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南燕人物 > 内容
【十五周年教师专访】Francis Snyder:在国际法学院的第七年
日期:2016-12-07 14:28:34   来源:   评论:0    点击:
【十五周年教师专访】Francis Snyder:心之所向——在北大,在深圳,在国际法学院的第七年
 
编者按:十五年前的2001年,深圳基于经济社会发展的需求向北京大学投递橄榄枝,希望能够引进北京大学,从而在深发展高等教育事业。北京大学从国际高等教育战略布局考虑,选择将唯一一所异地办学校区扎根深圳。从此,北京大学百年人文积淀与深圳市创新开拓的环境、毗邻粤港澳的区位优势紧密结合,相辅相成,融合发展。从此,北大开启了异地办学的全新探索,北大精神扎根深圳,守正创新,引领未来。
  十五年来所取得的成就离不开深圳研究生院师生的共同努力,如今,2016年8月29日,北京大学与深圳市政府签约共建北大深圳校区,掀开了北京大学深圳研究生院发展的崭新一页。站在新的起点上,南燕新闻社访谈八个学院的资深教师与青年教师,就发展历程中的学科建设、人才培养、发展规划等问题进行深入探讨与交流,旨在形成一种见证与发展、历史与未来的碰撞,内容整合为“十五周年教师系列专访”,描述北京大学深圳研究生院发展历史,描绘未来发展宏伟蓝图。
 
个人简介:Francis Snyder 教授是北京大学国际法学院C.V. Starr法学教授,欧盟让•莫内讲座教授,北大跨国法律研究中心联合主任,国际贸易与投资法学会(澳门)主任。 Snyder教授毕业于耶鲁学院和巴黎政治学院,并持有哈佛大学法学院J.D.学位及非洲法律与经济学证书,以及巴黎第一大学的博士学位。Snyder教授曾任欧洲大学学院(佛罗伦萨)法学院院长,欧洲法律学院联合主任以及伦敦大学法学教授和伦敦政治经济学院百年教授。他是中欧高等教育合作项目的第一位Robert Schuman教授,几乎参与了中欧高等教育领域的所有合作项目,包括担任英国文化协会中欧法律与司法合作项目团队学术负责人,该项目的成果之一是建成中国政法大学中欧法学院。他被列入马奎斯世界名人录(Marquis Who’s Who)和国际作者和作家名人录(International Authors and Writers Who’s Who)。
  Snyder教授是欧盟法及国际经济法方面的学者。他在食品安全、技术标准、反倾销、中欧关系方面有深入研究。 他创办了《欧洲法研究》,同时又是多份法律期刊编辑委员会和顾问委员会委员,以及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研究所顾问委员会委员。他还是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华南分会(深圳国际仲裁院)世界贸易组织法、欧盟法和食品安全方面的仲裁员。2013年,Snyder教授还曾受邀向中国中央政府提供食品安全系统改革建议。
  他当前正在进行的研究重点关注世贸组织、欧盟和中国的食品安全法。在采访中,他与南燕新闻社的记者分享了他最近正在进行的学术研究,以及在国际法学院的七年间的经历与感受。
 
南燕新闻社:您是如何得知北京大学国际法学院(STL)的呢?又是为什么选择来这里教授法律呢?
Francis Snyder 教授:我得知北京大学国际法学院是在许多年前,当时我是北京大学的客座教授,受邀参加在北京举办的一个关于世界贸易组织和中国的学术研讨会,在那里我遇到了 Jeffrey Lehman教授,他向我介绍了北京大学国际法学院。我对这个项目非常感兴趣。参与建设这个新成立的法学院的机会非常吸引我。
  我之所以对北京大学国际法学院感兴趣,是因为从1997年来,我就一直呆在中国,一开始在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作,后来去了清华大学法学院、北京大学法学院任教。其次,我多年的研究也一直围绕着中国展开——中欧关系,国际贸易,特别是反倾销法等。所以,能够全职在中国工作的机会非常吸引我。另外,在北京大学国际法学院,我可以用英文授课。之前在清华和北大本部,那里大多数的课程都是中文授课,大多数同学英文水平也不高——当然,来上我的课的同学英语都说的非常好,但总而言之,能够来北京大学国际法学院,用英文授课对我来说更有吸引力。还有一点原因,是因为我想要学中文。我之前在欧洲的时候学过一点,在北京的时候也学过一点,但是都没有坚持。所以我想我到了深圳以后,应该会有更多的时间来学中文。虽然现在我还没有实现我在中文学习上的目标,但是将来某一天也许我会实现的。
 
