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关注北京大学深圳研究生院官方微信

首页 > 媒体南燕 > 正文
她靠燃烧生命照亮孩子的前程
日期:2005-11-30 19:50:03 点击:

今天是教师节,本报隆重推出一个优秀教师典型。她是一位普通的班主任,却书写了不平凡的人生;她身患癌症却长期忘我工作;她默默无闻,却神奇转化了一位又一位后进生。她就是罗芳中学优秀教师王伟华——

她靠燃烧生命照亮孩子的前程

王伟华是罗芳中学一名普通的英语教师和班主任,也是一名普通的共产党员,8年来,她以实际行动,在平凡的岗位上书写了一个又一个不平凡的故事。

她像母亲一样,精心呵护每一位后进学生:为了寻找沉溺在网吧里的学生,她经常深更半夜穿梭在大街小巷,有一次脚底都磨起了血泡;为了防止一位学生放学后与社会不良青年交往,她连续几个月坐公共汽车护送。

她身患癌症却长期带病工作,为了不耽误给学生上课,甚至把癌症手术延期到寒假进行,手术后有半个月竟然带着引流管上课;由于只有大专学历,不符合调动政策,她8年里一直是借聘教师,拿的工资最少,干的活却最多,而她从未要求组织特殊照顾调入。

她用高超的教育技巧,神奇地转化了一位又一位后进生;经常把全年级最差的班级,变成年级第一;让“反目成仇”的家庭,父母与子女重归于好……

最近,在市、区领导的直接关怀下,王伟华的调动进入了“绿色通道”,正在办理正式调入手续。而且罗湖区发出通知,号召全区教师向王伟华学习。

以学生为本,全身心投入

罗芳中学生源十分复杂,据最近两年的统计,该校60%以上的学生是暂住户口,里面既有内地来的,也有港澳学生。家长素质参差不齐,不少做小生意的家长,不懂也无暇顾及孩子的教育。学校因此后进生较多。这些学生打架斗殴、沉溺网吧、抽烟喝酒、谈情说爱,就是不爱学习,有极少数人甚至还被公安机关“请”去过。

面对这样的学生,谁都头疼。但王老师认为,这些学生如果教师不去管,他们就可能成为家庭和社会的“废品”甚至“毒品”。因此,每次分配工作时,大家都不敢接手的“烂”班,最后都成了她的。

2002年9月,她接手了全年级最“烂”的班,里面后进生就有十几个。有个后进生小晨,不仅各科成绩经常考二三十分,而且沉溺网吧游戏,抽烟赌博,甚至还偷家里钱,一个学期可以逃掉半学期课。父母在棍棒教育都无效的情况下,彻底放弃了他。

王老师却把他当成了重点关爱对象,不仅经常找他谈心、家访,而且多次把他从网吧里找回来。2004年3月18日,小晨因为和妈妈生气,又离家出走了。前三天,王老师利用课余时间,自己和学生一起到多个网吧都没找到他的踪影。第四天刚好是周六,心急如焚的她,7点多钟就带着两瓶矿泉水和常用药,叫上班上的王家林同学出去寻找。在莲塘到黄贝岭再到布心这个长10多公里的地带里,她们一个一个网吧搜索,最后快到晚上12点时,终于在一个网吧里发现了小晨。王家林扶着身子有点颤抖的王老师,生气地对小晨说:“老师因为担心你,上火了,嗓子都哑了!”

随后,王老师拉着小晨的手,直接把他带回自己的家,并动手给他做饭。吃饭时,王老师才感觉脚底很疼,脱下鞋一看,发现走了十几个小时的脚已经磨起了好几个血泡。小晨看到后,一下子跪到老师面前,流下了悔恨的泪水。王老师几次把他拉起来,他又跪下去,哭着说:“我爸妈打我骂我,我从来没有掉一滴眼泪。我做了那么多错事,你不但不骂我,不嫌弃我,还对我这么好……”

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小晨终于变了,不仅改掉了坏毛病,而且学习成绩直线上升,从全年级排名倒数跃进到年级前茅。在王老师的辅导下,他还代表学校参加了全国英语能力竞赛,获得一等奖。去年初中毕业时,以优异成绩考取了一所重点中学。

送走了小晨所在的班,2004年9月王伟华又接手了一个“烂”班。班里有一个后进生小君,结交了社会上的不良青年,放学后经常不回家,与那些“烂仔”混在一起干坏事。为了阻断小君与社会不良青年的交往,王老师了解到小君和她一样住在莲塘方向后,毅然决定陪小君一起回家。

