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南燕人物 > 内容
【十五周年教师专访】邱国玉:为人师者,正其身而育其人
日期:2016-12-01 09:01:52   来源:   评论:0    点击:

  【编者按】十五年前的2001年,深圳基于经济社会发展的需求向北京大学投递橄榄枝,希望能够引进北京大学,从而在深发展高等教育事业。北京大学从国际高等教育战略布局考虑,选择将唯一一所异地办学校区扎根深圳。从此,北京大学百年人文积淀与深圳市创新开拓的环境、毗邻粤港澳的区位优势紧密结合,相辅相成,融合发展。从此,北大开启了异地办学的全新探索,北大精神扎根深圳,守正创新,引领未来。

  十五年来所取得的成就离不开深圳研究生院师生的共同努力,如今,2016年8月29日,北京大学与深圳市政府签约共建北大深圳校区,掀开了北京大学深圳研究生院发展的崭新一页。站在新的起点上,南燕新闻社访谈八个学院的资深教师与青年教师,就发展历程中的学科建设、人才培养、发展规划等问题进行深入探讨与交流,旨在形成一种见证与发展、历史与未来的碰撞,内容整合为“十五周年教师系列专访”,描述北京大学深圳研究生院发展历史,描绘未来发展宏伟蓝图。

 

 

  人物简介:

  邱国玉,男,北京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环境与能源学院创始人之一,曾任北京大学深圳研究生院环境与能源学院常务副院长等职务。1996日本Arid land research center (National joint usage/research center)博士,2002-2003美国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UC Davis)博士后,1987-1992任中国科学院研究实习员、助理研究员,1996-1999任日本国立农业工学研究所研究员,1999开始先后任日本国立环境研究所研究员、日本Tottori University副教授、日本东京大学教授、北京师范大学教授等,2009开始任北京大学环境与能源学院教授,先后担任过院长助理、副院长、常务副院长等行政职务。已经指导博士和硕士研究生近60人。主要从事能源信息工程、城市水环境与水资源、生态水文方面的教学与研究工作。在国内外主要学术刊物上发表研究论文160多篇。主持和承担包括973、国家基金项目在内的研究课题40多项。讲授《环境与能源生态学》、《城市水环境与水资源学》、《生态水文学》等课程。

 

  与邱国玉教授的会面颇为有趣,因为知道要访问这位环能院广受人尊敬的博学师者,笔者一行三人全员出动,恐出现点小差错。采访当日我们提前到了约好的邱老师办公室门口,内心正略微激动,一回头邱老师从电梯里提着把椅子就出来了,还微笑的对我们打了声招呼。相视一笑后被邱老师称为小朋友的我们几个走进了邱老师的办公室。满橱书籍,满壁茶香,映衬出邱老师作为环能学院师者以及环能学院学生口中博学多闻印象的意致情趣。就这样,我们开始了对这位博学有趣师者的采访。

 

经历多了人会变得豁达

  1987年,邱国玉在中国科学院沙漠研究所硕士毕业。在中国科学院沙漠研究所工作了5年,在1992年走出了国门。邱国玉出国留学的第一站是日本鸟取大学的干燥地研究中心,吸引邱国玉的条件很简单,第一,鸟取大学提供全额奖学金;第二,国内的5年工作经历主要是与干旱有关的研究,鸟取大学的干燥地研究中心是专业研究沙丘的,解决面向全世界的干旱地区问题。干燥地研究中心是国家实验室,这样级别的实验室全日本有13-14个左右,相当于中国的国家重点实验室。留学结束之后,邱国玉申请到了日本国立农业工学研究所的研究员,主要从事环境控制方面的研究。之后,在日本国立环境研究所工作。那是90年代末,邱国玉想要联系回国。北京师范大学原校长袁贵仁教授表示想以特聘教授的身份引进,但是提出了一个条件:必须有在国外5个最好大学或研究机构待过的经历。当时的邱国玉很想回国,就把日本国立环境研究所的工作辞了,去了东京大学。工作一段时间后,又辞了东京大学,去美国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工作,满足了袁校长的特聘引进条件,于2001年顺利回国,在北京师范大学担任教授。

