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峻:人生的攀登者

来源:《北大人在深圳》第一辑  访问量:2430


个人简介:

曹峻,88级北大城市与环境学系本科,99级北大地貌学研究生。北大山鹰社第二任社长,深圳市登山户外运动协会副会长,深圳市公益救援志愿者联合会会长。他是一位登山者,曾登顶过世界第一高峰珠穆朗玛峰,并抵达北、南极点;他是一名成功的企业经理人,曾供职于万科、凯乐石,现任华大运动的CEO;他还是民间登山团体的负责人,一手创办深圳登山协会并担任副会长、深圳市公益救援志愿者联合会会长,致力于推广户外安全培训、培养具备系统知识的户外教练。

《诗经》中记载:"鹰飞戾天",《沁园春.长沙》也说到:"鹰击长空",雄鹰争强好胜,气势非凡,在天空中勇猛地搏击,总是给予每一个有志之士以强烈的震撼力和驱动力。于曹峻而言,他是在享受着云天万里的辽阔中练就了自己的一双有力的翅膀,是在苦难艰辛中成长出来的,所以不甘安逸,胸怀大志,翱翔天际。


缘结山鹰


 “从动物园坐332路公交,到北大南门下车去报道,报到完以后就有师兄师姐蹬个三轮,一次收好几个学生行李送到宿舍。当时觉得很亲切,马上就融入到这个校园里了。”1988年,怀着北大人的家国情怀、到最高学府实现一个男孩子梦想的目标,曹峻第一次踏入北大校门。80年代的校园,在曹峻眼中充满浓浓的回忆,虽然当时住的是条件不算太好的筒子楼,但园子里的历史建筑,如伫立在未名湖两岸的德才均备斋、南北阁,庭院深深的静园,让曹峻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也是现如今他作为校友回到校园时“寻找回忆”的地方。

曹峻在北大的时光里,最深刻的烙印来自一个社团,这个社团成立于曹峻进入北大的第二年——1989年,北大山鹰社成立,是全国首个以登山、攀岩为主要活动的学生社团。就在一年前,中日尼三国组成联合登山队,完成珠峰双跨,实现了人类在珠峰顶上会师的目标,这一壮举点燃了全国登山运动的兴起;1989年初,曾与登山运动有密切关系的首都高校,如北京大学、中国地质大学、中国石油大学等成立了首都高校登山协会,而从50年代开始就开始参与国内登山、科考活动的北京大学,其悠久的登山历史延绵不断,内化而生,在1989年3月成立了“北大登山协会”。4月1日,愚人节的当天,山鹰社正式成立,这个在其他人看来是“假的”的社团,却在未来的近30年里成为一个传奇。怀揣着对未知的好奇,曹峻加入了山鹰社,怀着朦胧向往的他,幸运成了第一批“山鹰”。7年的北大生涯,于曹峻而言是不仅是见证学校的变迁,更是见证山鹰社的成长。


1524462741089071812.jpg

1992年毕业前夕和山鹰社在金仙庵的活动中(前排左二为曹峻)


正如这山鹰社的社歌:“存鹰之心于高远,取鹰之志而凌云,习鹰之性以涉险,融鹰之神在山巅”。在天空中翱翔的鹰,它们敢于面对大自然的艰辛和困难,翱翔在蓝天之上,这是山鹰社取名由来,第一批社员们希冀用登山这种方式去锻炼身体、磨炼意志。

北大山鹰社,是中国民间登山的一个先声与缩影,而曹峻则成为山鹰社最早飞出来的登山者之一。曹峻现在还清楚的记得,在顺利加入山鹰社后,第一批社员马上开始了训练——在怀柔的国家登山队训练基地,早春时节乍暖还寒,社员们带着在学校买的油饼、咸菜就着水吃,当时的中国登山协会主席史占春看到了,让基地的食堂做了一大锅鸡蛋汤,热腾腾地分给学生。山鹰社经常在北京周边进行登山训练,曹峻第一次和师兄们爬香山,爬完第一趟后,山鹰社社长-86级地质李欣说:“咱们爬一趟好像训练效果还没有达到,但是有事的可以先回去”,于是剩下一半的人继续爬了第二趟;第二趟下来之后李社长又说:“爬两趟还没有到极限,但是有事的可以先回去”,于是只剩下6、7个人爬第三趟。还没走出50米,李社长说:“行了,不用爬了,我就看有多少人能坚持下来。”而当时留下来的人,基本都是后来山鹰社的骨干,曹峻就是其一。


