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顺:放眼世界的中国高僧

来源:《北大人在深圳》第一辑  访问量:916


个人简介:印顺大和尚,字源利,湖北襄阳人。2000年于深圳弘法寺礼本焕长老为师剃度,为临济宗第四十五代衣钵传人,次年依广东云门寺佛源长老圆具。云门佛学院禅修班毕业,北京大学哲学系宗教学专业研究生毕业,并于2009年获得泰国朱拉隆功大学佛学博士学位。现任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海南省佛教协会会长、深圳市佛教协会会长,全国政协委员、中华文化促进会副主席,深圳弘法寺方丈、三亚南山寺方丈、尼泊尔中华寺方丈。

 

在进入方丈室前,一个年轻人在门前就跪下了。他双手合十,很是激动,对印顺大和尚说:“师父,我从上海来,专程来拜。他们说我如果有缘,说不定能见到师父您,真的见到了……” 印顺大和尚微笑着,低下头看着他,慈祥地摸了摸他的头。

身为弘法寺的方丈,对这样的场景,印顺大和尚和围绕在他周围的弟子们都屡见不鲜。短暂停留片刻,印顺大和尚和弟子们继续朝前走。穿过曲折的走廊,是一个小四合院,这是印顺大和尚起居生活的地方。走到庭院的中央,他双手张开,望着天空,停滞了几秒,突然对着太阳夸张地打了一个喷嚏。声音之大,把周围的人都逗得哈哈大笑。


1524463345049047596.jpg

印顺大和尚近照


《维摩诘经》上说,直心是道场。印顺大和尚从来坦诚示人,这也让他与社会大众的关系更加亲近。大乘佛教以自利利他、普度众生为使命,身为荷担如来家业的佛门高僧,唯有走入大众,才可能度化大众,对大众提供切实的帮助。

印顺大和尚乐于承担这样的角色,也乐于承担这种角色所带来的责任与期待。人生于世,各有分工,他认为这种角色跟普通人是一致的。“在家里,你是一个儿子,一个丈夫,或者其他角色。作为儿子,你的角色扮演好了没有?作为丈夫,你的角色扮演好了没有?或者在单位里作为员工,你扮演好了没有?”而他唯一区别于世人的地方,就是他所承担的是“和尚”的角色。“和尚是‘和和为尚’,倡导众生的和谐、社会的和谐、内心世界和外部世界的和谐。” 印顺大和尚在举手投足、只言片语之间,展示出一种亲切明达的人格魅力。

 

北大求学:校门与佛门


谈起北大,印顺大和尚的态度是十分诚恳的。“外界常说我是北大人,我总觉得这名号像是偷来的。”他说他并没有拿过北大的本科学位,只是在北大呆了两三年,上了哲学系宗教学专业研究生进修班。

但这两三年对印顺大和尚而言是意义非凡的。去北大进修,是印顺大和尚自己的主意。当时他已经出家,在本焕长老身边呆了两年,每天诵经、拜佛,但寺院的环境毕竟太过单一。初入佛门,对于社会人用何种方法来研究宗教,政府、学界、学生等社会各阶层用何种眼光来看待宗教,印顺大和尚内心都充满疑问。

带着这两个问题,印顺大和尚北上求学。在北大,他幸运地碰到了各个领域的教授与学者,与他们一对一交流、探讨。他笑称自己并不是一个安分守己的学生,在北大的时候也并不乖乖上课,更多的学习与体验是在课后单独找同学、教授聊天而获得的。尽管有时候因为观点不一而发生碰撞,但这种充满志趣的交流一直到他离开北大之后仍在不断发生。

谈起当年熟识的教授,印顺大和尚如数家珍,他说包括“汤一介、乐黛云贤伉俪、当时还年轻的王博,也有袁行霈等老教授”。他接触的学者涉及多个学科,宗教、哲学、社会学、政治学、经济学等等,而这也为他日后在弘法寺大刀阔斧地进行文化和管理的改革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他笑称,在北大的那几年,“几乎没闲着了”。

他的收获是巨大的。 在不断的观点交流与碰撞间,他形成了一套自己对宗教的理解,并对宗教与社会、政治的关系有了新的认识。他认为,宗教不应当高高在上,而是应当服务于大众,服务于社会生活。“时代需要才有佛,时代不需要,哪里来的佛?融于时代也是修行所必须的,六祖慧能大师早就说过了,佛法在世间,不离世间觉;离世觅菩提,恰若觅兔角。”