  邱国玉老师给我们介绍了自己的留学经历,笑称和一般人相比,自己的留学经历确实显得比较丰富。而且表示即使是现在,他也很感谢当时自己回国的决定。“我在国内工作的地方是:中国科学院、北京师范大学、北京大学,3个地方都是8年任期。国外工作5个地方。”简单的几个数字,不多着笔墨的轻描淡写,有着丰富人生阅历的邱国玉老师显得格外豁达从容,正如他自己所说的,丰富的经历让自己见识了很多东西,不同的理念、不同的文化、不同的人,人的心胸会变得更加宽阔,在职业的发展上也能处于一个更高的境界上。

 

参与环能创院工作

  2008年,响应耿旭院长的号召,邱国玉参与了很多北京大学环境与能源学院的创院工作。

  对于环境与能源学院的命名,邱国玉老师记忆深刻。“到现在为止我也认为我院是全国第一个名称为“环境能源学院”的地方。为什么会把环境和能源放在一起?第一,当时有一个基本的理解,就是所有的环境问题都是因为能源的使用不当引起的,没有能源使用问题就没有环境问题。所以我们认为环境和能源是阴阳的两极,环境是表面,能源的利用问题是核心,只研究环境问题而抛开能源的利用问题是不对的。第二,现在中国的环境治理走的是末端治理而不是源头治理的道路。这就好比你发烧了,应该想办法对你的炎症对症下药,而不是通过物理降温去抹除相关症状,这样的本末倒置不利于环境问题的解决。”

  关于学科建设,邱国玉老师表示:“学科建设是需要时间的,不同于我们熟知的做项目。首先,项目是为了解决现存问题,在实验室里能够具体实施完成的;学科建设是要为未来服务,要有远见,也需要耐心慢慢地去做,是为了培养为未来服务的人。第二,在我的教育理念看来,学生培养和做项目是两回事。学生培养最重要的是独立思考、尝试自己感兴趣的事情、基础知识的学习和基本技能的训练。这些,不是做项目和发论文可以弥补的。所以,我不会要求学生去做很多项目,他们可以做自己的事情。”

 

我希望有更多时间能在学生身边

  在邱国玉老师多年的执教生涯中,他一直践行着他认为的一个教师的最低职业道德:Be available。邱国玉老师解释称:“一个教师一定要在自己学生的旁边,要清楚学生的事情,而不是远程遥控。没有时间指导学生,或者学生找不到老师是大学里最不应该存在的事情。“除了学术交流会议,我会推掉很多不必要的评审会、专家会、咨询会等,我觉得那个不是我职业上的需要,我希望有更多的时间能够留在学生身边。所以我有很多时间在这个地方,读读书,改改学生论文,和大家一起开组会,一起做实验。”

  在环境与能源学院,邱国玉老师的学生组会以有趣、别致一格“闻名”。组会每周召开一次,尽量以内部同学参加为主,也欢迎其他的同学加入。组会分为两个部分:一个是专业学术报告,以介绍最新学术报告、研究进展为主;另外一个是热点话题讨论,这也是为环能院其他学生津津乐道的部分。热点话题讨论主要是讨论社会上的热点话题,在邱国玉老师的教育观念里,学生将来要走向社会,他要具备各种知识才能够在社会上立足。讨论有三个原则:第一,不讨论政治;第二,不讨论宗教;第三,没有结论。不定调的讨论让大家可以畅所欲言,基本上在组会上讨论碰创之后大家对一个问题的看法就会比较深入了。这个每周一次的讨论会也会定期在组会的公众号中公开,这样也方便了很多毕业了没时间赶回来参与组会的学生。邱国玉老师笑称:“我们发现一个非常明显的规律,毕业生回来参加组会比较多的那些人,往往他的事业上发展也比较快。”

