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智者|李伦:从央视到腾讯
日期:2016-04-17 14:01:05   来源:人文社会科学学院   点击:
李伦
从央视到腾讯
李伦
腾讯网副总编辑
原央视《客从何处来Ⅰ》总制片人
《看见》、《社会纪录》制片人
 
李伦不喜欢讲课,尤其不喜欢现在讲课。
 
在北京大学深圳研究生院讲课,他会突然走神,回想自己讲的是不是对的。他说自己现在就像处于手机系统更新中,“进度条在往前走,那时候手机是没法儿用的”。
 
系统更新,指的是李伦从央视走向腾讯。
 
 
体验众媒时代
 
 
 
李伦家里半年没开电视,离开电视台的念头也早已有之。
 
央视还在从传统机构转向现代机构中,他对原来的工作产生了不安全感。“我们做了很多的努力,但是我们传播的时候,这个性价比衰减得太厉害了。” 
 
白岩松曾说:“对现在的新闻人来说,我觉得不是外在简单的物质刺激,从央视走的人也是一步三回头,你去问问李伦,他在这儿缺的是工资吗?如果在这还有他原来期待的那种尊重和经常收获的成就感,可能外面开五倍的工资他也不走。”
 
李伦觉得尊重与成就感不是没有。在台里干了22年,做了央视综合频道综合部副主任。“狗都认识我了”,“所有人都说您老是对的”。
 
到了腾讯,一个“小孩”跟他说:“你说的这是什么意思啊?”
 
“我觉得脸上怪挂不住的,但是我觉得这样的快乐是更有意思的。”年轻人可以跟李伦争辩,带着他“玩”了。
 
到了腾讯,工作风格变成了24小时的微信群线上讨论,加上线下频次高效率也高的会议。李伦觉得团队里的人都比较好玩,一看什么新鲜就研究。
 
他也喜欢新鲜,特别对在迅速占领他时间的新媒体好奇。
 
公司同事拿回来一个VR设备,李伦总听人说这东西神奇,试着戴了戴。看到的场景是航拍器用360度镜头拍摄的深圳滑坡事件,他可以用任何角度,可以放大缩小,甚至可以看到底下的工作人员在抬头看“他”。
 
“那个体验太好了!”在戴上去的一瞬间,李伦知道一旦这个东西变得常见,我们永远也回不到那个二维的世界。他深深感受到技术创新在未来的力量,新媒体可以给人带来新鲜体验。
 
从传统媒体人到新媒体副总编,李伦理解了体验两个字。他的老板调侃他:“你还不错,还知道提体验的问题,我最怕的是从传统媒体来的同事,给我们挑错别字。”
 
从央视出走,李伦走入的是腾讯网在2015年媒体高峰论坛中所称的“众媒时代”。
 
2015年5月2日,黑龙江庆安发生火车站枪击事件。央视将现场的录像剪辑成10分钟后发布,遭到骂声一片。央视的编导很委屈,首先电视台不可能把4小时放在节目里播,其次观众也不好好看。
 
“但是我们想象一下,如果的是那4个小时的影像放在了网上,会不会有人看呢?”互联网将编辑权给了每个人,直接才是“众媒时代”的逻辑,没有任何装扮。
 
“他(央视)不就是10分钟嘛,你划一条4个小时的时间轴,把这10分钟摆上去,告诉大家,空了多少?”来到腾讯,李伦反其道行之,拆解央视的做法。
 
李伦在课堂上
 
 
重新寻找每一个人的欲望
 
 
 
李伦推崇清华大学彭兰教授的一份报告,讲新老媒体的文化差异。
 
传统媒体以内容为中心,营造的是一个封闭的传播系统。而新媒体以人为根基,用户冲动和用户间的关系是内容生产与传播的动力和通道。由此判断什么是好看的节目,观众喜欢成了标准。
 
李伦觉得自己做《生活空间》时就有了互联网思维的原始形态。他喜欢看报纸的夹缝广告,好多选题就从这来。“这些就是最真实的社会需求。”
 
腾讯国际新闻的编辑苦恼选题,找李伦问叙利亚问题的角度。“想看别人关心什么,去看跟帖评论。”网友议论叙利亚问题有两方面:“都是美国人搞的鬼”、“抵制日货”。这个公众情绪恰恰提供了选题,后来腾讯推了美国在中东的利益,点击就非常好。
 
受众群体是谁?面对这个问题,李伦反问:“你能告诉我什么人喜欢吃糖吗?”
 
