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俊:读懂数字生命

来源:《北大人在深圳》第一辑  访问量:1587


个人简介:王俊,研究员,博士生导师,曾任华大基因CEO,华大基因研究院院长,现为碳云智能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CEO。1992年进入北京大学就读生物物理学专业;1997年本科毕业被保送攻读北京大学人工生命专业硕士研究生;后又继续在北大攻读博士学位,取得生物信息学方向博士学位。曾获国家杰出青年、973首席科学家、新世纪百千万人才工程国家级人选、国家杰出专业技术人才、《自然》杂志2012年度全球科技界年度十大人物、《财富》杂志评出2013年度全球40位40岁以下精英、凤凰卫视2013年 “影响世界华人大奖”等荣誉。 

 

2017年9月19日,王俊的个人微博上发布了他在TED的最新演讲,并配文“给这个talk时重病缠身,看得出来吗(捂脸)”。目前作为碳云智能——一个创立不到两年、已估值近10亿美金、被期待是下一个“独角兽”公司的创始人&CEO,王俊可能会把生病当作另一种观察自身状态的方式。虽然已经“蛰伏”一年多没有接受媒体采访,但我们依然能从密切的新闻报道中看到王俊与碳云智能在“懂生命”的道路上所付出的努力。9月21日,我们在王俊的办公室见到了他。


认识叶子与机器瓢虫


王俊16岁就考入了北京大学,抱着“离家远一点、出来闯一闯”的想法到了燕园,一呆就是十年时间。这个来自江苏东台的小伙子虽然是班级里年龄最小的学生,但由于个子高,在军训期间还当了班长。


text-21-1.jpg

军装照


出于兴趣,王俊选择了生物学作为自己的专业,但渐渐他发现,生物学的学习基本上就是“认叶子”和做实验——植物学就是数有多少片叶子,解剖学就是解剖,生物学就是做实验。“那个年代的生物学基本上是认知科学和实验科学,不是数据科学”,王俊说。

不想只认叶子和做实验的王俊本科期间遇到了数学系出身的导师李松岗,于是他开始深入了解数学、物理和计算机,辅修数学和计算机科学。多学科的交叉让王俊感觉到“好玩”,四年的深耕学习让他做出了直至今日都会在演讲中介绍的本科毕业论文——他设计了一只“机器瓢虫”,通过算法、神经网络的方式,让机器瓢虫模拟自然瓢虫的行为方式。通过不断自我学习、自我迭代,过了十几万代以后,机器瓢虫可以进化出跟自然界里面完全一模一样的方式。

机器学习的能力给王俊很大的震撼:“一旦计算机可以学习,整个世界都不一样了。”回首看来,这只“机器瓢虫”似乎成为了王俊用半辈子、并将用下半辈子探索的“数字化生命”事业的开端。


1524464897052051618.jpg

王俊学习照


多学科、多领域的学习带给王俊的并不是埋头苦读的求学生涯,旺盛的精力、自由的性格让王俊在燕园的学习生活中游刃有余。“我不是一个特别天天念书的人,”当过导购、卖过衣服、修过机器、端过盘子、做过家教,王俊的打工经历十分丰富;课业和打工之外,王俊把广泛的兴趣投入在学校的社团中,打篮球、徒步、登山、骑自行车,即便有一些没有参加核心活动,但不少社团里都有王俊活跃的身影。

在园子里度过了本硕博十年,王俊接触到不少北大的老师,许多让他现在仍记忆深刻。王俊喜欢睡懒觉,然而这也并不影响他为了听分子生物学朱圣庚7点半的课而早起;教植物学的汪劲武,经常走着走着就蹲下来观察植物,北大边边角角的植物他都能说出界门纲目科属种;王俊的导师李松岗,兰州大学数学系出身,“非常知识分子的感觉,”从他的身上学到不少的东西。在王俊看来,老师是一种“先行者”的角色,从他们身上不仅能收获知识,更能习得怎样思考人生的方式。王俊提到的这些老师,如今都已在北大生命科学学院网站上“退休职工”的名单里,离开校园二十多年,王俊依然和老师们保持着紧密联系,并且在工作中寻求合作。


1524464917432022324.jpg

王俊在燕园


师生之间的交流是这座园子里“交流”的一部分,学生之间、师生之间、人与校园环境之间,王俊认为这些交流正是北大对人潜移默化的影响,这种感觉就是“你走出去人家觉得你挺像北大的”。而且这种影响并非单向的,北大有着深厚的历史积淀,不仅让这里的人吸收学习,也会让人贡献一些东西,这种互动下自然而然形成了一种独特的文化或传承。