佛教应当首先有一个清晰的功能定位,其次再发展出保障该功能定位的思想体系与组织体系。这样的认知,让他在寺庙弘法与管理改革上得心应手。

从北大毕业之后,印顺大和尚与北大的联系依然紧密。他注意到,中国历史上曾多次编纂过《佛藏》,也多次编纂过《道藏》。直至20世纪80年代,我国又编纂出版了《中华大藏经》。我国的传统文化格局,长期以来基本上是儒、释、道三分天下的,然而却一直没有编纂出一套《儒藏》,这不仅与儒家在中国传统文化中的主流地位极不相称,更不能满足传统文化整理与研究日益广泛深入的需要。尽管是一个佛教徒,印顺大和尚也动员北大的教授与学者编纂《儒藏》, 通过对各家的典籍文献进行系统整理,以便保存和利用,以达到继承和发展中国文化的目的。

2002年,北京大学启动《儒藏》编纂工程,由汤一介任委员会主任。为支持 《儒藏》编纂委员会的工作,印顺大和尚征得师父的同意,以本焕的名义捐赠130万元,这是《儒藏》编纂委员会的第一笔启动资金。至今,《儒藏》最后一页的捐助者名单仍然留着本焕长老的大名。汤一介、乐黛云夫妇与深圳弘法寺的联系也因此而更加频繁。2005年,他们二人南下深圳,在弘法寺进行演讲,并聘请印顺大和尚为北京大学儒藏编纂客座研究员。

借助在北大读书期间所认识的教授、学者的力量,2011年,印顺大和尚成功地建立了北京大学与深圳弘法寺之间的合作,二者共建佛学院。

本焕学院(前身为弘法佛学院)是深圳第一家佛学院,由印顺大和尚任院长。本焕学院在坚持传统佛学院优点的同时,也借鉴了社会高校的现代化管理模式,学院面向社会招聘名师,并把教师送到北大进行培训。北京大学哲学与宗教学系素有重视东方宗教哲学特别是佛教研究的传统,致力于培养宗教研究和工作的专门人才,与弘法寺达成合作办学是“是我国国民教育与宗教教育进行资源共享、优势互补的积极尝试”。


1524463362319068674.jpg

印顺大和尚与悉尼大学学生合影


在利用北大资源的同时,印顺大和尚也不忘回馈北大,支持北大的宗教与哲学研究。2008年,在印顺大和尚的主持下,深圳弘法寺资助北大设立“弘法奖学金”,面向北京大学的博士生与硕士生,支持他们进行佛教与中国传统文化研究。印顺大和尚表示,自己多年来一直被楼宇烈等教授、被北大精神感动着,愿将这份善念甘露与青年学子分享,在庄严国土、利乐有情、改善社会、引领风气的道路上,与北大同愿同行。

 

面向世界的现代化寺院


深圳是中国的经济特区,不仅在经济建设上要成为典范,同样在道德建设、人文精神的提升上也要成为典范。早在 2007年深圳市两会期间,就有人提出提升深圳城市人文精神的建议,当是就得到了热烈的响应。因此,深圳弘法寺于2006年下半年,把构建“人文佛教”平台放进日程。

对于佛教如何奉献社会、服务社会,印顺大和尚有自己的一套做法。比如,当年深圳有将近20万越战退伍老兵,对他们的管理一直是政府比较操心的问题。弘法寺组织义工、佛教徒走访社区,与越战老兵交朋友,倾听他们讲述当年的故事,让他们感受到温暖与关怀。他们回忆起了当年对祖国奉献的那种状态,在感动听者的同时,也感动了自己。对于深圳市的2845户贫困户,弘法寺也采取了同样的办法,在政府资源再分配的同时,佛教徒与义工参与,与每个家庭做更加紧密的情感交流与爱心交流。三年下来,贫困户减少到了1100户。

诸如此类的例子还有许多。弘法寺总共开设了27个进驻社区,服务社会的项目,而其中24个都纳入了政府公共采购,成了政府管理的有利补充。弘法寺用佛教的精神来帮助社会,但绝不大张旗鼓地打着佛教的名号,在各个社区不打佛教旗子,不贴佛教海报。


1524463385932000796.jpg

印顺大和尚主持法会


印顺大和尚认为,佛教的内核本身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是一致的,比如佛教讲感恩、包容、结缘、分享、信仰,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包括富强、民主、文明、和谐,自由、平等、公正、法治,爱国、敬业、诚信、友善等。“弘法寺严格按照奉献社会的精神,贯彻感恩、包容、分享、结缘,信仰、良心、因果、道德的二八方针,与共产党讲求的作风是一致的。”

