的机制,在清楚了解它的形成机制和规律以后,就能从调整自变量的这个角度,润物细无声地改变这种现象,引导它向着一种好的、健康的城市方向发展。
 
南新社:您觉得在科研过程中,深研院、城规学院给予了那些支持?
仝德:首先,从深研院或者从城规学院来说,发挥的都是一个平台的作用。并且因为北大的品牌效应,会是一个优于其他地方的科研平台。现在,国内各地方都有一个共同趋势,他们更愿意给“海龟”提供高发展机会,比如说较多的科研启动费,实验平台支持等,我们这些“土鳖”,想留在北大这样的牛校都是相当不易的,但我一直坚持着,就是因为城规学院是一个很温暖、包容的地方,知人善用,讲求团队力量。就像中国女排教练郎平所说:“每一个队员都不是最强的,但是我在试图通过不同的排列组合,去打造一个最强的队伍。”我们学院就是这样。
  在城规学院,年轻人有机会参加一些高水平的课题,有机会去学习,去发挥,去跟很多优秀的同行交流。这个收获,其实比启动经费这些物质上的东西更有价值。就像我,在学生阶段就能参加了一些重大项目,然后才申请到了深圳市地方级领军人才。就是因为我在这个团队里面,有北大的平台,我们的导师、领导有机会主持这样的项目,也都非常乐于提拔晚辈,才能够有机会介入到这样的项目里,跟国际上最一流的学者做交流、碰撞、讨论。这个时候,结果已经不重要了,在过程中我们本身就有很大收获。
 
南新社:城规学院致力于培养什么样的人才?学生应具有何种能力或素养?
仝德:从我们学院现在毕业的学生的出路来看,大部分学生硕士毕业后,就直接进入了规划设计机构,或房地产等一些面向市场的单位。我认为,既然是面向应用的话,我们培养学生最大的成功,就是让他们在进入工作单位后最快速的融入工作中。我们发现,如果学生在学习期间,能够有机会从头到尾的参加至少一个面向应用的项目,那他了解了这个脉络,熟悉了这个架构,知道这个项目的入手点和关键点,就会上手很快,工作之后就能够得心应手。这对他今后的成长也是非常有正面意义的。所以我们在培养过程中,都会注意,让学生尽早的接触到实际的项目中。
 
南新社:有人将深圳成为“文化沙漠”,您怎么看待?
仝德:“文化沙漠”应该是早期对深圳的评价。因为深圳用30年时间走过了内地很多城市几百年的发展。三十年,深圳从一个一穷二白的地方变成了中国最富有的地方,难免有些“暴发户”的特质,重商轻文,有人就说深圳是一个文化沙漠。但近几年,特别是经济危机之后,深圳已经通过全国最成功的产业转型逐渐摆脱文化沙漠的困境,我们的文化创意产业全国领先,高新技术、创新创意产业发展也日新月异,同时多个国际知名高校陆续登陆深圳,我相信文化沙漠的帽子迟早会被摘掉。不过,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其实文化沙漠也有文化沙漠的好处。可能正是因为以前是文化沙漠,所以深圳是多样的。它不保守,没有包袱,也不固步自封,既可以高姿态海阔天空的想,也能放下身段脚踏实地的干。
 
南新社:你对同学们有哪些学习生活上的建议和期望? 
仝德:我对学生们的期望其实就跟对自己的孩子一样,可以用八个字来概括:身心健康,一技之长。我认为不一定要强调他非得要怎么样,不能把每一个学生都按一个模子培养,而是要按照各自的性格,选择开心、健康的方向去发展。为了让这些孩子对得起北大的招牌,至少不能做寄生虫,不能将来啃老,还要有一技之长,能够养活自己和家人。只要靠自己的技术,过上幸福生活就好。
 
南新社:前不久北大与深圳签约建立北大深圳校区,你认为这对城规意味着什么?有哪些重要意义?
仝德:北大在深圳建立新校区,不管之于整个北大、还是深研院、或者城规、甚至我们每一个人,都应是一个利好的消息,也增添了一份使命感。不论城规、或者我个人在新一轮学院发展或学科布局中占据什么地位,只要是其中一份子,自然有发光发热的地方,也有对得起北大这个招牌的使命。总之我们的目标是一致的,都是要母校越来越好,那么就基于这个目标,点滴积累,循序渐进吧。
 
对深研院15周年寄语
  前15年,深研院从一个咿呀学语的婴儿,到现在已经成长为一个充满朝气和活力、健康阳光的少年。在这个过程中,我们的关键词是“成长”。当下,我们再看下一个15年,深研院将面临从一个阳光大男孩变成一个稳重、无论什么环境都站得住脚、而且品牌响亮的青壮年。所以我想未来15年的关键词是“成熟”。我们应该以“成熟”为目标,去憧憬和发展。我也期望,能够跟深研院,跟南燕新闻社一起,在30周年的时候再次回望深研院的成长过程,分享感动与喜悦。
 
文/闫涓涛
图/汤蓓

 

上一篇:【十五周年教师专访】黄湧:做好新药研发的螺丝钉
下一篇:【十五周年教师专访】邱国玉:为人师者,正其身而育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