王老师专门花100元为小君买了一张111路大巴的卡,每天一放学,就拉小君一起走。小君一开始想以在学校打篮球为借口摆脱王老师,但没想到他打到晚上6、7点,王老师都会在办公室里等他。一招不成又出一招,他对老师说,111路大巴离他家远,他要坐K113和418中巴。这下卡没用了,K113和418停靠点离王老师家又很远,小君心想这下该望而却步了,没想到王老师说:“没关系,你坐哪趟车,我就跟你坐哪趟。”一看不妙,小君故意把家里给他的交通费花掉,然后对王老师说:“我没钱坐车了。”王老师就每次为他投币,仍然陪他回家。

有一天,小君放学后喝了很多酒,还扬言要“摆平”某人。为了说服小君,王老师这次没有选择坐车,而是拉着他,边走边聊。从罗芳中学一直走到位于梧桐山脚下小君的家中,亲手将他交到家长手里,自己再返回莲塘家里。

陪了一个多月后,小君终于被感动了:“老师,我真是服你了。我再不好好学习,不做好孩子,真的对不起您了。”后来,小君开始抢着为老师投币。又陪了一个月时间,看到小君终于有了可喜的转变,为了表示对他的充分信任,王老师开始放手让他自己回家。她还向小君要了他那帮社会“哥们”的电话,打电话劝他们不要再去找小君。

转化一个后进生,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实现的,需要长时间付出。小汇是一位经常逃课打架的学生,为了转变他,每天早晨一到学校,王老师就把他叫到办公室,谈昨天的表现,今天应当如何做等,连续几个月不间断。而对同样调皮的小华,王老师不仅每天找他谈话,每周还一定会抽时间和家长沟通。老师们说,教育后进生像跑马拉松,不仅辛苦,还要有耐力,王老师是把全身心都投入进去了。

没有她教不好的“差生”

“再调皮捣蛋的学生,她都能搞掂。”“在她眼里就没有差生!”谈起王伟华老师,罗芳中学老师没有一个不敬佩。她不仅对学生充满爱心,对工作高度敬业,而且满脑子都是教育智慧。

后进生不好教育,关键是不听话。王老师说,亲其师,则信其道,首先要让后进生对你产生亲近感。而要让他们亲近你,你首先要从各方面关心他们。小红是一位不听话的调皮女生,和老师的关系比较疏远。一次她生病趴在桌上,王老师走到面前,用脸贴近她的额头,发现有点烫。于是立即让同学陪着她来到学校医务室。当天晚上,王老师又特地给她家打电话问候。第二天小红还没来上学,放学后王老师买了一点礼品,带着一位班干部来到小红家。躺在床上的小红看着老师来了,眼圈都红了。过了两天小红回到学校上课,王老师向全班同学说:“小红病刚好就来上课,这种精神值得我们学习,让我们用掌声对她表示欢迎!”小红内心受到触动,和王老师亲近了许多,而且变得听话了。一次生病,成为拉近师生感情的契机。

后进生对学习往往没有兴趣,听课不认真,回答问题不积极。王老师有一套特殊的激励方法。上课时,经常可以看到她提着一个塑料袋,里面装着文具、点心甚至是水果之类,这是她自己花钱买来奖励发言积极、表现优秀的学生的。记者旁听王老师课时看到,课堂里气氛十分活泼,回答问题时,小手举成了一片森林。不管学生回答对不对,王老师都会拍拍手掌给予鼓励。

下课铃响了,一堂课最热闹的时刻到了。“你们看,这堂课谁表现最优秀?”“姜远鹏。”全班几乎异口同声。王老师以这种民主的方式选出了四五位表现好的学生,让他们上讲台领奖品。姜远鹏选了自己爱吃的一袋薯片,放进书包里赶紧拉起了拉链。他说,这是第一次获得奖品,他要拿回家给爸爸妈妈看看,让全家人分享。

平时有小奖品,期中、期末考试有大奖,不仅那些名列前茅的学生有,还专门针对后进生设立了进步奖。钱全部由王老师自己掏,奖品则由学生和王老师一块买,为的是让学生受到鼓励。

早恋在中学生中比较普遍,处理不好后果严重。王老师处理这类问题,有各种各样绝招。上学期,有学生给她“通风报信”,小方和小圆两人在拍拖。听到这个消息后,王老师什么也没说,而是将本来不坐在一起的两人调成了同桌,同学们都感到惊奇。