课上有学生给出总结:从年龄上来说小孩子比较喜欢,从性别上来说女性比较喜欢,从地域上来说南方比较喜欢。
 
但李伦这个完全不相符的中年男性北京人,挺喜欢吃糖的。
 
社交媒体时代,李伦知道电视台设置的受众服务部和收视人群分类出了问题,对人群的分类方式发生了改变。“不同场景、不同时间、不同社交关系中兴趣不同。”
 
李伦刚进腾讯时,在公司OA系统里找了马化腾的一个内部演讲来听,看看公司老板在研究什么。
 
马化腾在研究鼠标的位置,他发现大家用完鼠标,习惯把那个小箭头拉到右侧,放在桌面的右下角。发现了这个,马化腾要求工程师把功能键尽可能多地放到右下角。“你想这个屏幕才多小,大概也就是几厘米的变化,但你知道这么一个大老板他研究的是好细腻的一个小细节。”
 
来到腾讯,他的期许是研究人,连接人,在其中“重新寻找每一个人的欲望”。
 
赶上两会,腾讯新闻推出《两会ing——全媒派》。让综艺主持李艾跨界,网友自主切换视角,即时互动投票评论,大数据实时展示。这样的玩法调动起网友的欲望。
 
李伦在课堂上
 
 
列车故事的再次上演
 
 
 
李伦有次去卫视交流,欢迎词写着欢迎情感类节目制片人。
 
李伦也没法归纳自己做的节目是什么类型。节目提供了直接和间接的情感体验,情感类节目的称谓似乎也没错。不过,他觉得节目还想提供理性的愉悦。
 
“我们做的节目力求是在穿越了利益、情感、制度、道德等人的已知经验后,对人在未知境遇里的人性的发现和思考。”
 
认识自我,理解他人。理解人成了节目的核心理念。
 
李伦在课上放了《社会记录》时做的一部片子:《L101次天水―乌鲁木齐》。最后一趟棉农专列,载着从各地去新疆采棉花的棉农。
 
晃晃悠悠的影像,碎片化的纪实摄影,缓慢的节奏。李伦自嘲“我都看困了”。他承认,片子的叙事结构、影响表达在现在可能都会被质疑。
 
但是这部备受争议的片子在当时取得了特别高的收视率。李伦认为,在当时的媒体环境中,这个片子提供了独特的拍摄视角和叙事节奏。镜头对准列车上的棉农,他们不是过去电视画面中常常出现的体面精致的形象,有些人就席地坐在乱糟糟的车厢地上。
 
“有了这样一种质感,本身提供了一种稀有性。” 像《L101次天水―乌鲁木齐》这样的片子出现了,填补了电视报道的盲区。
 
到了腾讯没多久,列车的故事再次上演。
 
3月25日,《撒哟娜拉,车站酱》用全程直播的方式纪录日本“一个女孩的车站”。
 
晃晃悠悠的影像,碎片化的纪实摄影,缓慢的节奏,甚至还能听到摄像在镜头背后急促的呼吸声。相似的呈现方式得到了这个春天最暖心的赞誉。
 
“无穷的远方,无数的人们,都和我有关。”李伦特别喜欢鲁迅的这句话。
 
一个腾讯的工程师告诉他,这句话也记在了自己的本子上。
 
李伦发现自己和腾讯在底层逻辑上是相同的,作为媒体人,他的使命是为最前沿的传媒技术提供内容的想象力。“我们努力在为人与人的理解、连接而服务。”
 
在课后,李伦与听课的老师同学们合影

 

采访与录音整理|周宇诗 潘韵竹 侯聪逸 张庄 张涵 孙畅 

文|周宇诗
图片|张涵
编辑|孙畅

上一篇:智者|李伦:在共同的底层逻辑中,媒体人为技术提供内容想象力
下一篇:史迹 | 第18军女兵进藏记忆:冰河里都浸了血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