南燕新闻社:您曾经在不同的国家和不同的大学教授法律,您认为北京大学国际法学院有什么独特之处呢?
Francis Snyder 教授:第一点,北京大学国际法学院是从一个愿景开始的:发展国际化的中国法学教育,这是北大国际法学院非常独特的一个特征。第二,中英文授课相结合的模式,为这里的学生和老师提供了全世界独一无二的法学教育模式。第三,这里的学生非常地优秀并且刻苦,有些时候太过刻苦——当然,这对教授来说是总是求之不得的。另外,我需要补充一点,北京大学的教学资源与深圳的地理区位的结合,对于北京大学和深圳这座城市、对学生和老师来说,都是独树一帜的尝试。从许多角度来看,这里都有世界上独一无二的环境, 包括从法律角度。
  我在食品安全法方面已经做了多年的研究,而深圳在这个领域正是领头羊。此外,科学技术、创新产业、知识产权法在深圳发展十分迅速,比如华为、腾讯等身处创新前线的大公司都落户深圳。与此同时,前海新区目前也正在开发,相信在未来,在那里金融法、投资法和仲裁法会变得更加重要。此外,在我所研究的世界贸易组织和国际贸易领域,深圳从改革开放的初期就是中国国际贸易的中心——事实上,我在1998年就造访过深圳。当时我正在做关于玩具产业的调查研究,有幸受邀到深圳的一家玩具工厂参观,并采访工厂里的主管和律师,了解玩具产业相关的行为守则。深圳在很久之前就已经是中国经济奇迹的中心了,现在也依然是创新领域的前线。
  不可否认,北京有更多的律师事务所,所以许多国际法学院的同学毕业以后也选择了去北京就业。在所有的国家,首都对最好的学生都十分具有吸引力,不论他们从哪里毕业。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所有最好的学生,或者所有最好的大学都要在首都或者到首都去。恰恰相反,区域间的平衡与多样性发展才是我们应该追求的。 深圳是一座充满活力,日益国际化的都市,它有许多的优点。这里有更加优越的工作条件,政府对大学城的支持,创新的活力,以及非常舒服的气候。我认为,每一个国家都需要有这样的平衡。总的来说,深圳是一个教书和做研究的好地方。
南燕新闻社:国际法学院的跨国法律研究中心是您一手创办的,您能介绍一下国际法学院的跨国法律研究中心吗?
Francis Snyder 教授:我在北京大学国际法学院已经七年之久,跨国法律研究中心从成立之初就致力于为教授和学生提供研究平台。我们曾经举办过一些大型国际学术会议,比如说,在2012年,举办了青年学者国际研讨会(WISH),邀请了全世界的年轻学者来参与会议。这是中国第一次举办这个会议。目前,研究中心的研究方向主要是食品安全和国际仲裁,帮助教授和学生参与国际学术交流,促进他们在学术会议的参与度等等。值得一提的是,曾经参与研究中心工作的学生,现在都有非常成功的职业发展。我希望中心也是他们取得成功的助力之一。
  而这个研究中心的主要活动,就像在国际法学院的官网上介绍的,“北京大学国际法学院的跨国法律研究中心与西北农林科技大学的食品安全研究中心密切合作,致力于向外界传递中国与亚洲食品安全方面的最新讯息,支持跨学科的创新性研究,向政府、企业与消费者提供政策建议。” 我们与在坐落于农科城杨凌的西北农林科技大学密切合作,参与其中美合作食品安全研究中心下的一个食品安全项目。这个项目有多方参与,包括生物化学,植物学,兽医学,计算机科学,大数据等方面的专家,而我们是其中唯一研究法律与公共政策的一方。我认为这样的分工恰恰展现了这个研究项目的高质量、高水准,也预示着这个项目在促进中国以及其他国家的食品安全方面能够做出巨大的贡献。
  如今,我们的项目专注于两个课题。第一,食品安全的标准。我们正在研究中国食品安全标准与国际标准的关系问题。中国食品安全标准是否应当与国际标准保持一致,或者应当与中国主要贸易伙伴的标准保持一致,还是应当考虑中国实际国情而发展出与众不同的标准,这些都是非常重要的政策性问题,不论是对食品安全,还是对国际贸易、消费者保护、以及公共健康,都会有非常重大的影响。最近我也在这个课题下做了许多研究——关于苹果生产的产品标准以及相关的国际贸易法。中国是世界上主要的苹果生产国,也是主要的出口国。
  而第二个课题则是关于食品的互联网销售 。2015年出台的食品安全法将食品的互联网销售也纳入其规定范围。这是一个非常具有创新性,也因此非常令人激动的研究领域,并且中国在这个领域起到了领头羊的作用,因为中国的人口基数大——中国有全世界最多的互联网使用者。这意味着互联网销售市场非常广阔,远远大于欧洲和美国市场。中国和外国的企业都对淘宝和其他的互联网销售平台非常感兴趣,希望利用这些平台来销售更多的食品。另外,在互联网技术上,中国正在以非常迅猛的速度发展并创新,我认为食品互联网销售的发展也是这一“中国速度”的一个侧面反映。
  从最近在伦敦参加的学术研讨会上,我得知食品的互联网销售在其他国家也越来越流行。 所以,我认为国际法学院的跨国法律研究中心最近的研究能对这个课题做出相当的贡献,回答关于在食品互联网销售中销售平台、产商和消费者之间的关系, 如何平衡食品安全与贸易,政府应在规范食品互联网销售上扮演怎样的角色,消费者对在网上购买食品的需求,以及互联网销售如何作为国家之间进出口贸易的中介手段等等这一系列的新近产生的法律问题。
 