  在介绍完组会的基本情况之后,邱国玉老师拿出了三本教学科研笔记,并翻开其中一个学生的记录为我们详细介绍:“这个是我所有学生的一个记录。在这里,我每一个学生都有记录,每次他做报告做了什么题目,我们当时提的什么问题,下一步怎么跟进,从他一入学开始每一个学生都有记录。这样我通过这个跟踪每个学生的发展,我算了一下,我每个学生大概从入学开始,到毕业的时候,他要在组会上要做17-18次报告,他到毕业的时候就基本上能够达到要求。”看着密密麻麻详细记录笔记的这位师者,笔者内心无比动容。

图:邱国玉教授的部分教学笔记

  邱国玉老师招生方向很广,并不太看重入门背景,在其实验室的主页上详细的写出了每个学生的来源去向等基本信息,非常用心。豁达从容,亦师亦友,有这样一位老师确实令人艳羡。

 

我们都能在深研院发展中找到自己的位置

  “环能学院是一个为了解决问题而成立的学院,其成立之初没有那么多的基础和机理,更多的是为了解决各种问题,不管是社会问题还是理论问题,所以我们更愿意称我院是The mission driving school,即使命驱动的学院。这也是环能学院建院时的一大特色。”邱国玉老师介绍着学院的近年发展并拿自己举例,他在北京时更多地做机理的研究,到了深圳以后就转向了比较应用的层面。“原来我做蒸散发,就是把液体水变成气体水的过程,过去主要研究蒸散发的机理层面,比如机理、传输条件等等;但是我现在更加关注如何用蒸散发来调节环境,让环境变得更加宜居。给你们说一个有趣的小故事:镜湖是北大深研院园区内的标志性地点,但是维护成本很高,三天两头就需要换水并安排若干环卫工人清洁。当时校方比较注重景观和成本效益,想要把镜湖去掉,将里面铺草或仅留存广场地面,我们团队对镜湖做了研究,用研究结果证实:镜湖的降温效果相当于1250台空调同时工作。就这样,镜湖被保留下来了。所以我们就是这样从学术走向应用的。”

  谈到深研院的近年发展,邱国玉老师表示:“签约深圳校区对北京大学的意义最大。北京大学作为一个百年老校,有非常好的奠基。但是,这样的学校也会出现一个惯性驱使的力量,一些新东西的融入就不是那么容易,但是这个是很正常的事情。那么深圳研究生院变成深圳校区,就是北大有了另一块特色,算是北大从1898年到现在的里程碑,这是对北大兼容并包、振兴民族和国家社会责任的体现。从此,北大的多元文化环境里面又多了一个非常独特有亮点的因素。第二,对深圳研究生院或者对我院来说,成立深圳校区是大势所趋。当初建立深研院的时候,是应总体中国高端教育不太足尤其是深圳高端教育缺失的现状,北大南下建立一个校区即北大深圳研究生院。15年过去,基本上实现了当初的目的。现在发现,光是发展研究生院是远远不够的。第一,本科生是研究生的来源,世界上没有一个校区是光靠研究生教育就变得很强大的。如果没有足够的新鲜血液来源,招生的时候就经常受到限制,还会和北大本部形成很强的竞争。没有本科院系的学校在长期性上比较不足,这是机制设置的问题。第二,对于深圳来说,北大向深圳招收本科生会有更多的名额倾斜,这是深圳当地人所期待的。相应地,深研院也能得到很多深圳市政府的支持,这对办学来说是有很大好处的。对于我们学院来说,必然会融入到这股潮流当中,而我们每个个人也会找到自己的一个位置。”

 

北大深研院15周年寄语:

十五周年了,我正好有一半的时间在这,虽然不是最早的,也是比较早的,而且是全力以赴在这做的老师,我希望借15周年、借建立深圳校区的东风,北大深圳校区更上一层楼,而且我知道这是一定能够做到的。

 

图:邱国玉老师和他的学生

文/刘梓茜

上一篇:【十五周年教师专访】仝德:与深研院一起成长
下一篇:【十五周年教师专访】王新炜:拓宽人类的认知领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