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文涛:从创业者到投资人,一个理想主义者的追梦之旅

来源:《北大人在深圳》第一辑  访问量:2062


个人简介:

白文涛,1990年毕业于北京大学国际政治系政治学专业。1990—1999年北京、2000—2007年深圳,两次创业。2007年在公司被收购后,创立分享投资。分享投资经过10年的发展,已成为医疗健康领域及大居住领域知名投资机构。

白文涛校友为北京大学企业家俱乐部发起理事;北京大学工学院理事。

我们是在分享投资的会议室中与白文涛校友见面的,会议室整洁而舒适,落地窗外是深圳湾创业广场的林立高楼。在两个小时的访谈中,白文涛校友始终神采奕奕,认真而谦和地将自己的人生故事和独到见解娓娓道来,用爽朗洪亮的声音雕刻出一名80年代北大人的形象。令人印象深刻的是,在创业过程中他牺牲了很多,但唯独没有牺牲心中的理想主义。理想主义——听起来与这个时代格格不入的这四个字,恰恰是他在科技行业和投资领域崭露头角的深层原因,也是这段人生故事最独特的注脚。

 

再高的山,也挡不住自由的风


追忆大学时光,白文涛的脸上总是不觉溢出幸福而又“不足为外人道”的笑容,仿佛再次踏入那一代大学生共有的精神家园,在北大的知识与自由的海洋中重新遨游了一番。

八十年代的北大所呈现出的思想、学术、精神的自由,为这所古老学堂注入了无穷的魅力,也给这名刚从高中毕业的年轻人带来了难以磨灭的震撼:学者名家的讲座、东西方思潮、传统与现代各种学术流派的碰撞等等,无一不为他的成长进步提供了充足的养料。这种氛围也淋漓尽致地延续了“兼容并包,思想自由”这一开创北大辉煌历史的导语。

“八十年代的年轻人与现在的年轻人相比,最大的不同是理想主义色彩”白文涛说。在报考大学、填写志愿的时候,怀着改造世界、改造社会的高远而又幼稚的理想,他选择了北京大学国际政治系政治学专业(现在的“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当时的他觉得文科专业能够给社会带来更深远、更宏大的改变。这个人生选择与北大校徽所蕴涵的“成为国家进步之脊梁”不谋而合。


1524453919474031863.jpg

1524453942538067190.jpg

大学时期的白文涛


在进入北大不久,班主任老师对他说:“把一头牛牵到北大都可以毕业,咱们不能混个毕业,不能虚度这么美好的四年时光。我给你开一张书单吧,就算你在北大四年什么都不学,能把这些书读完了也算是名合格的北大毕业生。”这份大约有200本书的书单包括文学名著,名人传记,也有很多与本科专业有关的学术经典,还有很多其他不同领域的重要著作。白文涛没有辜负老师的期望,不到四年就读完了书单上所列的书,还阅读了不少其他感兴趣的书籍。时至今日,他依然保持着阅读的习惯。在交谈过程中,他对当年北大校园流行的萨特存在主义哲学、弗洛伊德和荣格的心理学理论,还是能够信手拈来,对基督教和佛学也有着独到的领悟。

八十年代的北大,弥漫着浓厚而自由的文化艺术氛围,是一个“遍地诗人”的时代。年轻人满怀的理想主义与北大的自由环境相互碰撞,激发了学生喷薄而出的诗意情怀。“大学里年轻人热爱诗,都在传诵诗,是这个社会的希望。一个社会不谈诗的时候,尤其是校园不再有诗这个概念的时候,是这个社会的悲哀。”白文涛感慨不已,说到诗歌,当年的五四诗社的活动、未名湖诗歌朗诵会、传抄新诗的场景都历历在目。他十分赞同海德格尔说的“人应当诗意地栖居”,人活着之所以不同,不是因为物质的不同,而是因为思想的不同。虽然有价格不同的鞋子,面积不同的房子,但人只能穿一双鞋,只能睡在一间卧室。真正让人不同的,是思想,而诗则是各种思想的一种最好的表现形式。诗歌赋予人以思想自由和升华,跨越物质的边界,甚至跨越生命的边界。