1524462785575025525.jpg

1990年攀登青海玉珠峰时的合影


在这种坚忍不拔的努力下,山鹰初次亮翅便轰动了全国——1990年8月23日,北大登山队攀登东昆仑玉珠峰(6178米)成功,这次首创性的成功不仅开辟了北京大学新时期的登山史,时任中国登山协会常务副主席王凤桐更言:“开辟了中国群众性登山运动的新纪元”。

曹峻喜欢在社团中与其他专业的师兄师姐接触,一起去登山、一起流汗、一起设定攀登目标、一起想办法解决困难。攀爬中的同学情给曹峻带来强烈的归属感,这使得登山的意义之于曹峻更为独特。在北大,曹峻除上课考试之外,将其他的时间都用在山鹰社里:训练、越野和做登山准备。其中,登山的准备工作还包括与登山协会教练沟通和拉赞助。1993年为了攀登青海格拉丹冬,山鹰社社员找到银多方便面工厂,厂家说没有那么钱赞助,但是可以赞助5万包方便面,于是社员们用了两个多月的时间,踩着三轮车拉到北大附近的小卖部布货、定期结账,换取了3万的登山资金。

作为一个在北大、也是在全国备受瞩目的“特殊”学生社团,山鹰社每次对母校的献礼也是“不走寻常路”。2008年北大百年校庆的时候,山鹰们攀登8201米卓奥友峰,为母校献礼。十年后,2018年,山鹰社将联合富有登山经验的部分校友攀登世界最高峰珠穆朗玛峰,为北大120周年华诞献礼。北大不断进步、积极向上的精神,蕴含在一步步向上攀登的脚印中。

山鹰社对于曹峻而言,更多的是成长和感动。在2009年山鹰社20周年的时候,回归活动上山鹰社提炼了三个主题词:成长、责任和爱。雏鹰在社团里获得成长,感受到代代相承的责任,“而贯穿始终的核心就是爱,一个是对这项运动的热爱,一个是对这个组织的热爱。”曹峻坚定地说到。在曹峻的人生当中,一大半时间都是跟山鹰社有密切联系。离开家乡的独立生活里,山鹰社带给了曹峻包括磨难,成功和失败的经历,帮助形成了他不断攀登的人格。

 

北鹰落鹏城


北鹰南飞,化而为鹏。深圳,又称鹏城,高楼平地起,沧海变桑田。一座新城的崛起,让一代又一代的年轻人开始探寻年轻和成长的意义。2002年曹峻研究生毕业后直接赶赴深圳,这几年扎根深圳,从产学研基地、万科、深圳登山协会到现在的华大运动,他一直致力于登山运动的推广和普及。

在曹峻的印象中,深圳是一个天然对移民是没有任何障碍隔阂的地方。在西藏登山大会当登山教练时,曹峻认识了一帮深圳的山友,因为这个机缘,当研究生毕业以后,曹峻便决心来到深圳。

深圳,年轻,有活力,年轻人多,而登山是新鲜和有个性的运动,可以让大家在工作之余缓解心理上的压力。在曹峻的记忆中,这种“交流活动”特别多,下班聚一聚,打球,吃饭,或者周末的时候去爬山。曹峻在谈及他毕生挚爱户外运动的时候,眼神中充满着坚定与自信。曹峻以深圳最高峰梧桐山为例,他认为走梧桐山的台阶路是一个很轻松的交友的路线,但如果是走梧桐山百年古道的土路需要做的准备越多。如果行程是两天,还要带帐篷、睡袋和找露营的地方。最后总结为运动复杂度越高,要求提前做的准备越多,登山后会有更强的成就感。


1524462810501054448.jpg

在深圳最高峰梧桐山顶


深圳市登山户外运动协会将曹峻和深圳联系在一起。2006年,曹峻做出了一个让人难以能理解的举动:从万科辞职,专职于深圳登山协会的工作。这样做意味着薪水只有在万科工作的三分之一。在深登协中除去财务人员外,曹峻是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专职人员,一切都要他亲力亲为,白手起家,曹峻的勇气不可谓不大。“钱,什么时候都可以挣,但有些事现在不做,以后就没有机会了。自己的登山经历、几次山难和人数激增的户外运动爱好者让我意识到这是我当时必须做的事,就辞职去做了。”曹峻回忆道。雪线之上,攀登是一种信仰。对于“以山为家”的登山人,对未知领域的探索,虽有风险,但不会后悔。而他能做的,是从技术层面上去帮助更多登山人积累提升,更稳健走向心中的山。