南燕新闻社:是否可以跟我们分享一下您最近在做的学术研究呢?
Francis Snyder 教授: 今年一月,我刚刚出版了一本关于食品安全法的书(Food Safety Law in China: Making Transnational Law)。在那之后,我开始着手关于国际法学院与西北农林科技大学合作的项目下的研究,最近,我的两篇论文即将完成。其中一篇关于欧盟与中国的产品标准。产品标准是无处不在的,桌椅、电脑、手机等等都有其产业的产品标准和规格。每个产品都是基于许多产品标准而生产的,而这些生产标准是由世界上不同的国家或者国际组织规定的。现在,世界上主要的大国,如中国、美国、欧盟等,都在推动本国标准成为世界统一的产品标准。显而易见,这能使它们在经济上大大受益。因此,产品标准是非常重要的。我的论文主要探讨了中国与欧盟的国内产品标准,以及两者在发展产品标准上的合作,同时也探讨了国际标准化组织制定、世界贸易组织和参与国际贸易的所有国家共同适用的的国际贸易标准。尽管只是一篇短文,但我在此文中所探讨的不仅仅只有食品标准,也包括化学,纳米技术,生物技术等领域的其他产品的标准。这篇文章会被收录在一本关于欧盟-中国关系的新书中,由伦敦的Routledge Publishes出版。
  我最近正在完成的第二篇论文的主题是关于苹果的国际贸易。我选择苹果作为切入点,是因为陕西省,尤其是西北农林科技大学所在的杨凌区,可能是世界上最大的苹果生产基地。最近,中国和美国也刚刚签订了一个关于苹果的贸易协议,同时,中国也有大量苹果出口到欧洲。所以从法律和经济的角度去探讨苹果的国际贸易是很有意思的。我们可以把苹果作为许多产品的一个代表,从它延伸出许多的法律,经济以及社会问题。我从苹果生产的经济问题出发,首先探讨苹果的消费和贸易,然后再着眼于国际贸易和世界贸易组织的规定。我与我在国际法学院的研究团队对中国的苹果产业做了相当多的研究,分析了关于整个生产过程、消费者与市场的分布等问题。后来,在我自己的研究中,我决定主要着眼于在苹果生产过程中杀虫剂的使用,和对我们吃的苹果上杀虫剂残留的规定。同时,在我研究欧盟法来分析中国苹果对欧洲出口面临的贸易壁垒时,我发现其中一个贸易壁垒就是中国国内严重的杀虫剂使用问题——欧洲使用很多杀虫剂,美国也一样,但是中国用的更多。然而,有毒杀虫剂的使用,不同国家对杀虫剂使用剂量和残留剂量的不同规定对国际贸易有着非常重大的影响。因此,我的研究方向进一步细化。我对欧洲和中国的杀虫剂使用情况进行了对比, 发现在中国国内广泛使用的一类杀虫剂在欧盟是被禁止的。目前,我正在研究分析这一类杀虫剂在欧洲被禁止的原因,同时也在尝试向政府做出一些政策上的提议,来提高中国苹果的出口和国际贸易量,关于如何发展苹果的出口产业,如何提高苹果出口额,其他国家所使用的贸易壁垒是什么等问题,不论从保护公共健康的角度还是保护国内产业的角度,都是非常有益的。这些问题同样不仅仅关于食品安全标准,也与电信产品,电脑等产品的技术规范相关。
  所以,这些研究可以是从一个非常小的点开始切入的,比如说苹果。但当你开始从法律的角度来分析,思考其中相关的法律以及规定制定的过程,这其中就会有非常大的研究和探讨的空间,无论是从实际还是学术上来说。 
  另外,我可以告诉你一个秘密——我开始做这个关于苹果的课题,也是因为在去年的时候,我和我妻子发现了一种非常好吃的苹果,而那个苹果恰恰是来自杨凌区的。(笑)所以,我目前的研究是学术兴趣和个人兴趣的结合。在这个课题中,我们还将继续研究更多关于中国、欧盟、美国的标准之间的对比,不仅包括杀虫剂,也包括其他产品等。
 