1524453957832033023.jpg

白文涛上学期间参加学生社团“北大五四文学社”的社员证


“再高的山,也挡不住自由的风”,这是当年白文涛笔下的一句诗。他当年在北大,没有“忙着考各种资格证”,也没有忙着赚钱,他沉浸在知识与诗意的海洋里,怀揣着离现实越来越遥远的理想主义。正是这种精神,支撑着他渡过重重难关,走到现在。他很自豪地说,从进入北大,到毕业,再到现在,他觉得每一天都过得很有意义,过得很踏实。

不同时代的年轻人的特点截然不同。几年前,一名高中生向他请教:“读哪所大学挣钱多,读哪个专业挣钱快?”白文涛幽默地回答:“建议你考北京印刷学院,毕业之后自己直接印钱。”当年被问及这个问题时的失望与难过如今已云淡风轻,白文涛淡淡一笑:“人家这样想其实也没有什么错,但我在相同的年龄阶段完全没有考虑过这种问题。”正是因为没有迷失于眼前的忙忙碌碌,更多地向往诗和远方,才使得他的精神世界如此丰盈。

1990年毕业时,在曾经的理想与眼前的现实巨大反差面前,他给自己定了五个目标:健康的身体、充裕的财富、自由的时间、独立的思想,感恩的人生。现在,当他回顾过去,那时定下的目标大多已经落定在人生的棋盘上。在自身与社会的需求中找到平衡点,且秉持分享的理念和高效的行动力,使他拥有了充裕的财富和自由的时间;早已习以为常的运动和阅读使他拥有健康的身体和独立的思想;而感恩的人生一直在路上,未曾停歇。

 

“精神贵族”的理想 “贩夫走卒”的实干


1990年毕业后,在当时的情形下,白文涛只能选择自主创业,他知道这条道路必然荆棘密布。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下,他并没有像商界传奇中描述的那样拥有高瞻远瞩的预判,“生存下来”成为创业起步阶段的首要目标。从创业伊始的摸爬滚打到进入汉字激光照排边缘领域的苦苦摸索,他用“顺其自然”来概括第一次创业的状态。创业之初第一个要掌握的“技能”竟是学蹬三轮车。在持续数年夜宿办公室的黑暗中,在不知何为累何为苦的创业时光里,北大人特有的家国情怀,“精神的魅力”而带来的理想主义的光辉,一直萦绕在心,这使他从未松懈,亦不焦虑。


1524453981159017357.jpg

北京创业时期(站立者为白文涛)


汉字激光照排的边缘业务市场也不小,竞争也很激励。作为创业者,必须亲力亲为,包括操作培训、编排样张、系统集成、软件安装,电脑杀毒等等;他虽不是专业录入人员,却能够用五笔字型输入法在一分钟内输入一百多个汉字。

然而,夜以继日地工作对他的身体健康产生了不可逆的影响。相关部门规定,公司的经营场所夜间必须有人值班,因而他不得不为节省成本选择夜宿在办公室。紧闭的卷帘门营造出毫无光亮的睡眠环境,多年下来,他养成了睡眠期间必须处于完全黑暗的环境这个习惯。除此之外,面对事业起步阶段繁重的工作量,他每天都要长时间直视电脑屏幕,造成眼睛过度疲劳,患上了干眼症。同时,长期伏案的工作状态使白文涛的肩部过度劳累受损,在很年轻的时候他就饱受肩周炎之苦。人们常常艳羡他高效的人生轨迹,而其代价也“高效地”如约而至。这些问题对生活造成了一些无可避免的困扰,比如出差在外的时候,他需要在酒店房间里避免一切光亮,哪怕是电视待机的红色光点也要用枕头遮挡得严严实实;在出席一些活动时,他因严重的干眼症需要时不时闭眼休息,常被误解为在打瞌睡,令他哭笑不得又无可奈何。