为了不辜负自己的选择,曹峻全身心地投入到深登协的工作中去。他先去香港学习先进的户外培训经验,回来之后又自己琢磨教案,自己授课,培养了一批优秀的户外教练,而这些人现在正活跃在各个户外俱乐部,带领着无数户外爱好者走进大自然。并形成两个方向的公益活动,一是组建一个山地救援队;二是做青少年户外的教育,通过在深圳周边的地区去开辟一些适合青少年走的路线,给青少年接触自然的场地。不仅着手培养教练,曹峻还致力于推动成立深圳山地救援队、建立户外及登山培训体系,通过他的努力,深登协成为国内户外领域最规范、最成体系并最有成效的登山机构。曹峻这种不顾现实利益的选择,背后寄托的是对户外登山浓浓的爱,以及山鹰社传承给他的理想主义情结。

曹峻在深圳登山协会花了差不多十年的时间,目前的山地救援队已有300多人正式的在编队员,还有300多人的后补队员,登山协会已经慢慢开始走入规范,形成良性的运转机制。这时候的曹峻注意到了户外运动的一个新指向——生命科技与人类健康,“如何更科学的运动”使曹峻萌生了思考,也成为他下一步攀登的落脚点。


科技助力,精准运动


2017年11月,一场 “科技+马拉松”在南方科技大学校园内举行,科技元素在本次科技接力马拉松中充分呈现,其中华大基因将提供相关基因检测服务以测试参赛选手的健康状况。曹峻作为华大运动CEO向媒体表示,为了区别于普通的马拉松赛事,组委会将参照华尔街运动会的十项全能比赛,设置了划船机、跳绳、翻轮胎、引体向上、六角反应球等趣味赛事,在锻炼参赛选手耐力的同时,考验其综合素质。

而曹峻与华大的机缘在十年前就已埋下伏笔。2007年,华大基因董事长汪建就向曹峻抛出了橄榄枝,希望曹峻能去华大基因。当时的曹峻刚到深圳登山协会,“基因”与“地理”的跨界在他看来难以找到方向,而在十年的沉淀后,曹峻发现了科学运动的奥秘,改变了自己的选择进入华大基因,成为华大运动的CEO。


1524462837830034079.jpg

曹峻在深圳湾体育场


2016年,华大基因宣布成立华大运动,正式进军精准运动。华大运动董事长朱岩梅表示:“运动对人性的管理、对团队的建设、对领导力发挥着极其重要的作用。希望运动带给人变化,认识到自己的极限,每个人都能够享受其中。”曹峻说,精准运动是将传统运动、大数据和精准医疗结合,探索在现代科学技术下人的健康发展。而深圳在基因、生命健康领域的投入较大,研究较为领先,也为曹峻等先行者提供环境。

我国体育产业“十三五规划”确定了到2020年全国体育产业总规模超过3万亿元的目标。在当前的创业大潮,人们的身体本身也正在成为新的“风口”。华大运动的口号是“生命在于科学的运动”,旨在通过基因科技服务的是人的健康。曹峻说,现在传统的医学是从细胞、组织、器官再到个人这几个层次诊断病情。治理的思路是将疾病细胞杀死,但不能阻断形成疾病细胞的机理,比如肿瘤细胞会继续形成和扩散。所以华大运动旨在从DNA层面到转入蛋白小分子层面,将DNA复制的整个环境变得更加有序,让其出现恶性突变的可能性越来越小,运动和饮食在这个过程非常重要。华大运动目前的主营业务为基因检测服务,包括肤质基因、运动基因、遗传性心律失常、运动代谢等检测,对企业员工进行体质监测指导干预,为赛事活动进行科技服务支撑。而华大运动旨在推进全民健康生活,继续制定实施全民健身计划,普及科学健身知识和健身方法。

曹峻表示,常规的检测方法包括体检和体测,检测外在的运动能力,这些指标叠加在一起就可以提供针对性的运动建议;更进一步则检测身体的代谢水平,如维生素、激素、氨基酸等,这些在一般医院很难检测,而华大运动则填补了这方面的空白,用科学方法检测血液中营养素含量,帮助DNA在转入形成蛋白小分子到细胞的过程越来越有效,减少恶性突变的可能性。在“运动能力-体检指标-跨组学指标”三个层次上树立科学的检测体系与指导建议。


走到世界“尽头”


在曹峻的前半生里,攀登过近30座雪峰。在攀登珠峰之前,他在新疆登山滑雪时不慎扭伤了右膝,前叉韧带断裂。但曹峻果断选择了韧带重建手术,从卧床到一步步可以正常行走,再到慢跑、游泳、徒步、越野,他在半年的时间内实现了康复。