与此同时,深圳身处改革开放的前沿阵地,而弘法寺也理当比普通寺院更具有现代理念。从北大回来之后,印顺大和尚在处理宗教和政治、和社会、和这个时代的关系上显得更加游刃有余,也在弘法寺开始了对寺院的管理模式、文化模式等大刀阔斧的改革。

开山祖师本焕长老以前总是强调,一个寺院要有自己的风格,否则就流于平庸,隐而不显。根据师父的禅门理念,印顺大和尚提出了“以道风建设为中心,以慈善事业和佛教文化为两翼”,构筑中国面向世界的弘法利生平台的理念。

“你必须首先学习,你能把握多元的历史就能把握多元的未来,改变的是时空,不变的是规律。”印顺大和尚对照佛教历史,立足于当下,总结出了自己对当今佛教的认识。他认为,改革开放三十多年,传统的宗教关系已经被颠覆了。传统观念中对佛教所形成的刻板印象大多来源于古代以小农经济为基础的佛教。但如今,中国已经“从农业文明进入到了现代文明”,如果佛教还套用之前的传统模式与管理系统,就会导致其管理上的低效与发展上的滞后。因此,诸如寺院的管理、设备,佛教服务的能力,以及佛教的传统体系,都要与时俱进,做出相应的调整。


1524463409625004454.jpg

印顺大和尚主持万人祈福法会


对于寺院管理,印顺大和尚在坚持佛教传统的同时,辅以现代管理理念,制定了弘法寺“以戒为师,以人为本,以法治寺,旧新结合,以修为主,有序推进”之方针。弘法寺启用了社会化管理机制,与相关物业、安保、绿化、卫生、日常用品采购等专业公司签订协议,让有相关资质的人员来参与管理。寺内公共区域的卫生和安保工作有公司负责管理,寺院对以上工作进行统一管理和指挥。这在国内佛教界还是前所未见的。如今弘法寺的管理办法,以传统的寺院管理为基础,结合了周边国家寺院的管理经验,不断改进,如今已经渐趋成熟,成为各地许多寺庙学习借鉴的对象。

没有规矩,不成方圆。行事规范是非常重要的。印顺大和尚在本焕长老的亲自指点下,借鉴历代祖师所制定的丛林仪规,结合现代社会的实际,组织、整理出版了一套《中国汉传佛教丛林仪规》,并用现代的传播手段组织拍摄制作成教学片,里面包含了汉传佛教108个仪表仪规,如上殿、打坐、做佛事等等。此举对汉传佛教传统规约的梳理及规范发展意义深远。

同时,作为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印顺大和尚的考虑并不囿于他管理的寺庙,他喜欢从全局来看问题。他希望弘法寺就像是一个试点,在发展的过程中,遇到了什么样的问题,出现了什么样的后果,都是中国寺庙探索可贵的经验。他也注意研究周边国家和地区的寺庙,经常会考虑类似问题人家是如何应对的。他不断地总结与思考,逐步摸索出一个类似模板的佛教寺院操作流程。他的雄心壮志是“向世界输出中国制造”。

印顺大和尚认为,佛法智慧博大精深,可以服务于社会的各个层面,甚至是政治层面。比如说,南海区域大多国家都是佛教国家或以佛教为主要宗教的国家,彼此在政治上、文化习俗上也许会有一些壁垒,但佛教信仰却是相通的,具有超越国界和诸多障碍的穿透力。从十年前开始,印顺大和尚做了很多参访工作,足迹遍及东南亚各地,结交了许多佛教界、文化教育界乃至政商界的好朋友,他们在国际民间交流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印顺大和尚提出了“南海佛教”战略——通过与各国宗教领袖、政府高层、学界代表等建立联系等,有效扩大中国佛教的影响力、传播力和美誉度。2016年,在印顺大和尚的努力下,第一届南海佛教深圳圆桌会胜利召开,并取得巨大成功。此次圆桌会发布了《南海佛教深圳宣言》,罗列了南海各国佛教界达成的五项共识:一、同礼佛陀,存异求同;二、同护南海,苦乐与共;三、互派学僧,互译典籍;四、遍行慈善,资源互补;五、常设论坛,互联互通。

印顺大和尚认为,只要世界各国的佛弟子共同点燃智慧之灯,继承佛教优良传统,秉持慈悲包容理念,回应时代发展要求,凝聚向上向善的力量,引导众生离苦得乐,推动不同文明交流互鉴,宣导不同信仰和谐共生,携手促进世界和平事业,就一定能够为推动建设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宏大愿景做出积极贡献。

 

