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关注北京大学深圳研究生院官方微信

首页 > 专题报道 > 正文
【学习征文】“携手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是实现"自由人联合体"的必经阶段
日期:2020-12-21 15:11:22 点击:

作者信息:2019级国际法学院2班硕士生党支部 廖辉

法者,天下之程式,万事之仪表。2018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修正案首次写入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内容,这是继修改党章后,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再次确立为全党全国各族人民的集体意志和奋斗目标。《习近平谈治国理政》第三卷第十七专题共收入习近平总书记自2017年10月18日至2020年1月13日期间关于“携手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9篇著作,深刻地表明了“面向未来,中国共产党愿同世界各国政党加强往来,分享治党治国经验,开展文明交流对话,增进彼此战略信任,同世界各国人民一道,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携手建设更加美好的世界!”

在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5周年、迎接建党100周年之际,深入探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入宪的思想根基,扎实学习《习近平谈治国理政》第三卷第十七专题中关于“携手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重要著作,对于不忘初心、牢记使命,推进全球治理体系变革具有十分重要的理论价值和实践意义。

一、《共产党宣言》"自由人联合体"思想根基

1848年2月21日,《共产党宣言》单行本在伦敦发表,这成为马克思主义诞生的重要标志。《共产党宣言》在无产者和共产党人一章中指出:“代替那存在着阶级和阶级对立的资产阶级旧社会的,将是这样一个联合体,在那里,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是一切人的自由发展的条件。”尽管所处时代环境已经发生深刻变化,但是“为人类谋福祉、为世界求大同”的历史使命仍贯穿始终、一脉相承。可以说,作为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重要组成部分的“人类命运共同体”倡议,根植于马克思的“自由人联合体”思想,并将它丰富发展、落地生根,也体现了马克思主义与时俱进的理论品格。

在《共产党宣言》中,马克思首先明确表达了“自由人联合体”的思想内涵,明确指出了人类未来的发展方向。对“自由人联合体”思想的表达集中在《共产党宣言》的前两部分。《共产党宣言》指出共产党人维护无产阶级的根本利益,始终关心社会最底层人民的利益。共产党人的最终目标是无产阶级夺取政权,推翻资产阶级的统治,成为社会的主人。在夺取国家政权以后,建立共产主义社会,带领人民走向幸福美好的生活。《共产党宣言》用高度凝练的语言概括了“自由人联合体”思想,“代替那存在着阶级和阶级对立的资产阶级旧社会的,……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是一切人的自由发展的条件。”人的自由发展是社会发展的崇高目标,“自由人联合体”也是个随着社会生产力发展而逐渐趋于完善的动态社会。

在《共产党宣言》中,马克思、恩格斯建构了“自由人联合体”的美好社会愿景,它贯穿于马克思、恩格斯思想发展的全过程。首先,马克思、恩格斯“强调人的全面发展,人的自由而全面的发展是自由人联合体的终极价值追求”[1];第二,不仅强调个人的全面发展,还强调社会中一切人的自由而全面的发展,强调和谐共生;第三,强调生产力的飞速发展,强调消灭阶级和阶级差别,消灭私有制,承认联合起来的个人力量。

二、《习近平谈治国理政》第三卷与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

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入宪是马克思主义理论创新的重大成果。在2018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修正案中,宪法序言第十二自然段中“发展同各国的外交关系和经济、文化的交流”修改为“发展同各国的外交关系和经济、文化交流,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自2017年10月18日至2020年1月13日期间,习近平总书记先后在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元首理事会第十八次会议、金砖国家工商论坛、2018年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开幕式、亚太经合组织工商领导人峰会、中法全球治理论坛闭幕式、集体会见出席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成立70周年多国海军活动外方代表团团长、亚洲文明对话大会开幕式、二十国集团领导人峰会上提到了携手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集中收录于《习近平谈治国理政》第三卷第十七专题)。

理解携手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思想首先需要弄清楚孕育这一思想的时代背景是什么,以及为什么要提出携手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思想。

首先,全球性相互依赖促使人类命运紧密相连。环顾世界,任何一个国家要想获得发展,就必须融入到全球发展体系之中,这种发展必然是一种互动的发展、合作的发展。全球气候变暖、生态环境恶化、恐怖主义、难民潮等一系列问题成为世界各国与地区共同面临的全球性挑战,需要全人类共同应对,以负责任的精神合力应对危机,维护和促进世界和平与发展。

其次,全球治理体系需要变革与发展。世界多极化、经济全球化深入发展,新兴市场国家和广大发展中国家快速崛起,国际力量对比日益显著。当前国际格局正处于深刻变动之中,矛盾性、复杂性与不可预期性凸显,主要体现在四个方面:“一是大国战略博弈日趋激烈;二是全球民粹主义抬头,逆全球化现象出现;三是地缘政治因素错综复杂,安全困境日渐深化;四是国际秩序存在失范的风险。”[2]现有全球治理体系无法有效应对当前人类面临的共同挑战,全球治理失灵的现象屡屡发生。显然,国际社会迫切呼唤新的全球治理理念,构建新的更加公正合理的国际秩序,开辟人类更加美好的发展前景。