攀登珠峰是曹峻登山生涯中的重要一笔,回忆起登峰的过程时,曹峻如数家珍。珠峰大本营是5200米,到6500米是个前进营,登山者的给养是由牦牛驼到6500米,而从6500米往上是需要靠登山者自己负重15公斤前行,从7790米需要吸氧,8000米的地方溶氧量大气压只有海平面的30%,负重增加。因为海拔高气压低,适应气候环境需要缓慢、台阶式的适应。曹峻一行人到拉萨3600米处适应一周、定日县适应三天、大本营适应一周、前进营适应十天,一直这样休整、前进,波浪式前进,从而使得身体适应低压低氧环境。而在抵达珠穆朗玛峰峰顶时,曹峻说道,那种景象仿佛是在另一个星球上,8000米的平流层是飞机才会飞到的高度,云都在脚下。8000多米的地方是平流层,往下俯视会清晰地看到脚下的全景。当他抬眼看几十公里以外的地方,那是好几个礼拜以前他还在的位置,他是一点点挪上来挪到这个位置,一点一点……没有人生而伟大,但登顶时刻见证攀登过程的伟大。


1524462857794042547.jpg

2013登顶珠峰


1524462874633078944.jpg

2010年在南极洲最高峰——文森峰顶


1524462896419098887.jpg

2017年深圳新年马拉松


地球的三个极点——珠峰峰顶、南极和北极,曹峻都用他的脚步去丈量过,在这过程中他体会和忍耐着孤独。而曹峻解决这种孤独的方法是判断路线,先锁定方向,把大目标分为小目标,把长期的目标细化,形成一个一个小目标,然后实践每一个目标。这个在登山时候养成的习惯贯穿到曹峻的生活中,他会花时间来评估每天的目标和状态,不断调整自己的状态。

三十年的登山生涯,他也从昔日雏鹰,成长为一只“老鹰”,正衔着薪火相传的火种,带领更多小鹰们,飞向新的山巅。当谈及对年轻师弟师妹的建议时,曹峻着重强调年轻时候就应该有运动的习惯。在你年轻时将一项体育运动作为爱好,持之以恒,好处在于这项运动不仅可以让你的身体更健康,也可帮助你认识一群志同道合的好友。

2018年,北京大学将迎来120周年生日。山鹰社将攀登珠峰来纪念北大120周年华诞。为了顺利完成这项任务,山鹰社已于17年春季完成珠峰北坳徒步,并在秋季完成了攀登卓奥友峰,预计18年5月中旬登顶。“北大的学生实际上是非常活跃的,非常有个性,登山可能也是一种个性的释放。”曹峻说道:“但与此同时学生社团的管理又是非常有序有纪律的,北大人的个性和自我管理的理性,是奉献给母校的最好的礼物。”

雄鹰有矫健强劲的双翼,可以不受羁绊地自由翱翔于天际,浩瀚的天地,变幻的风云,在它的眼底一览无遗;它飞翔于天地风云之间,自然有说不出的力量和勇气。在这样雄壮广阔的环境中成长起来的鹰,是明知有危险,也一定要去尝试、去探险的。因为与生俱来的使命,因为对登山真正的热爱,在山鹰和伟大的登山者心中,是没有懦弱、没有屈服、没有胆怯,没有放弃的,于他们而言,挑战是一种本性,探险是一种享受。这就是曹峻,鹰击长空,踏浪凌波,一直在人生的道路上攀登前行。

【祝福北大120周年】

我上学的时候,北大的学生都有非常强的民族使命感,觉得做什么事情我都应该是冲到最前面,国家发展的责任感和民族富强的使命感非常强。我觉得北大的120周年,其实是我们民族从动荡,走向复苏、富强的过程,所以北大应该当仁不让地去承担复兴中华这一民族使命。而对于我们学生而言,也应该要有这种一种使命感和一种责任心,要发挥当仁不让的精神。我希望这120周年,是北大对这个国家、对这个民族的一种承诺或者是一种宣誓。


北京大学 北京大学深圳研究生院 北京大学深圳研究生院校友会 北京大学120周年校庆官网

联系我们:深圳市南山区西丽大学城 北京大学深圳研究生院 电话:0755-26035866 传真:0755-26035833

© 北京大学深圳研究生院Powered By its.pkusz.edu.cn 粤ICP备12081285号

扫一扫关注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