南燕新闻社:您是中国食品安全方面的专家,当初是如何对这个领域产生兴趣的呢?
Francis Snyder 教授:这是一个很长的故事……对我个人来说,我喜欢下厨,喜欢看食谱,也喜欢去餐厅吃各式各样的美食。但是从专业的角度来说,我对这个领域的兴趣始于我在耶鲁大学读本科的时候。当时我申请到了巴黎第一大学的学术研究基金,赴西非进行研究。后来,在我从哈佛法学院毕业之后,我在巴黎完成了我的博士学位,而我的博士研究是关于西非的。当时我在西非一个盛产大米的小村里住了三年, 每天从早到晚都跟着当地的农民,与他们接触、交流,学到了很多关于大米生产,土地法,以及纠纷解决的知识,同时也体会了乡村生活,乡村历史,和城乡迁移。许多年后,我开始教授欧盟法,同时也对欧盟的农业政策进行了许多研究。当时,共同农业政策是欧盟唯一的共同政策,在案例法中占了70%,规定了相同的预算,政府工作人员数量等等。所以从农业政策入手可以使人很快地学习欧盟法的全部知识。当时我也为许多农业合作社,律师事务所以及政府部门提供了许多关于欧盟农业政策及其相关的咨询意见。之后,我受邀组织了一次关于欧洲食品安全的学术会议,后又被邀请到荷兰的海牙国际法学院做关于食品安全的夏季研究项目。
  我一直对中国非常感兴趣,当时在哈佛法学院,我连续三年担任一位中国法教授的研究助理。2013年,当时我已经在农业和国际贸易领域做了很多研究,因此非常有幸被中国领导人邀请来对中国的食品安全体系改革作出政策上的建议。中国的第一步食品安全法颁布于2009年,在三鹿毒奶粉事件爆发之后——在我最近新出的关于食品安全法的书中对此有详细的介绍。2013年,中央政府在尝试着对食品安全法做进一步的改革,所以他们邀请了许多中国的学者专家,同时也邀请了我,作为国外专家的代表,对这次改革作出一些建议。这的确是一段非凡的经历,我从中学到了很多东西。这段经历同时也是我在学术研究上的一个转折点,使我得以把在其他国家对食品安全和农业的研究与对中国食品安全和法律的兴趣结合起来。一直到现在,我仍然在这个领域深入研究。
  食品安全涵盖了许多的内容,比如消费者,政府工作人员,培训教育工作等诸多比法律要重要得多的实践领域。法律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对我来说,这是非常有趣的,因为从我的学术工作开始之初,我就一直从各种不同的角度——比如经济学、社会科学、以及历史等,去研究法律。
 
南燕新闻社:从2008年的三鹿毒奶粉事件到如今,中国的食品安全法在不断地完善和成熟。可以分享一下您对中国食品法在这方面的发展的看法吗? 
Francis Snyder 教授:2008年的三鹿毒奶粉事件之后,中国政府开始了改革食品安全法的工作。同欧洲的许多国家以及美国一样,对食品安全法的重大改革往往都开始于一个重大的食品安全危机。2009年,食品安全法通过并开始执行。这是中国在这个领域迈出的很大的一步,在这部法律通过之前,中国国内只有1995年颁布的食品卫生法。而随着经济和社会的发展,食品卫生法当然不能很好地适应中国国情。2009年的这部食品安全法,涵盖了食品安全的所有领域——并不仅仅只是“卫生”,而更多的是关于“安全”。
  后来,就像我之前提到的,2015年,中国开始修订食品安全法,并于2016年开始执行修订的新规定。与2008年危机发生的时候相比,现在的情况是截然不同的——当时的食品卫生法在制度上就是不健全的;而现在,食品安全法是相当健全的,但在执行上还面临很大的挑战。对中国来说,比较其与其他大国的食品安全法,如巴西,印度等,是非常有用的。我大致的印象是,中国已经远远地走在前列。当然,这还需要更多的研究去佐证。
 
