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新:当北风吹向南国

来源:《北大人在深圳》第一辑  访问量:1723


个人简介:廖新,女,1962年生人,北京大学医疗系80级校友,毕业后曾在北京大学第三医院工作。2000年参与筹建“深圳北京大学香港科技大学医学中心”以及“北京大学深圳医院”。现为深圳北京大学香港科技大学医学中心综合部副部长,北京大学医学部深圳校友会常务理事。

北风呼啸,行人在路上搓着手哈着气行色匆匆,故宫的黄澄澄的琉璃瓦覆盖着白生生的雪,明亮地晃眼,这是北京的冬天。而深圳的冬天,大多时候都是阳光高照,温暖和煦的。深圳与北京之间,天南地北,除了迥异的气候,还隔着2161公里的距离。1993年,廖新离开了成长生活31年的北京,到了南国并从此在这里扎了根。是什么让她从北到南,她又为何从此在此处安身立命?2017年九月末,在深圳北京大学香港科技大学医学中心科研楼里,我们见到了廖新。


在北京的“前半生”


廖新是地地道道的北京人,也是一路顺风顺水的“别人家的孩子”。1977年全国恢复高考,次年北京恢复了考重点高中,廖新顺利地考上了朝阳区唯一的市重点,北京市80中学,之后在大学本科录取率仅有4%的情况下,又顺利地考上了北医。当时北医还叫北京医学院,是全国十六所重点院校之一。

事实上医学并非廖新的第一选择。受在工厂做工程师的父亲以及那时所放映的电影的影响,她最初的理想也是做个工程师。但是在报考志愿时,77年恢复高考后考上大学的哥哥建议她学医,做一名医生,廖新采纳了哥哥的意见,投身了医学。

廖新在北医读了六年本科,那时她们是三年在校本部,三年在临床医院学习。医学生的学习是比较繁重的,要记住的东西非常多,但同时也是新鲜的,随着深入的学习对人体本身的了解越来越多,也越来越有兴趣,解剖、生理、病生理层层剥开人体的奥秘。尽管学习的压力不小,但校园生活也是无比鲜活的。当时各种社会思潮兴起,同学们思维活跃,喜欢看萨特、黑格尔、尼采等哲学家的作品。“我记得特别清楚,我们宿舍有一个女生参加演讲比赛,演讲题目就叫《从自我到超我》,然后有男生到我们宿舍敲门,要求和她谈谈哲学。”这似乎存在于琼瑶剧情里的“我想和你从诗词歌赋谈到人生哲学”的桥段,当代年轻人是很难想象的。那时廖新也常常会去参加读书会,听北医的才子们高谈阔论。


1524446952167043342.jpg

廖新(第一排左二)与大学同学


“还有83年的时候我印象特别深,中国足球队对科威特3:0大胜,那是世界杯的小组预选赛,同学们激动地游行,我们从北医游到北航,他们就摔暖瓶,烧扫把来表达激动的心情。”当年足球明星容志行、还有男排的汪嘉伟、女排的周晓兰,不仅技术过硬,颜值也高,在校园非常受欢迎。

周末舞会也曾盛行一时,每次一有舞会,北医跃进厅门口都是周边北航、钢院等高校的男生骑来的自行车,因为他们工科院校女生太少,就到北医来了。

后三年到了实习阶段廖新就在医院里泡着了。一进医院廖新先当了两周护士,跟着护士学会了抽血、打针、备皮等操作,之后才开始进入正式实习。老医生对实习生要求很严格,问诊、体检、分析病情手把手的教,查房时汇报病例必须是背下来所有数据,学生们认真的学,为此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到现在仍能看完化验单都能记住关键数据。


1524446972587094794.jpg

廖新(第一排右一)与大学同学


1524446989504019983.jpg

北医86届毕业照(廖新为第二排左八)