最后,如果说上述两个方面阐释了为什么要提出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思想的话,那么即将要阐述的这一点则说明了为什么是中国首先提出这一思想。概言之,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思想的提出离不开中国的大国责任担当。中国共产党是为中国人民谋幸福的政党,也是为人类进步事业而奋斗的政党。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明确:“经过长期努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这是我国发展新的历史方位。”同时,他进一步指出,这个新时代,“是我国日益走近世界舞台中央、不断为人类作出更大贡献的时代”。由此可见,正是由于中国共产党人始终秉持“对人类有较大贡献”的理念才使得中国在发展自己的同时也聚焦世界的稳定发展以及人类社会的美好未来。

三、自由人联合体思想与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的联系

1.实现路径的相通性

“自由人联合体”思想和“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虽然形成于不同的历史时期,提出背景和目的也不尽相同,但二者所依靠的力量却有相通之处。

1848年《共产党宣言》面世,马克思、恩格斯向世界宣告“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只有自由人联合体才是真正的“共同体”,在那里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是一切人的自由发展的条件。马克思的“两个必然”表明,资本主义必然灭亡,社会主义必然胜利,这场胜利的取得需要全世界无产阶级实现人自由全面的发展,同时也需要每个人的努力。

“人类命运共同体”是中国共产党人为实现人自由而全面的发展而做出的全球性努力。随着经济全球化的深入发展,各国之间形成了一种利益纽带,而为了实现自身的利益就必须维护这种跨国纽带;一个国家采取有利于全球利益的举措,也就必然服务于自身的利益。中国以积极、负责任的态度应对全球问题,全方位参与国际合作,为实现人类命运共同体做出中国贡献。

2.最终目标的一致性

不管是联合体还是共同体,它们最终的目标都是“实现全人类的共同利益,即从大多数人的利益出发去进行社会实践”[3]。“自由人联合体”所描绘的共产主义社会是一个平等自由的社会,是一个不同于资产阶级剥削的资本主义社会。在这样的社会里,人自由而全面的发展,社会没有剥削和压迫,人们有权利选择自己所从事的事业,而不是残酷现实逼迫着他们作出违背真实意愿的选择;人们精神境界极大提高,物质财富极大丰富。

殊途同归,“人类命运共同体”致力于增进世界人民的福祉。人类为获得自由而全面的发展,中间所需要进行的努力的手段有很多,而“人类命运共同体”我认为就是其中的一个。在共产主义社会到来之前,人们要经过一个漫长的过渡时期,而当前世界,气候变暖、环境污染、灾害频发成为威胁人类生存的全球性问题,在日益严重的全球性问题上,我们有着共同的发展需求,即谋求一条可持续性的发展道路。为解决这些危害人类生存的危机,全世界各国各地区必须要有共商、共建、共享的全球治理观意识,而“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提出则旨在从全世界人的共同利益出发,为全世界人的自由而全面发展作出中国贡献。

四、结语

今天,国与国、地区与地区、人与人之间的发展都更加密切,越发彰显出共同体的理念,这与马克思倡导的“自由人联合体”在本质上一致的。马克思、恩格斯生活在资本主义年代,看到资产阶级与无产阶级之间的争斗,看到资产阶级压迫人的残酷性和剥削性,看到贫困人民的悲惨命运,基于这样的现实提出来“自由人联合体”的构想。

如今,习近平总书记在新时代背景下开拓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实践之路,将中国人民的命运与世界人民的命运、中国人民的利益与全世界人民的利益、中国人民的梦想同各国人民的梦想联合起来,将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写入作为国家根本法、“治国安邦总章程”的1982年宪法,这是顺应世界发展的潮流,符合世界发展的总规律。

“人类命运共同体”以“自由人联合体”的思想为指导,以世界经济发展趋势和特点为基础,把握和平与发展的时代主题,是推进人类解放过程的必经阶段[4]。人类社会发展至今,资本主义并没有完全被社会主义所取代,我们并不能生搬硬套马克思、恩格斯提出的“自由人联合体”思想,应该实事求是地对待马克思主义,与时俱进地发展马克思主义。“人类命运共同体”思想的提出正是在推动全人类的共同发展,向“自由人联合体”迈进。由此可得,“携手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是实现"自由人联合体"的必经阶段



[1]朱芳菡:“《共产党宣言》中的‘自由人联合体’思想探析”,《南方论刊》,2019年第12期,第10页。

[2]陈积敏:“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思想的时代背景”,载《学习时报》,2018年7月2日,第2版。

[3]王紫薇:“论马克思关于‘自由人的联合体’思想”,《时代人物》,2020年第1期,第45-46页。

[4]参加朱芳菡,见前注[1],第26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