没想到,过了几天,男学生小方坐不住了,他私下找到王老师:“老师,你是不是听说了什么?有人说我和小圆在拍拖吗?”“没有听说什么呀。你告诉我,你和小圆真在拍拖吗?”小方赶紧否认:“没有,没有!”王老师马上说:“没有就好,我也相信你俩没有拍拖,才把你们安排坐在一起,让你们在学习上互相帮助。”

这一招还真灵,从此以后,这两个学生果然中断了拍拖。王老师解释说,这种事情只能淡化处理,否则你越是反对,处于叛逆时期的他们就越有可能继续保持那种关系。让他们坐在一起,没什么神秘感了,那种朦胧的感情也就消失了。

“要用‘爱’打开孩子的心灵。”“要善于发现后进生身上的闪光点,并让它发扬光大。”“对后进生不能一下子要求太高,首先要让他们做合格的人。”“从细微处入手,润物细无声。”王老师谈起“教育经”,如数家珍。她说,用“心”去做,就会悟出许多教书育人的道理。

和王老师同在一个办公室的一位老师告诉记者,他经常偷偷跑到王老师任教班级的走廊上,看她怎样教育学生。一旦王老师把学生叫到办公室谈心,他更是抓住时机“窃听”,希望从中学到“真经”。年轻教师李芳说,王老师对同事从不保守,尤其是对年轻教师,更是手把手教他们带班,大家从她身上学到了很多东西。现在,同事中甚至形成了一种习惯,一旦教育上遇到问题,就找王伟华,有人戏称她是“教育百科全书”。

改变了孩子也改变了家长

在一个后进生的背后,往往是一个“问题”家长。在这些家长面前,王老师也经常碰壁,甚至被冤枉。通知家长开家长会,有的家长说:“我是做生意的,养家糊口不容易,哪里有时间到学校去,你有事情就在电话里说吧。”有时候电话打多了,有的家长说:“我把孩子交给学校了,你们该怎么教育就怎么教育吧。”甚至有家长说:“天天打电话,你们烦不烦!”有时候约好了家访时间,到了那里,却是大门紧锁,即使找到了人,也是说了几句话就想让你走。

遇到这种情况,王老师也感到委屈,但她还是以理解的态度对待,以实际的行动感化。她说:“每个家长学历、阅历不同,素质有高有低,教育方法也不一样,不能期望每个家长都非常重视孩子教育,都是教育行家,教师也不可能一下子就把自己的教育方法强加给家长。这样想,就能做到心平气和地去和家长沟通交流。”

已经毕业了的小星,当初是一位调皮捣蛋的学生,一次,他与班上的小芳发生矛盾,被打了。王老师立即通知双方家长,并派人把他送到医院接受检查。因为有急事,王老师这回没有亲自去。但她通过电话联系,得知小星的检查结果没有什么事。第二天小星照常又来上学了,王老师主动找他做思想工作,小星的态度非常好。

本以为这件事就这样过去了。可是没想到,两天后,小星奶奶听说孙子被打了,叫了四五个亲戚,怒气冲冲来到学校。一走进办公室,就指着王老师的鼻子说:“你就是王老师吗,我今天就要找你。我的孙子被打了,你为什么不管。你们不管,我们自己来管。”意思很明显,是要来“报仇”的。“老人家,你别生气,有什么话慢慢说。”王老师压住内心的火气,给她倒了一杯水。“我不喝水,我的孙子这次数学只给打了几分,你是怎么教的?”王老师根本不教数学,但作为班主任,她还是说:“你是来问孩子被打的事情,还是问学习的问题?让我一一回答。”“你说我的孙子为何被打。”王老师耐心地把情况解释了一遍,并说,孩子之间磕磕碰碰是正常的,关键是我们家长和老师如何对待这件事情,我们要解决问题,而不是使矛盾激化。至于医药费等问题,学校正在处理。

王老师心平气和地解释了半天,小星的几个亲戚终于觉得过意不去了,拉着老奶奶走了。回去后,小星又把家长说了一通,说王老师非常关心他,家长们认识到,这样做太不应该了。那天晚上,小星妈妈特地打来电话向王老师道歉。王老师乘机把自己的一些想法,告诉了他们。后来,小星的家长和王老师成了好朋友。