2000年,白文涛的第二次创业扎根在深圳。经过之前10年的磨砺与经验累积,他清楚地意识到,21世纪最重要的信息终端不是电脑,而是手机。而深圳有着最好的手机方面的创新创业土壤。循着这样的思路,他创立了当时著名“深圳彩秀科技”,以及后来的“深圳万耐特集团”。2007年,他所创立的公司被收购后,他对于创业的感悟以及帮助他人创业的想法促成了不一样的第三次创业:从创业者转变为投资人,成立了国内最早的有限合伙制的专业创投机构。通过投资,与他人分享创业的经验教训和成果,这家创投机构的名字也完美诠释了他的初衷——“分享投资”。


1524454009454025509.jpg

深圳创业时期


白文涛解释道,坚持分享的理念,大家通过合作来分享成长的价值。这种坚持与他眼里的市场经济规律是一致的:“市场经济是最公平的,只有通过为他人创造价值,才能得到自己的回报。”

白文涛似乎每周都要出差,他开玩笑说,“我要么在机场,要么在去机场的路上”。尽管一直以来都在高强度的工作,但他依然保持着对工作发自内心的热忱,敞开胸怀和很多创业者分享创业的经验教训。十年间,分享投资共投资了一百多家公司,其中有很多企业成为行业领军企业,有很多企业上市或是被并购。

分享投资不但坚持着分享的精神,还在不断进行创新。2016年,分享投资内部孵化了“享投就投”项目,后来更名为“群蜂社”,致力于让更多的人了解股权投资,有机会参与到股权投资。群蜂社是一个专注于分享创业的乐趣、知识和机会的社群组织,通过向会员讲解投资的风险和要点、普及投资知识、介绍最新的行业发展动向,来实现这一目的。这样的创新做的是类似百年前福特T型车进入寻常百姓家的尝试。

关于创业以及创业者,白文涛坚定地指出:“成功的创业者都有的共性是企业家精神。如果一个创业者没有企业家精神的话,他的企业很难成功”。他说,企业家精神的核心之一是创新,正所谓“无创新,不创业”,他们需要有一种强烈的创新的冲动,要做出和别人不一样的东西,做出一些改变。还有一个因素,在创业后期重要性会越来越凸显,那就是愿景和使命。很多创业者忽略了这一点,虽然创业伊始已经拥有了启动资金、团队、技术和产品等很多条件,但如果一个企业不培养其自身的愿景和使命,很可能在某一个时间点就戛然而止了,因为使命和愿景是一个企业的灵魂”。

谈起投资,谈起投资人,白文涛充满了一种兴奋和自豪。他侃侃而谈:股权投资,尤其是其中的风险投资,是现代社会快速健康发展不可或缺的一种关键因素,是一种用市场手段对社会资源和生产要素进行优化配置的方式。投资人把社会上闲置的资金、在落后产业滞留的资金、分散在社会各个角落的零散资金,集合起来,投入到新兴的朝阳的有着巨大发展潜力的行业中去,投入到真正的有企业家精神的创业者手中,用资金推动科技和社会进步发展,用资金带动人才和其他资源进入到这些创新领域,起到一种巨大的乘数效应。

“投资人在社会资源的优化配置中,起着其他人所无法起到的巨大作用。”白文涛强调:投资人对所投资领域的现状,尤其是未来的发展趋势,要有着深刻的洞察和领悟,一定要成为所投领域的专家,不熟不投,不懂不投。分享投资坚持聚焦策略,专注于“医疗健康”和“大居住”领域,“聚焦、专业、专注”,让人生在投资中优雅绽放。

经过十年的发展,分享投资已成为国内一线的创投机构,尤其是在医疗健康和大居住领域,成为知名创投品牌,并形成了行业生态效应。近几年,分享投资也获得了众多奖项:中国最佳回报投资机构Top10;中国最活跃中资创业投资机构Top10;中国医疗及健康服务产业最佳生物医药领域投资机构Top10;白文涛也入选“2017福布斯中国最佳创投人TOP100”、“中国顶级风险投资人TOP50”等奖项。

 