王俊曾谈到,北大对自己最深远的影响是教会他一种思维模式:独立人格、自由思想、疯狂践行。独立、自由在王俊的北大生活中得到了淋漓尽致的体现;在离开北大之后,王俊继续疯狂践行着那个来源于“机器瓢虫”的梦想。


与华大一同发展


1999年春,为承担人类基因组计划“中国部分”,北京华大基因研究中心正式成立,急需既有生物学背景,又精通计算机的复合型人才。正在读研究生的王俊被导师李松岗推荐参加此项工作的研究,在人类基因组计划中承担中国部分的数据分析工作。这个时刻,王俊回忆起来依然历历在目:“1999年3月5日,背个小包,加入了遗传所人类基因组中心,相信了人类基因组计划。”

王俊当然把这个机会和自己的兴趣点结合起来考虑:“读书的时候,我一开始的兴趣是在人工智能方面,但是人工智能涉及对脑的认知,人类对这一块的理解几乎没有基础,相比之下,基因显得更为实在,我就想,这个计划说不定能对未来大脑的认知提供可能性。”

从数字化瓢虫到数字化人类,王俊对生命信息的探索,伴随着华大基因的成立与飞速发展,逐渐深入:2001年,王俊在中国籼稻基因组计划中负责生物信息学分析部分;2003年,王俊带领团队进行了“非典型性肺炎”早期诊断的科研攻关,96个小时就做出了SARS检测试剂酶联免疫试剂盒,并以最快的速度将30万份“免疫检测试剂盒”免费捐赠给全国所有医院,帮助阻断SARS的蔓延。随后的几年里,他还组织实施了家蚕、家猪基因组计划与家鸡多态性图谱计划,发展了多个包括组装、比对、注释在内的软件算法,建立了多个数据库,这些科研项目成果发表于几大世界级的顶尖杂志。[1]

2007年,在深圳市的支持下,华大基因南下深圳,组织开展“第一个中国人基因组图谱”项目。彼时是王俊在华大的第8个年头,作为华大基因的第一个黄种人的基因组研究项目——“炎黄一号”的负责人,来深圳,是华大的选择,也是王俊自己的选择。

无论坊间传言的体制限制是否是成为华大离开北京的最大原因,当时的深圳确实向生物产业敞开了怀抱。2005年,深圳市被认定为第一批国家生物产业基地,深圳生物产业被纳入国家总体发展布局。2008年,深圳市生物产业销售收入358.5亿元,产业规模进入国家生物产业基地城市前三强。

如今华大基因已来到深圳十年,王俊见证了华大的发展,也见证了深圳的发展。“十年前深圳没有什么生命科学,没有什么基因公司,现在变成最热门的地方了,我觉得我在深圳的这十年可能是深圳最大发展的十年。”在来深圳的两年后,王俊获得深圳市2008年政府特殊津贴,在同期的59名专家中年纪最小——彼时他才32岁,但却是深圳市最年轻的国家级领军人才之一。深圳包容的城市氛围、市政府强有力的资金与政策支持,成为王俊第二次创业继续在深圳的原因之一。“深圳是一个可以让你经常试错的地方,有什么想法都可以去试。”

2017年7月14日,华大基因在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王俊在微博上表示祝贺,回忆了自己在华大的时光。“对华大、对我,这是过去的一个交待,也将是一段新征程的起点。”此时的王俊,已不是外界关注的“华大基因CEO”,而是当前如微博认证介绍的——深圳碳云智能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CEO。


“读基因”与“懂生命”


2015年10月27日,碳云智能在深圳正式成立,王俊当天在微博上发布了一张9只手伸向写有“碳云智能科技 iCarbonX”牌子的照片,其中一只手比着“C”字。当天,腾讯控股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马化腾、前招商银行行长马蔚华、华为轮值CEO胡厚崑、华大基因现任CEO杨爽等多位深圳创新企业大佬出席助阵,阵容豪华令外界咋舌。碳云智能自诞生之初就非同平凡。

碳云智能,这个外行人一看摸不着头脑的名字,其实完整包含了这个公司的全部定位:碳是生命的基础,云代表着互联,智能即人工智能。碳云智能就是围绕消费者的生命大数据、互联网和人工智能创建数字生命的生态系统。王俊说:“我们要做的就是构筑硅基世界的你。”

他在TED演讲中把自己做成了阿凡达的形象来向观众阐述这是怎样的一个平行世界。阿凡达的王俊是“数字化的王俊”,他在不同的情境下训练在数字世界中的自己,一晚上没睡觉、昨天喝多了、跑了一场马拉松、去登山……之后的身体怎么反应?这样的数据越多,平行世界中的“阿凡达”就与现实中的自己越同步。