1986年,廖新毕业后分配到了北医三院内科,那时候住院医生是24小时住院制,住在医院集体宿舍里。即使不是你值班,你的病人有问题也要亲自处理,血尿便常规、心电图等也要自己做、出报告。当时的住院总医师是大内科住院总,管所有的内科,心内科、呼吸科、血液科、内分泌等,还要负责急诊二线以及全院会诊,安排每周的大查房,需要相当扎实的医学功底。做住院总期间廖新大部分时间都在医院呆着。两个住院总轮换着,一个星期白班,一个星期夜班,从90年1月1号到12月31号,廖新就这样上了整整一年。出于对自身职业的认可和热爱,也得益于老医生们的严格要求,廖新在那段日子里全身心地沉浸在医学训练中,为将来从事医疗工作打下了坚实的基础。随后她顺利晋升为主治医师,主管肾内科病房、血透室,同时肩负起了北医本科生的带教工作。热心有活力的廖新自1987年开始一直当选了三届三院的团委副书记,兼职进行团的工作,直至离开三院。


1524447004362072968.jpg

廖新(左一)在北医三院和透析室的同事们


工作是辛苦的,生活却是甜蜜的。在北医三院忙碌的日子里,廖新遇见了他的先生北大经济系79级校友。廖新的大学舍友和她先生的中学同学是夫妻,就这样在廖新大学同学的家里,他们认识了彼此,也认准了彼此。


为爱赴深


廖新的先生原来在北京某部委从事财经研究工作,为深圳的快速发展所振奋和吸引,92年初毅然辞职下海到深圳,在某集团从事公司改制上市工作。93年廖新放弃了北医三院的职位,离开了生活31年的北京,追随她先生的脚步也到了深圳。

不同于现在摩登大都市的样子,93年的深圳要朴实的多。“93年来的时候,从上海宾馆一直到深大之间全部都是工地。然后在科技园那儿有一片楼,有朋友分房是市政府的房子,就在莲花北村,找她们玩的时候我开玩笑说你真是住在村里呀!”

廖新过往31年的人生经历里,一路顺风顺水的升学,到了北医三院也一路升职,做到了主治医。以自身的资历和能力,廖新认为在深圳找一份工作不是什么难事。然而现实泼了廖新一头冷水,体制内医院要么不同意她进,要么进了也只能在门诊待着。体制内医院行不通,廖新转头去了企业医院。当时恰逢三九医院筹建,请了当时透析方面的专家于宗周教授成立了一个透析中心,中心正好缺一个主治医师,廖新去了。在透析中心时,廖新接手处理过1995年北斗小学中毒事件,救活了不少孩子。也给民盟盟市委成员魏达志做过透析,1994年魏达志还介绍廖新加入了民盟。


1524447074112074201.jpg

1994年廖新(右一)在三九医院给魏达志透析


 廖新从来不想浪费自己的个人价值,三九医院式微后,以前做透析的廖新只能天天做些体检,重复单调的工作让她觉得无趣。遂从三九医院出来,和朋友一起想在医疗保健做些尝试,虽然没有赔钱,但确实还是不适合自己。这时,有一个新的机会,又让她回到了医疗机构。

2000年深圳市政府和北京大学、香港科技大学签订了三方协议成立“深圳北京大学香港科技大学医学中心”并将当时的深圳市中心医院更名为“北京大学深圳医院”。


1524447092668077102.jpg

廖新在医学中心(摄于2018年)


廖新到现在工作的深圳医学中心的契机,源于同是北大校友的先生。他们夫妻是比较早到深圳的北大人,与很多北大校友熟悉,经北大校友引荐,廖新向当时负责筹备工作的史守旭老师进行了自荐,经过面试,正是因为廖新在北医的经历使她顺利地成为了医学中心的一员,重新回到了北医系统。

深圳作为后起之秀,一直锐意发展,对北大在深圳办医院非常欢迎。北大深圳医院也的确不负众望,医院为花园式医院,环境优美,满意度一直很高。在深圳市医疗质量综合评估中,01年北大深圳医院排名第八,02年第四,03年第二,04年成为第一名后一直到现在都保持领先优势。