不负北大 不负深圳


17年间,白文涛见证了深圳崛起为中国的“硅谷”,成为中国创业资源最丰富、创业土壤最肥沃的城市。

“因为它是一座移民城市,非常开放,欢迎五湖四海的人来到这里。不同的文化不断地交融、激荡,产生出各种各样的创新的思想和火花。而且这是典型的‘小政府,大社会’,政府的管制相对宽松,市场‘看不见的手’可以更大限度地发挥作用,所以非常适合创业。”白文涛看到,深圳是按照市场经济应该有的发展规律发展起来的,政府负责保驾护航,把舞台搭好,让创业者自己去表演,努力去创造,没有经过太多的规划和人为的限制,让创业者的思想和激情自由地奔涌,回馈给这片土地。他认为,深圳最大的魅力不仅在于诸如华为、腾讯、华大基因、招商银行这类成功的老牌企业,还在于源源不断众多的创业新生代。

“一个国家往往会有各种标签,”白文涛指出:“一个最重要的标签是拥有什么样的企业。就像当人们谈到美国的时候,不能不想到微软、苹果、谷歌、特斯拉和亚马逊。当世界谈论中国时也是一样。中国自改革开放至今所获得的各种成就、创造的各种奇迹,创业者、企业家功不可没,正是他们一路的筚路蓝缕才推动着社会的稳步前进。”


1524454034277071713.jpg

耶路撒冷游学


改革开放的条条溪水到今天已汇成一条澎湃奔腾的大河。随着近几年金融领域的大热,人们纷纷转向投资行业,或多或少都多了一重“投资者”的身份。作为一名资深投资人,白文涛认为,投资行业所要求的最重要的个人素质是心态。在北大的求学经历对于这种素质的形成虽然没有明确的指向性的作用,但是它直接影响了自己的思维模式和精神的“底层代码”,并在长期的工作实践中演化、升级。他十分庆幸当年的自己做了许多不太功利的事情,把“底层代码”打得十分扎实。假如在北大的四年只关注各种考证各种考级等“实务”,他觉得这才是“亏了”,辜负了北大在中国近现代化进程中所拥有的举足轻重的意义,在进入社会之后就再难有这样的机会夯实“底层代码”了。

与这种“底层代码”相匹配的,是顽强的毅力。白文涛说自己的身体素质一般,也没有运动天赋,但他还是很享受诸如穿越腾格里沙漠、攀登南迦巴瓦峰、参加敦煌戈壁的玄奘之旅等户外运动所带来的对体能和毅力的巨大挑战。如果说这些活动能够拓展人的意志力极限的话,那么日复一日的坚持,体现的是意志力的韧度,而这也更加珍贵。白文涛每周都能拿出几天锻炼身体,若不是因为担心耽误今天的采访,他会像往常一样在户外跑上一段或是走上几圈再开始一天的工作。无论是生活还是工作,对于白文涛来说,都显现出一种举重若轻的平衡感。

在采访的最后,白文涛建议北大学子们无论选择钻研学术还是坚持创业,都要心怀“诗和远方”,崇尚“精神的魅力”,坚守理想主义家园,这样才不会在这个快速变化的时代迷失自己。希望每一个北大人都能完成属于自己的理想主义者的追梦之旅。

 

【祝福北大120周年】

北大可以说是中国历史上非常特殊的大学。中国走到今天,北大在中国历史发展当中的地位,应该如何保持和发扬?这个是一个北大学子比较关心的问题。所有的大国背后都有大学,先有真正的大学,然后成就所谓的大国。中国要实现民族复兴,实现中国在世界的腾飞,需要大学,需要真正的大学。能够承担这个历史使命的大学,应该是北大。希望母校能够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能够为中国社会的发展,发挥更大的历史作用。


北京大学 北京大学深圳研究生院 北京大学深圳研究生院校友会 北京大学120周年校庆官网

联系我们:深圳市南山区西丽大学城 北京大学深圳研究生院 电话:0755-26035866 传真:0755-26035833

© 北京大学深圳研究生院Powered By its.pkusz.edu.cn 粤ICP备12081285号

扫一扫关注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