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南燕人物 > 内容
魏世恩:自我寻觅,月白清鸟鸣,风立水中枝
日期:2017-06-14 09:39:46   来源:   评论:0    点击:

   魏世恩,城市规划与设计学院14城规班,建筑设计及其理论专业。硕士期间任班长,工作勤恳,待人朴实,深受师生信任。三年共获得2次社会工作奖、中营特设奖学金、北京大学优秀毕业生以及北京市优秀毕业生等荣誉。毕业返陕,入职西安市中铁第一设计研究院,继续专业实践。该同学爱好广泛,喜好各领域经典,闲暇好在图书馆漫步,任意东西,自比思想荒原中的游牧者。性真情挚,好交友,左右评价其人沉稳自律,谈吐有灼见,行动有静气。

 

南燕,无端五十弦

   2014年考研结束,复试失利,魏世恩接到南燕的邀请,本已打算工作的他,在家人的催促和一丝期待中决定南下。初入南燕,第一次感受到阳光和雨量长年丰沛,第一次心悸于夜幕中明亮的五四塔,第一次结识了许多优秀的同学……丰富的校园生活稍稍安抚了他的挫败感。紧接着紧张的学习生活开始了,在导师陈可石老师的引导下,他开始学习城市设计。相比本科,这门课程在研究生阶段更实际,更关注案例和项目的匹配以及实际项目的具体操作方法,这些使得他看到更多项目的运作全貌和执行要点。此外学院其他老师的课程也拓展了他理解城市的多种视角。从建筑到城市,他经历了一次专业的转变,在未能理解新学时,这种转变背后有许多迷茫。有过困惑,也有过消极,甚至排斥,但最后他还是意识到学习机会的短暂和珍贵,因此开始把这种偶遇当成是一种馈赠,于是自觉地开始阅读城市经典,开始在生活中思考城市的命题。自觉地学习首先体现着积极地参与实际城市设计项目,比如鲁朗国际旅游小镇的城市设计,借此了解到城市设计师的工作职能和不同于建筑师的工作重点,这些心得也成为其期刊论文和毕业论文的主要研究内容;其次他还积极参与城市调研,比如在研二暑假参与的深圳城中村调研,这次调研要求在一个月内绘制深圳11个城中村内的店铺分布情况,虽然只是数据搜集的简单工作,但实地的观察使其更直观更清晰地构筑其脑中的深圳印象;最后还体现在他自觉地和经典中的城市观察者对话,并且在游历中印证这些判断。这些转变并不系统,但好在自觉,对于所思所做有求索后的信服,因此谈及城市时,他会小心翼翼又非常依赖直觉。

   这段学习经历让他意识到学习的本质是锻炼自己的反应、接受度和适应力,学习中不可避免会遇到冲突,如何对待?实际是一个追问自我和坚定自我的过程。延伸一些,冲突实际也存在生活、成长中,如何面对混乱、迷茫以及附带的情绪?他的经验是要为自己构建一个简单的节奏,脑袋里可以大爆炸,但火不能烧进现实里,因此他很自觉三年中几乎每天的吃饭、睡觉、锻炼和休闲都是一致的,生活的平静能托住思维的舞蹈。另一个经验是态度,他强调面对不解可以逃避,但最终还是要面对,真正面对后,不管解决没解决实际是受到考验了,而躲掉是一无所得。最后一个经验是要有见知的活水,就是不断地读书、写作,这是最容易实现的吞吐。这些锻炼可以获得耐心、和自我相处的经验以及思考行动的敏感。

 

三载,月明珠有泪

   三年经历中,魏世恩印象最深的是研二去本部游学的经历。那一段时间他白天旁听各种感兴趣的课,晚上和建筑中心的伙伴喝茶聊天,忙时奔波在去各个教室的路上,闲下来散步在园子里暗自发呆,当时他觉得生活充实到梦幻。但他也坦白刚去时心绪波动还是比较大,找床位,整理生活都费了好大劲,再加上进出老被门禁拦下,所以他总觉得自己不属于这里。刚去时还没开课,闲极无聊他就去逛颐和园,一个人走在昆明湖畔,无所事事,他想到别人轨迹清晰,自己却前途晦暗,无去无从,顿感孤独委屈,每念及此,十七孔桥也顿时模糊了。好在早晚与建筑中心同学厮混,再加上学校开课,他很快强振精神,开始旁听功课。期间结识许多良师益友,认知的拓展,师友的交流让他体会到精神滋养的愉悦,他被周围精纯的知识包裹,欢欣而深受鼓舞,一时间觉过去做作丑态,决心要洗心平和,接受并且重新出发。

   除去这段珍贵的经历外,三年中他的许多兴趣爱好也陪伴着他。课余他最爱看电影,真心热爱,每周五晚上,雷打不动,看完必有记录。此外他也看书,写心得,不知不觉竟记载800余篇,两个学校的图书馆他都熟,他还打趣,定在一个位置久了,椅子腿确实会出几个浅坑。他总结去北京、出去旅行是现实的,读书、看电影未尝不是一种游历。三年的旅行中,他从南国出发去了很多地方,结识了很多朋友,今后还要继续去,但这个起点是从南燕开始的。南燕的生活,自由而平静。看似一马平川,但他自己知道翻越了多少沟壑,他真心地投入每一次的散步和体验,努力留下砍劈的印记,所以他感谢这段生活,让他能自由地赋予其意义。

回首,当时已惘然

   毕业他选择回家乡,他知道以他的能力他会有所成就,而且在不那么紧迫的生活压力下,他更希望留足余地给予其发呆的闲暇。回顾硕士求学的经历,他觉得自己不算是所谓的典型榜样,学术达人、工作达人比比皆是,但他也自信于他对自我的这一段求索历程。面对还在学校的学弟学妹,他觉得还是要在这个青春的尾声、人生的空白期,留点闲暇想想重要的事。另外他还是希望大家快乐,快乐地积累知识,自觉地用学习来雕刻自己。当谈及对学校的寄语时,他说家禽长于校园,虎豹生在山野。南燕的学校生活还是太平静,虽然形式上活动很丰富,但实际各自都在忙自己的,同学之间、院系之间、师生之间缺乏紧密的联系。他还是憧憬校园中被真诚和思想包裹的氛围。谈及此,他开玩笑说镜湖上的羽毛球馆应该改造成大讲堂,每到傍晚,同学们被里面热烈的掌声或零星的只言片语所吸引,静悄悄地推门坐下,自然地聆听校园里最清澈的声音,他说这是这个位置最美的场景。最后他补充了一句,这是来自一名建筑师的判断。

上一篇:【留学生专访】Hannah Getachew:致力于成为国际律师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