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史迹 | 你所不知道的毛选版本变化史
日期:2016-04-17 14:12:35   来源:人文社会科学学院   点击:

 

毛选版本考
 

韩晓天在翻阅父亲生日当天1964年7月10日《人民日报》时,发现头版头条这样一则报道:“《毛泽东著作选读》甲乙两种版本开始发行”。回忆起曾经在家里、图书馆里看到过不同版本的“毛选”,他的好奇心陡起,毛选是从什么时候出版的?出版过多少种版本?在这些版本后边有着什么故事?

 

韩晓天开始了他的考证。

 

通过查找《毛泽东选集版本概览》(潘德利,2000)这篇文章,韩晓天发现了下面这个表格:

 

表格来源:潘德利《毛泽东选集版本概览》,国家图书馆学刊,2000年02期

 

根据这个表格,他继续查找各个版本:


历史上第一版毛选集《毛泽东选集》(1~5卷)

1944年5月,《毛泽东选集》第一次发行。2010年,一册该版的红色绒布精装本,拍出高达21.28万元人民币的价格

 

作为最早版本的毛选集,收录的主要是抗战以来毛泽东发表的著名文章、讲演等28篇文章,全书共约40万字。由当时中共中央晋察冀分局委员、分局宣传部长胡锡奎和邓拓主持编辑。

 

《毛泽东选集》第一卷

新中国成立前第二个系统的毛选版本《毛泽东选集》第一卷,在编排、篇幅和选择上有所不同,所用纸张也较差,但编辑质量较高,错讹之处较少。

 

这是当时的根据地被分割,苏中根据地在南方,编辑工作独立进行的缘故。据说,当时该版毛选的排版和印刷工作都是隐蔽在芦苇荡中进行。

 

“中国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在目前阶段的任务、国共两党统一战线成立后中国革命的迫切任务、关于一党专政问题、关于抗日与团结的前途问题……”。许多毛泽东的重要著作均收录进此版。


《毛泽东选集》六卷(全一册)

1947年,中共晋察冀中央局再次编印毛选——《毛泽东选集》六卷(全一册)。

 

这版收入了原件复印的一封信。这封信是毛泽东写给林彪的,里面还有批评林彪的内容。

 


《毛泽东选集》上下卷

 

不过,到了1948年的《毛泽东选集》上、下卷,毛泽东写给林彪的那封信消失了。

 

原本,该版毛选集仍收录了这封信,可是林彪向中宣部要求不公布他的名字。毛泽东在考虑林彪的意见后,将该信从书中删去。此后的各个版本也均未再收录此信。

 

该版本是新中国成立前内容最为丰富的一版,共收入毛泽东在革命战争时期和抗日战争时期的著作61篇、共计95万字。铅印精装,限党内发行。

 

《毛泽东选集》(1~5卷)内页中文字印刷错误

 

翻看新中国成立前的毛选集,受到当时物质及技术条件的限制,印刷装订大多粗糙,存在漏编部分重要著作的情况,文章体例还比较杂乱,文字错误频繁。一旦出现了错字,只能临时“打补丁”,一本一本在字旁边重写。

新中国成立前《毛泽东选集》其他版本封面图

 

新中国成立以后,中共中央成立了毛泽东选集出版委员会,负责毛泽东著作的编选、注解和出版工作。

《毛泽东选集》四卷本

由毛泽东本人审阅、校订的“钦定版”《毛泽东选集》四卷本陆续出版发行。

 

第一卷(1951年)收录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和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的17篇著作,第二卷(1952年)收录1937年7月至1941年5月抗日战争期间的40篇文章,第三卷(1953年)收录1941年3月至1945年8月抗日战争取得最后胜利时期的著作31篇,第四卷(1960年)收录1945年8月至1949年9月第三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的著作70篇。

 

《毛泽东著作选读》甲乙种本

文化大革命前夕,为了配合掀起学习毛泽东思想新高潮的政治运动,《毛泽东著作选读》甲、乙种本在1964年7月编辑出版。

 

两种版本的推出是为了面向不同的读者。甲种本适合一般干部阅读、乙种本适合工农群众和青年知识分子阅读。

 