从佛学博士到现代方丈


出家之前,印顺大和尚原本想去做新闻工作,但一位长辈反复给他做思想工作,说他不适合当记者,因为“你这个人第一太能写,第二又太能说,但是对这个社会又不是真正的了解,最后的结果不是祸国就是殃民”。后来,印顺大和尚听从了长辈的建议,没有去当记者从事文字工作,而是一头扎进基层,与各个阶层打交道,活跃于湖北新闻界和商界。回忆往昔,印顺大和尚十分感谢这段工作经历,让他能够“真正地沉下去”,扎根基层,了解社会。

2000年,当时的印顺大和尚还未踏入佛门,与朋友同来深圳,偶然来到弘法寺。当时的方丈本焕长老第一次见面便拉着印顺大和尚聊了三个小时,告诫他无论如何一定要出家。后来印顺大和尚离开弘法寺之后,每晚10点都会接到本焕长老的电话,即使他换了四个电话号码也无济于事。谈及这段经历,印顺大和尚显得既无奈又感动:“这是大千世界在你面前展现出的美丽的画卷,从恐惧到麻木,从麻木到感动,从感动到责任。”当时他想,如果能够改变佛教界的现状,那就出家吧。


1524463441669090563.jpg

印顺大和尚在海南博鳌论坛演讲

1524463462092088419.jpg

印顺大和尚在海南博鳌论坛参加活动


大概是因为之前的世俗生活经历,出家十多年后,印顺大和尚也与传统概念中的“出家人”略显不同。在出世与入世之间,印顺大和尚显得格外游刃有余。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海南省佛教协会会长、湖北省佛教协会名誉会长、深圳市佛教协会会长,全国政协委员、中华文化促进会副主席,担任深圳弘法寺、海南三亚南山寺、尼泊尔中华寺等多家寺院方丈……他的头衔长得让人难以在一分钟内念完,而这么多头衔也意味着难以想象的工作量。每天都有太多事情等着他去处理,太多人等着见他,往往在短短半个小时的午饭时间,他就需要陆续接待好几拨客人。尽管是赶场式的走马观花,但他尽力把每一拨人都照顾得很好。用餐的时候,他给所有人盛汤、夹菜,自己顾不上怎么吃。

尽管忙碌,他的生活却能一直保持着稳定的节奏,波澜不惊,淡定从容。印顺大和尚每天十一点睡觉,三点起床,拜佛、诵经,直到七点,吃早饭、散步,然后开始读书,一直到中午十一点,下山会客、吃饭。下午一点到两点则是他雷打不动的午休时间。午休后,再下山,会客。

这样的作息规律,是本焕长老留给他的。还在当侍者的时候,本焕长老每天三点钟起床,印顺大和尚“作为跟班自然也不敢三点一刻起”,否则师父就会到他的房间里去“啪啪啪”打他三下。

印顺大和尚每个月至少要读五本书。在每天处理寺院各种事务、接待各类人士的间隙,保持这样的阅读量并不容易。他读的书种类繁多,并不局限于佛教。他把自己读的书分成四类,第一类就是佛学相关的,第二类是关于新型宗教的,第三类是前沿科学,比如量子力学等,而第四类则是社会科学,关于历史、社会政治之类的。

但与此同时,他也大方承认,自己并不上网,甚至连微信也没有,在像他这个年纪的人中这并不多见。他说自己“笨得很”,不会上网,但这看起来更像是一种出于自觉的选择。毕竟,在大多时候他的身边总是围满了人,无需手机;而众人散去,独处一室,是难得的的专注与宁静时刻,手机更像是一种累赘。

本焕长老的舍利就供奉在餐厅旁边的佛堂。饭前,印顺大和尚会脱鞋进入佛堂,在本焕长老像前拜倒磕头,才默默转身出门。他的态度极其虔敬,如同十几年前,他受本焕长老感召,入室成为其衣钵弟子之时一样。如今他仍然在为了当年出家时所立下的目标而努力着——改变佛教界现状,为社会道德体系的重建做出自己的努力。

 

【祝福北大120周年】

希望北大能够为我们国家安心,为民族安魂,希望所有的北大学生都能够有使命和责任,充满激情,胸怀天下,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做出应有的贡献。希望我们所有的和北大有缘的人都可以被北大精神所鼓舞。


北京大学 北京大学深圳研究生院 北京大学深圳研究生院校友会 北京大学120周年校庆官网

联系我们:深圳市南山区西丽大学城 北京大学深圳研究生院 电话:0755-26035866 传真:0755-26035833

© 北京大学深圳研究生院Powered By its.pkusz.edu.cn 粤ICP备12081285号

扫一扫关注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