“如果我不是教师,受到这样粗暴对待,我肯定也会发火。”王老师认为,作为老师,不能跟那些家长太计较,否则只会激化矛盾。

小军成了问题少年后,母亲还是成天沉溺麻将,对孩子不管不问,母子关系弄得非常僵。小军妈妈说,是王老师对小军的关爱,使她彻底发生了转变。她举例说,今年初学校放寒假后,王老师多次给她打电话,请她看好孩子,不要让他随便出门,要出门也得有家长陪着。一天早上,王老师又打电话来询问情况,小军的母亲说:“他说要去同学那里拿寒假作业,我就让他出去了。”王老师一听就觉得不对头:“坏了,可能要出事。”放下电话,她赶到小军家里,拉上小军的母亲到处找,却没找到孩子。

当天晚上,小军的母亲接到了公安部门打来的电话,小军果然出事了:他与一帮社会青年在东门勒索比他们小的学生。小军的母亲马上往王老师家打电话,王老师当时正准备煎年糕,烧着油锅,她爱人接了电话,跑到厨房对妻子说:“是小军的妈妈。”为赶去接电话,王老师急忙将年糕扔到锅里,结果油溅出来把她的右手食指烫伤了。放下电话,她流下了眼泪,不是为自己的手,而是为小军。

小军的母亲从派出所将孩子接回家时,小军在车上沉痛地说:“我最对不起的是王老师。她烫伤了,你去看看她吧。”她的母亲受到了很大触动,对自己没有与王老师密切配合感到后悔。从此,她离开了麻将桌,开始主动与王老师联系、交流,还反复教育孩子“要感恩”。现在,在双方配合下,小军不仅行为习惯变好了,学习也进步了许多。小军母亲谈起王老师,心中充满无限感激,甚至流下了热泪。

被王老师感化和改变的家长,还有许多,其中不少家长过去与子女关系很僵,现在变得和谐了。家长们说:“把孩子交给王老师,我们一百个放心。”很多人主动配合王老师教育孩子。一位家长听说孩子把学校一棵小树弄折了,主动买来一颗树苗在原地栽上。另一位家长听说自己的孩子把王老师气着了,觉得过意不去,居然买了燕窝补品,第二天让孩子送给王老师补补身子。

癌症没有击倒这位坚强的女教师

和王伟华接触过的人,都很难想象她是一位癌症患者。作为东北女人,她高高的个头,显得非常健壮,说话嗓音洪亮,脸上永远绽放着笑容,即使谈起病情,也总是乐呵呵的,如同谈论伤风感冒一样。

2001年12月,一直感到右侧乳房疼痛的王伟华,被同事开车送到市第一人民医院接受检查。做完彩超,医生担心她接受不了结果,就用英语写上“右侧乳房Cancer”,作为英语老师,她明白Cancer的含义:“你怎么说我患了癌症?是不是搞错了?”医生发现她懂英语,就安慰她说,这是初步诊断,你再去主任医生那儿看看。

“你有人陪吗?”主任医生担心她经受不住打击。“同事已经走了。你说吧,我很坚强的。”王老师不相信自己会得癌症。“你马上来住院吧,我给你开病假条。”“你有多少把握是癌症?”“95%。”

王老师心里一下子明白了,可一向乐观的她马上又想:即使是癌症,也并不意味着没救了。还有两周就要放寒假了,人说“编筐编篓,全在收口”,她不能在关键时刻离开学校,手术时间也不在乎早这两周。

“你要是不好说,我马上给你的校长打电话。”主任医生关切地说。可王老师还是谢绝了她的好意,揣着病假条回到学校,谁也没有告诉,继续上她的课。

课上完了,王老师拿出病假条找学校请假,校领导非常吃惊:“你怎么现在才来请假,快到医院做手术!”王老师当时的表情显得非常轻松,校领导觉得不可理解。

2002年1月28日,王老师住院做了手术,活检结果显示,果然是乳腺癌,而且已经转移到淋巴上。

王老师得癌症的消息传开后,师生们都非常伤心,很多人流下了泪水,这么好的人怎么会得这种病呢!学校里迅速掀起了捐款热潮。她教过的学生更是从四面八方涌到医院,有时一去就是二三十人。由于她坚决不收学生们送的红包,大家都把红包变成了鲜花和补品,整个病房都摆得满满的。现在谈起这些,王老师仍然十分激动:“师生们的情和爱,我一辈子都忘不了!”