《毛泽东选集》合订一卷本

同年,在军队中还有一个版本:由中国人民解放军战士出版社翻印的《毛泽东选集》合订一卷本

 

在军队内部,拥有该版毛选集的一般是有地位的军官,某种程度是身份的象征。

文革时期“万岁本”

 

全国范围内掀起的对毛泽东的个人崇拜浪潮,主要形式就是学习毛泽东著作。于是,“万岁本”诞生了。

 

由红卫兵组织编印的非正式毛选集《毛泽东思想万岁》,收录了过去报刊中发表的毛泽东论著和毛泽东的内部讲话、文稿、批示、社评、演讲记录,以及对各地方政治运动的评价,包括《毛泽东早期文稿》、多卷本《建国以来毛泽东文稿》等文章。

 

即便是1967年中央下发五个文件禁止非法印刷毛泽东著作,也无法阻止“万岁本”的广泛流传。当时,没有人敢冒反对毛主席著作出版印刷的政治风险。

 

文革结束后,“万岁本”遭到了全国范围内的查禁和销毁,许多组织撰写者和印刷者甚至难逃刑拘命运。

 

这些“万岁本”被海外不少著名大学的图书馆收藏。英国著名历史学者麦克法夸尔认为“万岁本”是极为重要的研究史料,它真实地记录和反映了当时特殊的政治环境和政治氛围,对其收录的文章,尤其毛泽东的内部讲话的真实性,给予了较多的肯定。

《毛泽东选集》第五卷

《毛泽东选集》第五卷的编辑出版经历了毛泽东在世和逝世后两个时期。

 

毛泽东生前指定邓小平主持第五卷的编辑工作,周恩来和康生也曾领导过编辑。1975年底后,邓小平被排除在该版毛选集的编辑工作之外,最终因种种原因未能完成全部编出工作。毛泽东逝世后,由汪东兴为名义负责,李鑫、吴泠西、胡绳、熊复等人实际负责编辑工作。

 

1977年4月毛选集第五卷面临种种政治压力,在华国锋主持下得以顺利出版,主要收录毛泽东起草的文件、手稿和讲话的记录整理稿。 

 

但因华国锋和邓小平在政治路线和政治观点上存在冲突,第五卷中的诸多内容不符合党的中央工作会议精神,1982年4月10日新闻出版署通知停止发行。 

 

《毛泽东选集》共四卷

1991年,由邓小平题字并重新发行的《毛泽东选集》四卷本,整体上与1951年发行的毛选集版本差异不大。

 

韩晓天统计了“毛泽东选集”在《人民日报》报道中出现的频次,折线图中的顶点恰好反映了毛泽东选集在不同历史时期发生的重要改版事件。

 

韩晓天觉得,像“圣经”一样,文本的编辑和解释背后都是宏大历史下的权力的运行轨迹。

 

1.“死海古卷”。1949年前的毛选集,中国共产党的社会控制力及绝对领导力相对孱弱,毛泽东个人形象还未被“神化”,出版局面较为混乱。 

 

2. “旧约成型”。随着新中国建政步伐逐渐加快,毛选集编辑出版工作日趋体系化、标准化、专业化。 

 

3.“宗教改革”。文革时期,狂热的个人崇拜政治气氛下,“解释圣经”的权力开始从“教会”让渡给“平民”,背后体现的是官方到民间,民众狂欢的逻辑。 

 

4.毛选集第五卷出版命运,反映了当时特定社会环境中的政治派系纷争及种种矛盾。 

 

5.如今的毛泽东选集,随着政治话语的与时俱进,它的政治意义慢慢减弱,而内容意义开始凸显。人们不再过度地进行政治解读,而是将其作为重要的历史史料,助力于全面真实地还原毛泽东本人及其中国共产党思想发展历程。

 

 

文:涂鹏程、周宇诗
图片提供者:韩晓天

部分资料来源:林增铨《毛泽东选集》版本综述,《高校图书馆工作》1993年第四期

 

上一篇:智者|段永朝:重新想象我们对这个世界的基本假设
下一篇:史迹 | 1967,消失的《四川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