南燕新闻社:您已经在欧盟与世界贸易组织相关的领域研究了十余年。欧盟和世界贸易组织是全球化进程中的两个主要角色,您是否可以跟我们分享一下您对全球化的看法呢?
Francis Snyder 教授:最近我在报纸上读到了一篇文章,作者是美国一位杰出的学者,他认为现在全球化已经结束了。真的是这样吗?这意味着什么呢?中国从全球化的进程中收获颇丰,而我们现在面临着一个与我们之前所料想的截然不同的未来。作为一个教授,我希望能够给学生们提供最好的教育,因此当我在重新修订今年关于世界贸易组织法的课程大纲的时候,我在思考,也许是这门课应该加入一个新的主题:全球化趋势的停滞与倒退对国际贸易及其相关的法律的影响。一个主要的后果可能将会是区域间贸易协定的增加,同时也促进了中国发展的“一带一路”战略。作为老师和学生,我们的任务是提出这样的问题并去寻找可能的学术性和实践性的问题,并为社会在这些方面的议题上的发展做出贡献。
  另外,在全球化的进程中,有赢家,有输家。目前,没有任何一个国家有魔法棒来解决这个问题,对这样的冲突和矛盾给出简单的答案。如今,我们看到在欧盟,欧洲等国家,或许也在中国和其他许多国家,全球化进程中的输家们在发出他们的声音——欧洲的英国退欧,美国的总统选举,这些都是他们所发出的声音,也因此给国家、政府乃至全世界带来了许多的问题。而去解决这些问题,本质上是解决全球化的问题。不同的国家也许会有不同的方式去解决全球化进程中所带来的问题,但他们必须要去面对和解决这些问题。我希望这能带来国际合作的积极发展,而在这个进程中,北大深研院和国际法学院拥有非常多的机遇去尝试回答和解决这些问题,为全球化做出贡献。
  马克思在许多年前就曾经说过,资本主义带来的一个不可避免的结果就是发展不平等。如果我们把全球化当做资本主义在世界范围内的一种表现形式,那么这种发展的不平等是预料之中的事情。但是现在的新问题是,那些因为全球化而利益受损的人们正在用各种各样的途径来宣泄他们的不满。作为教授,学生和公民, 我们有义务去探索这些问题的答案,来为社会做出贡献。
  我之前曾经做过很多关于反倾销法的研究,特别是中国和欧盟方面。十九世纪三十年的一位美国经济学家曾经写过很多关于美国反倾销法的文章。他认为,从来没有“自由贸易”这样的东西存在,也不会有人真正相信有“自由贸易”这回事。全球化中的自由贸易主要是针对大公司、跨国公司而言的,而每个国家都有大量的小公司。全球化使这些小公司的处境变得更加困难。在未来,我们还需要再观察,在这些问题上,将会发展出什么样的政策。
 
南燕新闻社:您已经在中国居住,研究与中国相关的问题许多年了。您眼中的中国是什么样的呢? 
Francis Snyder 教授:这是一个很大很大的问题,一个简短的回答是:我热爱中国,如果不是因为这点,我也不会再这里。能够在这里生活和工作,教到这么棒的学生,也能为中国的改革尽一份力,对我而言是一种荣幸和幸运。 
 
南燕新闻社:对国际法学院的同学在法律方面的职业规划,您有什么建议吗?
Francis Snyder 教授:保持健康,这点真的很重要。努力工作,努力学习,努力去找到你生命中的重心。当你找到你真正喜欢的事情之后,你会发现,在那些事情上你会做得更好。它可能不是法律,可能跟法律一点关系都没有——这并不会成为你的障碍。北京大学国际法学院,就像其他顶尖的法学院一样,它所提供的法学教育是把你们培养成能够适应在许多领域的工作的人,而并不单单是法律。就像我儿子,之前在伦敦政治经济学院读法律,后来又去了法国读法律,但是他现在就非常开心地做着跟法律一点关系都没有的事情。(笑)
  当你受过了良好的教育,然后再向内探索自我,在非常年轻的时候就幸运地找到自己生命中的重心之后,你在那些事情上会比你做其他任何事情都做的更好。这是我从我的人生中所得到的体验——我非常享受我的工作,这是很难得的体验。
  法律并不是只有去律师事务所这一条出路,有许许多多可能的出路等着你去探索。它就像是一栋房子,有许多的房间,而你在这栋房子里兜兜转转,总会找到一间你喜欢的房间。 所以,尽力去探索吧,它值得去想象,并为之努力奋斗。
 
 
文/陈风雅

上一篇:【十五周年教师专访】王新安:追求科研的本真
下一篇:【十五周年校友专访】刘逢春:雪域十年,藏区逢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