大家心想,从来不请假的王老师,这回该好好休息了吧,可让人惊讶的是,2月23日开学时,手术后还不到一个月的王老师,身带引流瓶又回到了校园,她来上班了。很多老师看着脸色发黑的她,用责怪的口气说:“你怎么连命都不要了!”可她笑着说:“成天待在家里闷得慌,在学校里有学生和同事,心里踏实,精神也愉快。”学校为了照顾她,这个学期没有让她当班主任,只带一个班的英语课。

由于伤口恢复得不好,王老师上班后的半个多月时间,都带着引流瓶上课。手术后右手一开始不能在黑板上写字,她就把要写的内容制成幻灯片。后来稍微好了些,她就忍着剧痛,用左手扶着右手在黑板上写,疼痛加上身体虚弱,她经常浑身是汗。学生们见了,都被深深感动了,大家买来纸巾和矿泉水放在讲台上,以表示对老师的爱戴,很多调皮的学生因此变了,他们不忍心再让老师操心。

手术后要做9个月的放疗化疗,为了不耽误给学生上课,每次王老师都提前把课和其他老师调好。化疗的时间比较长,她每次就早早来到医院,让护士给她提前吊瓶,下午1、2点钟吊完回到学校,马上又开始上课。

2004年暑假,王老师来到人民医院做定期检查,骨扫描的结果显示,胸部一根肋骨上已出现了癌细胞。在医生建议下,她来到北京继续检查,结果发现肺部出现阴影,怀疑是癌细胞转移。一向乐观的王老师,此时心情变得十分沉重,她担心地问:“如果肺部真有了癌细胞,我还能有多长时间?”医生回答,一般来说,半年。

这时候王老师才想到,自从来深圳之后,她一直忙着工作,只回过一次东北老家,太对不起双方的老人了。于是,她临时决定和丈夫一起回老家呆几天。可刚住了10多天,学校来电话了,初三快开课了,让她快回来。

她立即回到学校,这次她再不能瞒着领导了,她说出了自己的担心:“如果我继续带初三,中途真的身体不行了,对不起那些学生!”就这样她没有跟着教初三,而是接手了两个初二班级的英语,其中一个班因为太“烂”无人敢当班主任,她又“顺理成章”地成了这个班的班主任。

“患病的王老师,还经常想着关心别人。”袁天光老师说,癌症手术之后,为了锻炼身体,王老师每天都是走路到校。听说望春花可以清凉去毒,春天在路上她就沿途捡花,带到学校分给其他老师。

“这两年,你看她工作的劲头,哪里像一个癌症患者,简直比我们正常人还卖力。”学生处戴天山主任说,王老师值得敬佩的地方太多了,她把工作看得比什么都重要!

8年一直不提调入的事情

在市场经济的环境下,很多人把“名”和“利”看的很重,可王伟华不是这样。

1997年暑假,从黑龙江双鸭山农场中学来深探亲的王伟华,深深地爱上了这座城市。一天,在朋友的介绍下,她来到罗芳中学应聘。深圳的英语教材与内地不同,加上学生与她不熟,试讲很容易砸锅。凭借高超的课堂驾驭能力,她不但征服了全班学生,也征服了作为考官的校长。下课后,校长告诉她可以马上来校上课,而且是教初三毕业班。不过校长也遗憾地告诉她,因为她只有大专学历,根据政策规定,她没有资格调入深圳。也就是说,她只能当借聘教师。

借聘教师意味着待遇很低。最初她的工资只有1000元,后来加到1200元、1400元,今年放暑假前才从1800元加到2000元。与同资历的公办教师相比,差不多只有人家的四分之一。不仅拿钱少,而且学校以上的评优评先,她都没有资格参加。

即使这样,整整8个年头里,王伟华从来没有想过离开学校,更没有凭借自己出色成绩要求组织照顾,解决调入问题。当记者问她为何不要求时,她说:“人家已经破格录用我了,让我有了在深圳当教师的机会,我怎么好意思再提那些无理要求呢?”这么多年来,王伟华一直心存感激,想的是如何回报“知遇之恩”。

戴天山老师说,王老师除了手术后那个学期之外,8年里每学期都做班主任,而且接手的都是“烂”班。转化一个后进生,所费的精力要比教几个优等生都要多得多,王老师要面对那么多后进生,所花费的精力可想而知。每天早上,她来得最早,晚上她走得又几乎最晚。她告诉学生,只要有问题,24小时都可以打电话找她,于是,她每天晚上都要接学生的电话,回答各种各样的问题。

很多老师看她干得这么带劲,都感到不理解。“凭你的英语水平,哪里挣不到这点钱?”还有老师要为她联系私立学校,“那里拿钱比这里多,而且没有正式与代课教师之分,大家都平等。”每当这时,王老师就笑笑,她说,我在这里不是好好的嘛,为什么要走呢?她离不开这里!