除了独具特色的花园式环境,人才是医院做大做强的根本。对于人才引进,医学中心和北医严格把关,引进北大专家加强学科建设,主要集中在血液、心内、ICU、妇产科这几个科室。长期的有妇产科叶蓉华、郭燕燕,心内科李海燕、郭丽君、蒋宝琦、刘美贞,ICU刘秀文,血液科郭乃榄、虞积仁、任汉云,普外科高树宽等专家,当时的医学中心主任是北京大学党委书记王德炳、副主任是医学部副主任魏丽惠,他们同时也是血液和妇产科专家,每月来深圳工作同时都参与医疗和教学工作,非常兢兢业业,令人钦佩,为了不影响北京的工作经常都是利用自己的休息时间周末过来。这些为建院之初的北大深圳医院很好地建章立制打下坚实的基础,同时将当时只有北医实行的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引入深圳医院,加强了青年医生的培训,增强了医院的综合实力。深圳市对此也很支持,每年拨专款300万,连续5年,支持医院的专家建设。廖新为医院专家人才的引进,以及专家进医院以后的沟通适应,做了大量工作。

廖新在医学中心担任了众多角色,除了医学中心意志的传递者,人才引进的桥梁,她还是医学中心科研楼的工程师。2007年医学中心动工兴建科研楼,当时医院各科室建设已经比较成熟,考虑到对接问题,最终廖新成为了这个项目的负责人。“新的工作新的挑战,每星期和工务署工程组开会,知道他们这一星期做什么,有什么进展,有什么需要我们确认的,及时和科研人员沟通。同时,作为科研楼建设的负责人要严把质量关,选材料、定颜色,当时真是像对待我们家一样。这些实验台、科研设备、桌椅板凳,楼道里面挂的画,门口沙发都是我采购的,还有各种标识,真是很有感情的”。


投身医学教育


北京大学深圳研究生院2001年签订协议,2003年进驻大学城,当时医学中心就提出过借此机会办医学院。因为本科教育比较难,需要大量标本等配套,医学中心提出医学院从研究生教育办起。时任北大党委书记的王德炳教授非常支持,并且对办医学院很有信心。中心专程考察了北大深圳研究生院的教师宿舍、学生宿舍,写了厚厚一本可行性报告,报给深圳市政府,但当时深圳大学也在申请办医学院,由于各种原因,最终北大在深办医学院的计划还是流产了。


1524447110290078831.jpg

2001年,廖新和北大深圳医院前院长蔡志明


至今廖新都觉得这是莫大的遗憾。“要是03年批了,从04、05年在这边开始招生,现在深圳的医学,一定会有另外一番景象。我是北京人,北京生、北京长。当时来深圳的时候,我觉得我不可能在深圳长待的,我就是一个过客,可能过一段时间就会回去。但事实上,待久了都会有感情的,不管是谁,只要他来到深圳,在深圳学习,留在深圳工作,就是深圳人,就是给深圳培养的。”北医作为中国顶尖医学院,招生分数决定了生源质量,加之北大深圳医院04、05年已经在深圳医院中名列前茅了,有能力培养优秀的医学研究生。

医学院没有办成,医学教育不能因此止步不前。北大深圳医院作为北大附属的教学医院,从2004年开始培养研究生。2004年医院获批14个硕士点,之后又获批影像和检验两个博士点。从培养同等学历在职硕士和博士研究生开始,一直到后来由北京本部统一招生,同一入口,同一出口,培养模式、招生模式都与北京本部保持一致。目前医学中心每年招收20名硕士,4名博士研究生,硕士生有机会转博,有部分毕业生会选择留在深圳,也有一部分到全国各地,还有硕士毕业考到其他学院或国外继续读博士。总的来说,北大深圳医院尽管医学教育规模不大,但也为深圳输出了相当数量的高质量医疗人才。