千千万万的个体也可以有与自己对应的千千万万的“阿凡达”,在人工智能的数字体系中根据每个人的特性进行自我训练,这样你就可以生活在平行体系里,由计算机计算出可能性、给出选项,你需要做的就是选一个你认为最好的。比如糖尿病患者几个月至半年的时间里严格控制饮食,血糖变化曲线就可以非常清楚地展现,吃什么血糖高,吃什么血糖低,就可以做非常个性化的血糖管理方案。

这就像一场科技的进化论,王俊当年发明的学习捕食的机器瓢虫如今成为了学习生命的“阿凡达”。在碳基与硅基平行的世界中,王俊认为生命有三部曲:自我觉醒、自我认知、自我管理。自我觉醒即认识到自己跟别人不一样;自我认知即知道自己为什么不一样;自我管理就是知道自己的独特性之后如何有个性化的方案提高自己的生活质量,即懂生命。

王俊想做的还不仅仅如此,他想挖掘生命的深度,更想拓展生命的广度。联通了碳基世界与硅基世界后,千千万万的“阿凡达”就是千千万万个数字生命,当数字生命联网之后,可以为一个生命遇到问题时提供更多的解决方案。因为一个人的生命程序不可能解决所有问题,只有所有人合起来互相帮助,才能解决更多的问题。

在王俊看来,华大基因与碳云智能,一个是“读基因”,一个是“懂生命”,为了整合生命多维度浩瀚的大数据,王俊目前还在努力的探索中。从解码数据,到解码生命,王俊的每一个尝试,几乎都有可能与我们每个人息息相关。

碳云智能合伙人中,李英睿、覃璞都是北大毕业的,公司里也有不少北大人,王俊说这与他社交圈子有关系,“北大人都挺聪明的,都想得挺大挺远的,都挺忧国忧民的。”让世界变得更美好,既是王俊和伙伴们共同的梦想,也是碳云智能所担负的社会责任。


1524464936706037525.jpg

王俊与碳云智能


虽然不同领域的创业千差万别,但创业者几乎都一样忙碌辛苦。生活中的王俊和工作中的王俊,并不如现实中的他与数字化的他那般的同步。“生活是生活,工作是工作,很难区分”,工作的时候安排晚上在哪儿吃饭,生活的时候也天天想着工作的事情,王俊没有“上下班”和“节假日”的概念。如今公司国际业务越来越多,王俊经常清晨和深夜打国际电话,可能连白天黑夜都不怎么区分了。

尽管如此,王俊依然倾注了很多精力在家庭上。多年来他在微博上隔三差五就会给妻子点赞,一家三口的幸福点滴一直都被认真记录着,不管王俊是哪家公司的CEO。


1524464957362097046.jpg

王俊在欧洲度假


王俊办公室里放了一幅朋友送的油画,上面画了碳云智能的Logo,横着看隐约有点像《超能特工队》里的大白。王俊解释说,构成Logo的“ICX”三个字母代表了碳云智能的英文名“iCarbonX”,横着看确实是个机器人的样子,而伸出的四个触角代表着连接世界,C即代表生命的碳,也代表着开放。

在画的右下角,是一行字:Junwang is changing the world。

 

2017年国庆中秋双节,10月1日王俊在微博上po了一张照片,上半部分看似是一张普通的节庆海报,一些祝福的话加上了“亲爱的碳云人 王俊”,再往下看,原来这些信息不仅仅定制祝福,原来是定制月饼。通过扫下方的二维码,输入自己各项指标如“脂肪代谢指数”、“蛋白质代谢指数”、“苦味敏感度”等,会自动生成适合你的月饼口味套餐。王俊的“阿凡达”在中秋节已经帮他做出了更适合自己的选择。

【祝福北大120周年】

对于一个大学来讲120周年还是蛮年轻的,刚刚开始,当然希望北大越办越好,不仅仅是中国的最高学府,能够做到全球的最高学府,这个我觉得还是蛮期待的,在未来的120年北大能够发挥更大的作用,不仅仅是中国本身的这个民族复兴,中国本身的强大,崛起,而且希望能够在全球范围内能够有更好的承担更高的国际责任,能够做一些真正对全人类有意义的事,培养一些能够真正影响人类进程的这些人,我觉得可能是北大应该去想的事。 


北京大学 北京大学深圳研究生院 北京大学深圳研究生院校友会 北京大学120周年校庆官网

联系我们:深圳市南山区西丽大学城 北京大学深圳研究生院 电话:0755-26035866 传真:0755-26035833

© 北京大学深圳研究生院Powered By its.pkusz.edu.cn 粤ICP备12081285号

扫一扫关注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