当然,干着和其他正式老师一样的活,待遇却不能相比,王老师心里有时候也不平衡。特别是年终发奖金和评优时,别人有的她没有,或者她比别人少得多,内心也很痛苦。可每次她都这样安慰自己:“能干自己想干的事情,比什么都重要。而且自己从学生身上获得的快乐,不比其他老师少,甚至多得多,这就足够了。”她说,一个人的价值不能用挣的钱来衡量,而且自己三口之家,幸福美满,儿子读大学,丈夫是一家大型公司中层干部,挣的钱已经够用了,没有必要一心盯在钱上。每学期,王老师都要自己拿出1000多元,作为“班主任基金”奖励学生,这对很多人来说,也许不算什么,可相对于她那点工资,却是一笔不小的金额。

去年放暑假时,学校因为编制紧张,根据教育局部署,借聘教师要全部辞退。那天学校专门为十几位借聘教师召开了欢送会,“当时我真的很伤心,舍不得那些学生,舍不得三尺讲台。”可欢送会开完后,校长偷偷地跟她说,我们正在争取把你留下来,后来,全校就留了她一个借聘教师。“你想,这对我来说,是多么巨大的荣誉,另外,学校每年评先,我都是学校优秀班主任。学校已经对我很不错了。”王老师非常真诚地说,离开了集体这个“大海”,她这滴水马上就会干枯。

学生眼中的“老妈”和“哥们”

上学期快放假时,拿到期中考试成绩的王老师迫不及待地来到教室,紧紧地抱住了小君,并告诉他,语文考了75分,数学72分,历史69分。在场的同学看到,两行热泪从王老师脸上流了下来。这是激动的泪水,也是自豪的泪水。一年前的小君,语文经常考不了30分,总成绩在全年级排400名之后,这次,他的成绩排名上升到了297名,这是多大的进步呀。

学生出了事,王老师心急如焚;学生进步了,她万分高兴。王老师的喜怒哀乐和学生紧紧联在一起,她把学生当成了自己的孩子,即使是那些迷失的“羔羊”,在她眼里也都是一个个可爱的小天使。同样,学生们也把她当成了“老妈”。逢年过节,无论是毕业还是没毕业的学生,都会打电话问候她,有的甚至还要跑到学校和家里来看她。这些学生一见到她,就会像孩子一样抱着她,亲切地喊一声:“老妈,我想死你了。”这种时候,是王老师最幸福的时刻。袁天光老师说,去年端午节时,已经上了大学的刘娜娜同学,带着自己包的粽子来到学校,满校园里找王老师,很多老师看得眼馋。还有一位毕业生退伍时,连家也没回,就直接跑到学校看王老师。

在学生眼里,王老师甚至比亲妈还亲。一些学生有些小秘密,不告诉家长,却愿意和王老师分享。更让人感动的是,王老师与同学们“荣辱与共”,大家也自觉地维护王老师的声誉。班上要是有谁做了不好的事,影响了班级荣誉,就会受到同学的批评,大家觉得,损害了班级形象,就是损害了王老师形象。因此,这个班在学校各种评比中,表现总是最好。就拿卫生来说,原来是脏乱差,现在成了“最清洁”免检班级。

如果有人直接对王老师不敬,更是会受到严厉指责。上学期快结束时,王老师在调查一件事时,询问另外一个班的一位男生知不知情,这位男生带着生气的口气大声说:“你问我,我怎么知道?”这时候,刚好王老师所带班级的小汇在场,他马上迎上去大声回敬:“你怎么用这种口气对我们班主任说话!”王老师说,当时她真的很感动,小汇可是一位后进生呢。而小汇告诉记者:“有人欺负班主任,我当然要站出来。”

在学校我们看到,下课时,王老师经常与学生或击掌、或拥抱、或摸摸肩膀,是那么亲密无间,像母子,又像哥们。可上课时,只要王老师使个脸色,全班就会鸦雀无声。有人说,这是师生关系的最高境界。

采访中,王老师谈起她的学生,滔滔不绝,如数家珍,即使是已经毕业好几年的学生,她也能讲出当初的故事。她说:“我太喜欢这些孩子了,他们给了我快乐,是我的精神支柱。”


作者:本报记者沈清华欧阳炜/文马彦/图

专题报道
2021
05月
18
2021-05-18
在北京大学深圳研究生院的“科研动态”专栏里,几乎每个月都能够看见类似的报道——新...
查看更多
近期热点