廖新从2012年开始全面接手北医在深圳的研究生工作,为自己的多重角色又添了一重——医学教育者。她为学生引进互动设备以便可以通过互动式教学获得跟本部学生一样的优质教育,还专门跟课观察课堂效果和学生们的表现。至于为何会如此关心医学教育,“因为我最开始在北医的时候做带教老师,对于教学还是比较熟悉的。另外我始终觉得学生都是未来的希望,学生也相对单纯,我喜欢和学生相处。”由于学生和自己的孩子差不多年纪,在跟学生相处时廖新无奈地表示自己时常会心软,但她认为学生并不能一味地宠着,该教育就要教育,所以有时也不得不板起面孔做一位严师。


1524447125419046947.jpg

2017年,廖新(第二排右五)参加北医毕业典礼


廖新总是鼓励现在的孩子做医生。“当医生确实辛苦,但确实是一个很好的职业,在ICU、急诊室可能感受尤其深,你抢救病人,这个病人你给救活了、治愈了,你的成就感,绝对不会是想着多少钱报酬,那份快乐是发自内心的,是金钱所不能给予的。”

因为异地教学,廖新尤其强调学生的归属感,每年9月份本部的开学典礼以及每年的毕业典礼她都会到场。“我觉得归属感很重要,所以我一般动员我们的学生去。我还是挺要求他们的,因为我是有这个情结的。”有的学生跟她说要去学车,就不去毕业典礼了。“我说车什么时候学不行,毕业典礼就这一次。你现在不觉得,等你将来过十年以后,人家大家都拿着照片,里边就没你。我说你不觉得很可惜吗?”廖新觉得适当的仪式感可以增强学生的归属感,让学生明确的知道自己是北大人,有这种使命感,不要给这个学校丢脸,会让学生学会去约束自我。

时隔十多年,目前北京大学在深圳的医学院正在积极酝酿、筹办中,廖新觉得当初已经错过了一次办医学院的时机,而今各个学校都要在深圳办医学院,竞争非常激烈。尽管北大实力雄厚,但如果一拖再拖,等十年后别的医学院已经成长起来了,我们的医学院还是一个小婴儿,容易失去优势地位。无论怎样,想办法先抓住时机,把医学院办起来才是当务之急。

廖新认为建医学院是切实提高一个城市的医疗水平的基础手段。而医疗水平的高低对一个城市的发展至关重要,是人们生活中所必须的基础配套。专家学者、企业家等来到深圳,如果没有合适的医学配套,看病还要到别的地方去,这些高端人才和资本可能就会打退堂鼓。“另外医学院有一个特别好的方面,教学相长。学院的学生除了医疗以外,现在也讲科研,我是医生,我也觉得科研对于医生的压力是很大的。但是教学医院作为医学院的附属医院,如果这里的医生们都不搞科研,临床上那么多问题怎么解决?这个国家的医学永远走不到前沿,这是一种使命的问题。”

廖新说,如果不是恰好去了医学中心,也可能会改行。但人生没有如果,每一次的机遇,每一次的选择,造就了每个人独特的人生轨迹。但当她坐在自己亲手参与建设的科研楼里,坐在自己亲手置办的椅子上向我们侃侃而谈这些年来的经历的时候,言语间满是北京人的爽利,眉眼间满是满足和幸福,她从未后悔过当初的选择。

 

【祝福北大120周年】

    在深圳这个新兴城市中,北大在教育方面比如说医学教育可以更往前推动一些,可以给深圳培养更多的人才。深圳现在已经位列一线城市,在吸引人才方面给了很多优惠政策,但是培养人才仍是重中之重,北大可以抓住机遇,在南国让北大学子担起重任。


北京大学 北京大学深圳研究生院 北京大学深圳研究生院校友会 北京大学120周年校庆官网

联系我们:深圳市南山区西丽大学城 北京大学深圳研究生院 电话:0755-26035866 传真:0755-26035833

© 北京大学深圳研究生院Powered By its.pkusz.edu.cn 粤ICP备12081285号

扫一扫关注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